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古代人

    更新时间:2017-10-16 21:35:10本章字数:2239字

    风带着尘土呼啸着吹起她的头发,没有预期的疼痛而且四周忽然变得安静。叶筱瑞奇怪的睁开眼,一张马脸赫然出现在眼前,一人一马,眼观眼鼻观鼻。马儿的鼻孔里噗噗地喷出气熏了叶筱瑞一脸。

    “女人,死了没有,没死就快走开。挡了我家爷的路有你好看的。”

    听到这话,叶筱瑞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人这么狂。抬眼看上去发现说话的原来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年,小麦色的皮肤黑色短发,抿着嘴瞪着两只眼睛。他正站在车头的位置,手里是一截缰绳,而车夫受到惊吓抱头坐在他身后的位置直打哆嗦。

    看情形救下自己的人就是刚刚说话的那位少年,虽然惊讶于他居然有那么大的本事制止马儿,但更多的是对他的言语感到不爽。

    索性赖在地上不走,田儿这时候已经走到自家小姐身旁担忧的检查她有没有磕到碰到。抽泣着哭诉:

    “奴婢贱命一条不值得小姐舍身相救,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奴婢可怎么向老爷交代啊……”

    原本就被气到,这下听田儿用贱命来形容自己更是可气,也不管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皱起眉怒目

    “什么是贱命!人人生而平等,只是因为出身卑微就是贱命?以后我不许你再这样说自己!”

    虽然叶筱瑞的声音不大,但脸上的表情是田儿从未见过的严肃,低声抽泣。

    “小姐,田儿知错了。”

    叶筱瑞看着她,她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兔子,不免起了一丝恻隐。

    少年从车上跳下来,稳稳当当地踩在地面上,一只手还牵着缰绳走到马儿的身侧,用着少年特有的嗓音并且带着轻微的沙哑喊道:

    “喂,怎么还不走。”

    “小姐。”

    田儿拉起坐在地上的叶筱瑞帮她拍掉裙上的尘土,然后转身撸起袖子走到少年面前双手叉腰。

    “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家小姐就可以这样趾高气昂,我家小姐说了,人人生而平等,没有理由要接受你这样的说话态度!”

    话音刚落,原本受惊的人群转而看起热闹一阵唏嘘。没想到田儿居然把自己刚刚给她灌输的思想教育现学现卖给对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趋势不减越笑越觉得好笑,直到捂着肚子继续笑。

    少年被田儿的话憋得脸红一阵青一阵,正打算发作,车厢内一个如清泉般的声音伴随几声轻微的咳嗽从里面传出来,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他们三人听清。

    “姑娘且稍安勿躁,若是家仆言语多有冒犯,鄙人在此向两位赔不是,还请姑娘见谅。咳咳。”

    叶筱瑞用食指抹去眼角笑出的眼泪,没想到车厢里居然有人,想要靠近马车却被少年制止。

    “既然要道歉不是应该出面么,这样子躲在车厢里见不得光的样子是想怎样?”

    叶筱瑞死死地盯着布帘像要把它看穿。

    “你这女人!……”

    “苍绘”

    少年应声而止。

    田儿哼了一声。

    “我家小姐又不是跟你说话!”

    少年也跟着一哼,这下态度稍微变好,微微弯腰拱起手抱拳。

    “我家爷有病在身,不便出面。还望姑娘多有包涵。”

    叶筱瑞轻轻地咬着下唇,其实原本就没有打算想要过于刁难他,既然都道过歉了,那就给他们放行吧。

    她也学着少年的动作抱拳。

    “我也并不是有心刁难,只是你的言语让我不悦,既然已经道过歉了我也不好在此多做阻挠,另外,我十分感谢侠士的出手相救,两件事就当扯平了,告辞。”

    说完就拉着田儿潇洒地走了,留下呆愕的一人一马车。人群见没热闹看了一哄而散。

    少年从衣襟里取了些银子放在车夫的手上,示意车夫马车现在开始被他承包了,许是给的银子多了,双手激动地抖着,说了几句大富大贵的话就跑走了。

    “启程”

    “是,爷”

    少年跳上车‘喝’了一声,驾着马车出发离开归琉。

    田儿嘟着嘴脸上尽是不满地表情。

    “小姐为何拉奴婢,奴婢还想继续跟那个不识好歹的人理论呢!他居然凶小姐!”

    叶筱瑞停下脚步,伸手在田儿的头上敲了一杠。

    “他们道歉了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更何况你们古代的思想落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到这点我也不觉得有气了。”

    田儿歪着头对叶筱瑞的话似懂非懂。

    “小姐,什么是古代人啊?”

    叶筱瑞反应过来刚刚不小心说漏了嘴,打着哈哈。

    “古代人啊,这个吧……噢对了,我觉得我的膝盖好疼应该是刚刚摔着了,我们快回去吧!”

    田儿听说小姐受伤了立刻手忙脚乱起来,慌乱中发现前面不远有间医馆,拉扯着叶筱瑞就要去里面找大夫检查。

    叶筱瑞是真的受伤了,只是觉得田儿太小题大做,想了个男女授受不亲的理由推脱掉。田儿也觉得有理,只能领着小姐回去让自己亲自上药才觉得安心。

    回去的路上她千叮咛万嘱咐让田儿不要暴露了自己在外面差点被马车撞死这件事情,否则开店的计划一定会受到影响,自己都已经投入了五百两了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意外。

    田儿点头称是,一定会守口如瓶。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自家后门,拍拍衣裙和田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一路很安全的回到‘婉棠居’。

    正松口气,叶筱瑞忽然想起有趣的事情,扭头跟走在自己身后的田儿说起,没想到踏进屋子的时候迎头撞上一堵肉墙。

    “老爷”

    本来叶筱瑞是可以站稳,一听说撞到自己的人是现在最不想看见的,脑袋迅速一转,顺势往地上摔去。

    吃痛的‘嘶——’了一下。

    “小姐!”

    “瑞儿!”

    叶硕棠没料到冲击会这么大,让女儿‘摔’着了连忙扶起她询问哪里有没有被撞坏。

    “疼疼疼”

    叶筱瑞声色并茂,指着膝盖呲牙咧嘴表示自己很痛。让田儿查看一下伤势。田儿‘呀’的一声

    “小姐,流血了!”

    叶硕棠一见确实流血了,大声地往门外喊着‘快去请大夫’喊没几声就被叶筱瑞制止了。

    “爹,爹,不大事的也就是擦破了点皮拿些金疮药擦擦就好了,不需要劳师动众,整得让别人以为女儿很矫情一样。好嘛~爹爹~”

    怕他不同意,在末尾处难得地撒了一次娇。

    叶硕棠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妥协。

    “那好,之前皇上赏赐了我一罐上好的金疮药,就用了一次,田儿跟我回去取了给你家小姐上药。”

    “是,老爷。”

    说完,叶硕棠大步在前面走,田儿小碎步的在后面跟随,一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