• 第二章 欢迎光临新世界

    更新时间:2017-10-15 22:39:56本章字数:2325字

    叶筱瑞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不,确切的来说是床顶。

    木头……木头……木头……一切都是木头做的。而且应该是上好的木材,因为她隐约闻到一股紫檀香。暗暗使力动了几下,嘎吱嘎吱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看来如自己所想的一样,这是一张木床。不过背部并不觉得冷硬,而是软硬适中。所以这里的生活环境一定是不错的。

    是的,叶筱瑞明白她大概是穿越了。原因不明,契机不明。而且还坦然的接受了。就目前为止她只觉得,只要还活着她就什么都不怕。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身体使不出一点儿力气,软绵绵的就像是一滩泥。而且燥热难挡。

    嗓子眼一痒,咳出了声。

    声音惊动了帐外的人。

    “小姐!”少女带着哭腔的嗓音在室内响起,回旋着。

    随即蚊帐被人拉开,入眼的是一个十三来岁面容清秀扎了两个发髻的小姑娘。眼眶红红的好似哭过。

    “小姐!小姐终于醒了。我要告诉老爷,老爷——老爷——”

    丫头飞快地跑了出去,留下叶筱瑞一个人,她在心里苦笑道:

    ‘好歹你也先给我喝口水再走吧。’

    咂咂嘴使劲地想要挤出一点口水。但是口腔里就是荒漠一般什么鬼都没有。

    很快,就听到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听上去人数还不少,人未到却先闻其声。

    “瑞儿,我的好女儿,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男人雄厚有力的声音刺激着叶筱瑞的耳膜。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万分期待地看着率先走进房间的人。看清楚来人的样貌,她几乎快要失声痛哭,但是现在正处于缺水的状态,眼泪一滴都不肯给她流出来。

    “爸……”叶筱瑞不小心用起了现代的称呼。

    “瑞儿。好女儿,爹就知道你一定能醒过来”好在男人只顾着担心女儿的身体,并没有注意到。

    叶筱瑞忽然清醒,是了,虽然他的样子和意外逝世的爸爸很像,但是他不是以前的爸爸。不过,他好像跟爸爸一样也是爱护自己的,想到这点,叶筱瑞温顺的喊了一声‘爹’

    由于喉咙干燥,声音听起来沙哑难听。男人察觉到这点,唤了丫鬟。

    “快,给我倒杯水。”

    屋子安静的吓人,刚才明明听见有很多脚步声,可现在为什么都没人说话。她想要看出帐外,可是被爹爹宽厚的身躯遮挡住了。

    男人接过丫鬟送过来的装了水的杯子,一只手穿过叶筱瑞的肩膀要把她的上半身扶起来。然后就着茶杯将水送进她的嘴里。

    “觉得如何?”

    “谢谢爹爹,瑞儿觉得好多了。”喝完水,叶筱瑞瞬间觉得轻松多了。

    她想起爸爸既然在这里,那妈妈……

    随意的往门口看了眼,才知道随行而来的几个人都站在门内一个角落,两个妇人打扮的女人和一个眼里满是嫉妒的少女还有一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和一个脸像包子一样的可爱小男孩。也不说话,就安静地看着自己。

    叶筱瑞黯然地垂下眼睑,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或多或少能猜到她们多半是‘爹爹’的家眷了吧。

    男人以为女儿累了,将她放回床上。

    “瑞儿好生歇息,爹就不打扰你了。”男人声音略显激动,“你能醒来真的是太好了。”

    说完,叮嘱站在一边的丫头。

    “要照顾好你家小姐。”

    “是,老爷。”丫头低着头恭敬的回答。

    然后他就领着角落的那几个人离开了。

    房间的空气终于变得不那么压抑,丫头也松口气,走到床边帮叶筱瑞整了整被角。

    叶筱瑞正闭着眼,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手背,凉凉的。睁开眼发现丫头抿着嘴眼泪啪嗒啪嗒的一直往下掉。

    她惊讶了,心底莫名地柔软起来,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儿力气,吃力地抬起手拂去了丫头脸颊上挂着的泪珠。

    “小姐!”丫头没想到小姐会有这样的举动,不由得惊呼。

    “哭什么。”刚刚已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现在感觉已经是疲惫不堪。心底默默地想着‘这身体的体质实在是太差劲了,只不过是发烧而已,现在居然变得像要快死的人。’

    丫头吸了吸鼻子,看着叶筱瑞又想要哭,但是被她努力地抿着唇隐忍住。

    “小姐……没事。小姐放心,田儿会在这里陪着小姐的。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

    叶筱瑞心疼她,摇摇头说:

    “不用,不过是小病睡几觉就好了。我累了,先睡。”

    “好的,小姐,那田儿去厨房煎药。这样小姐的病就能很快好了!”

    说完,名唤田儿的丫头就拎着原先放在桌上的药包,腾腾腾地往外跑去。

    叶筱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最终耐不住疲惫,紧闭上眼睡着了。

    哔卜——哔卜——

    “现在为您报道一则消息,今日上午接到报警称,有人在荔枝小区的一栋位于居民楼5楼2号房中发现一名女性死者。据了解,死者姓名叶筱瑞,女,20周岁……”

    ‘啪嗒——’一只黑色的遥控掉落到地上。

    “筱瑞……怎么会……”班长满脸难以置信地捂着嘴,不敢相信前几天还生龙活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今天却是阴阳两隔。

    叶筱瑞这一觉睡得并不好,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浑浑噩噩,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与其说是梦,说它们是记忆的碎片更为恰当。从而,通过记忆碎片她大概知道了她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叫做“景琉国”的一个叫“归琉”的国都。父亲是在朝当官的礼部尚书,为人正直,深受当今圣上的喜爱。十多年前受了皇上的旨意迎娶了太师家的千金为妻子。原以为指婚的两个人会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平淡一生,谁知两人竟然一见如故互生情愫,这场奉旨成婚倒顺理成章的成全了他们。而后一年,女人产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取名叶筱瑞。原本他们可以这样相爱一生到老。可是变化总是突如其来,就像一颗石头砸在了原本平静的水面,溅起了水花。

    一个原本陪伴在女主人身边的侍女,摇身一变成为了这座宅子的另外一个主人。男人嘛,总会在不知道的时候出差错。尤其是酒后乱.性的例子比比皆是。于下一年产下了另外一个孩子“叶柳柳”,而后女人开始郁郁寡欢,整日以泪洗面,最终在叶筱瑞7岁那年病逝。

    那时的叶筱瑞人虽小,但也懂得了很多事情。她痛恨那个害死母亲的女人。一个侍女。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愚蠢女人。自此她总是欺负那个叫叶柳柳的女孩子,对方也不示弱。两个人一见面就总是嘴不饶人对着干。

    除了叶柳柳,她对于另外一个女人生下的叶晴和叶默之也是不喜欢。不过相比叶柳柳,对他们俩倒不至于厌恶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