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信

    更新时间:2017-10-21 01:15:10本章字数:2063字

    叶筱瑞一觉睡醒,发现自身所处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房间,犯了迷糊。赫然想起自己不仅将食物打翻一地,而且还赶走了一名酒客。虽然那人的行为令叶筱瑞十分反感,可她现在在别人的屋檐下,怎么说也不能给百花楼惹麻烦。回想起那人回头看着自己时眼里的那一抹阴鸷,叶筱瑞就感觉手臂跳起了一群鸡皮疙瘩。

    门被打开,只见月瑶双手捧着水盆进了房间。

    “呀,你醒啦。”

    叶筱瑞点头,来人见她愁眉不展便放下手里的水盆疑惑地询问了原因,叶筱瑞耷拉着脑袋说明了原委。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以为我们百花楼是怎么做到如今这个景象的?放心,那人不敢怎么样。”

    叶筱瑞见月瑶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终于放下心来。

    “咕——”

    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嘿嘿,好些个时辰没有吃东西了,肚子开始跟我抗议了。”

    月瑶一只手轻触自己的唇边满眼笑意。

    “我去给你拿些吃的。”

    说完转身一路笑着出了房门。

    这是一个夏末初秋的早上,叶筱瑞拎着篮子准备出去帮月瑶购置一些日常用品。刚到门口,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堵住去路。她抬头一看,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身上斜跨着一个包,头上的斗笠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样貌。

    “请问姑娘,你们这里是否有一位叫叶筱瑞的人?”

    听见来人问起自己,顿时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小心翼翼地问:

    “我就是。请问……这位大哥有何指教?”

    “你就是啊,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你的一封信。”

    说完,男子从斜跨在胸前的包里抽出了他说的那封泛着黄的信。

    叶筱瑞惊讶,居然有人给自己写信。她接过男子递过来的信,看清上面的署名。

    叶硕棠

    她轻捂着嘴‘怎么会’,她并不记得有跟爹说起过自己现在生活的地方。虽然只是在青楼当丫鬟,但毕竟自己的身份是堂堂尚书之女,要是被爹知道了那还得了。可是……现在手上的这封信又是怎么回事。

    叶筱瑞忙抬头想询问一下那男子。可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清早的凉风迎面扑来,她又起了一身疙瘩。

    低头拆开信,一字不漏地将它看完。叹气,又将它平整地装回信封塞进衣襟里。

    终究,还是躲不过吗。

    想起自己还要买东西。连忙跑出了百花楼往集市而去。

    临近正午,叶筱瑞准备回去。转身之际一眼望见旁边玉器店走出两个人。对方其中一个少年眼尖‘啊’地短促一声也发现了她。然后就看见旁边始终闭目的男子微微侧头双唇蠕动,像是在询问身旁的人。

    叶筱瑞看着那个男子出神,直叹老天真是不公道,好好的一个美男子眼睛居然看不见东西。真是可惜了。她看见少年在向她挥手,便挤着人潮跑了过去。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们。”

    少年打趣道:

    “这次还算好,以往每次见到你,我家爷哪有一次不倒霉?”

    叶筱瑞挥起小拳头。

    “我又不是故意的,这能怪我吗。而且……过了今天说不定你家爷想倒霉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

    “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拜拜……啊,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叶筱瑞急急忙忙地跑走了,路上还撞倒一个路人。

    苍绘微斜着头轻摇了几下表示无奈。余光瞥见地上有个东西。走进一看,倒像是封信。捡起来,看到署名这才知道大概是叶筱瑞撞倒人后不小心掉出来的。信攥在手里有些犹豫,许子洛走上来。

    “苍绘?”

    “爷,这个……”

    他索性将信放在了许子洛的手上。

    许子洛眉毛微皱又舒展开。

    “我们回去了。”

    “是,爷。”

    ‘哒哒哒哒’一阵木轮滚动带着马蹄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一座大宅门前。

    许府——

    许子洛一进门,就闻见若有若无的药味在空气中游荡徘徊。入大厅坐下,丫鬟上前泡了杯热茶。

    “少爷,二爷从关外回来了,正在老爷的房间里呢。”

    许子洛才小酌一口,听闻二叔回来了,放下杯子,神情柔和了许多。

    “二叔回来了”

    然后站起身,在苍绘的扶持下往内院走去。越往里走,中药味越浓重。他站在一扇门前停下。房间里面时不时隐约传来一阵阵咳嗽声和交谈声。

    叩叩——

    “进来。”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听起来温厚沉重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许子洛推开门走了进去,对着里面的人唤了声“二叔”

    “个把月不见,洛儿还是如此俊朗。”

    男人看上去不过而惑之年,身着浅蓝色打底长衫,两袖和衣襟上皆有精美的图案。外罩深灰色半透明纱质长褂。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许子洛,毫不吝啬地对称赞他。

    许子洛轻笑

    “二叔就莫要取笑侄儿了,关外的生活如何?定当辛苦吧……”

    ‘咳——’

    许子洛还没说完,就被沉重的咳嗽声打断。

    “你这小子,有了二叔就忘了爹,咳……咳……”

    说话的人是许家当家老大许秋言,现在的他不复以往驰骋商场的意气风发悠然自得,有的只剩下一副残躯病体。

    许子洛没有回答,顿了一下,将头微微偏向一边。神情又变得和往常一般清冷。

    “侄儿先行退下,二叔有何需要尽管吩咐。”

    说完,苍绘扶着他走出了房间。

    “洛儿兴许刚从外头回来乏了,兄长不必多想……”

    说话的人是许秋言的唯一的弟弟,许润。

    许润为人和煦,斯文有礼,自从许子洛的生母过世,与许子洛接触最多的就属他了。所以自小许子洛待他比待自己亲生父亲还要亲。

    “二弟不必解释了。是我对不起他。不怪他……不怪他啊……”

    许秋言沙哑的嗓音在房间里回荡。

    一路上苍绘与自家主子并肩而行相对无言,他也感觉到了从主子身上隐约散发出的阴鸷之气。

    许子洛脚下一顿,换了一个方向行走。道路的尽头是他的书房。推门进去,对着苍绘吩咐道:

    “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