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尺寸与接班人

    更新时间:2017-10-25 16:52:09本章字数:2615字

    未城,许府

    苍绘穿过迂回曲折的长廊,来到一处屋子门前停下。他正欲敲门,却听见从房内传出琴声。他一惊,将手放回原位安静地站在门边。

    要知道,虽然许子洛在琴艺上颇有造诣,但他却鲜少弹奏。原因是那唯一一把放在许子洛房里的古琴是他娘亲的遗物。今日的苍绘琢磨不出主子是怎么了,只知道他的心情并不是太好,所以只能等他弹奏完毕才敢进去。

    琴音渐落,许子洛听不出语调的声音淡淡地穿透房门

    “进来吧。”

    “是。”

    苍绘深呼一口气,推开门跨了进去,只见许子洛已经将琴用布盖上,移步坐到旁边的书桌。他几个步子跟了上去在桌前站定,说道

    “爷,这是今天刚收到的从叶府寄来的信。”

    苍绘双手捧住信件呈在许子洛的面前。许子洛睁开了世人所议论的他盲了的眼,那是一双好看的眼睛,眼里闪着流光,他一眼扫过去,伸手将信取过来。

    一打开,油墨香缓缓飘散在空气中,白纸黑字上娟秀的字体,可想而知这是谁写出来的。内容很短,他很快就看完了。

    室内又静了一会儿,他呼唤了一声‘苍绘’。

    “爷?”

    “去,让裁缝来一趟。”

    苍绘有点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主子要找裁缝,不过既然是主子吩咐的,那就必须去做。

    “是”

    随着话音落下,苍绘原本站着的地方早已不见人影。

    很快,他将裁缝带回了许府。

    “爷,人我带来了。”

    “嗯。”

    底下的裁缝瑟瑟发抖,不明白为什么许家大少爷要找自己。难道他知道自己经常在私底下同别人一样议论他是瞎子?

    他哆哆嗦嗦故作镇定开口询问

    “敢……敢问许少爷找……找小人所为何事?”

    许子洛缓缓开口

    “尺子带了么?”

    裁缝摸了摸腰间,确定尺子挂在上面。

    “啊?……呃,嗯……带,带了的。”

    “嗯,过来。”

    裁缝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到许子洛跟前。

    “爷?”

    苍绘到现在还不懂爷想做什么,便疑惑地唤了他一声

    许子洛哗啦的一下站起身,手臂张开。

    “给我量尺寸。”

    这下另外两人可是懵了——就只是为了量尺寸?

    幸好只是量尺寸。裁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抽出挂在腰间的尺子正准备量。许子洛又发话了

    “要脱衣服吗?”

    裁缝连连摆手。

    “不不,不需要,不需要。”

    “嗯。”

    裁缝将量好的尺寸写在了纸上,原本想要递给许子洛,却赫然想起他看不见。伸在半空的手上也不是放也不是,颇为尴尬。

    苍绘会意,将那张纸取了过来。

    “爷”

    许子洛整整衣裳,又坐回位子上。

    苍绘转头从衣襟里拿出些银两给裁缝。眼神示意他可以走了。裁缝意会,与许子洛知会了一声便退出房门离开。

    “去,将裁缝写下的尺寸记下,寄回叶府。”

    “是。”

    此时的叶筱瑞早已将从索邙国太子那里顺过来的一部分红缎子裁剪成型,并且临摹设计图上的图案打算将它绣上去。不比现代有缝纫机,她只能一针一线去缝合,哪怕随时会被针扎破手指。

    “嘶。”

    “小姐!是不是又扎到了。”

    田儿端了些食物进门,就见叶筱瑞吸着自己的手指头。

    “就说了这样的粗活让田儿做就行了,小姐偏不听。”

    叶筱瑞矢口否决

    “不行,那不一样。”

    田儿见小姐一脸认真样,叹口气。

    “唉,算了,就让小姐折腾去吧”

    不过……她真是不知道小姐在缎子上画的是什么。别人家的嫁衣上绣的都是龙啊凤的。而小姐的……嗯……虽然抱有疑问,但小姐的回答只是

    “等做好了就知道了。”

    得不到答案她也只能作罢了。田儿看着叶筱瑞时不时的又被扎到手指皱着的眉头,但是下一秒看上去又很愉悦的针起针落。

    “小姐……”

    “嗯?”

    “小姐真的要嫁给许公子么?”

    叶筱瑞手一顿,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抬头看向田儿。对方也正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当然啊,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不嫁也不行了,嗯,虽然他有缺陷啦,但是我并不讨厌他啊。以后怎么样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以后再说咯。”

    田儿小嘴一嘟翘得老高。

    “小姐总是这样。”

    “小姐要吃块桂花糕么?”

    “不行,让我先把这个部分赶出来。”

    叶筱瑞埋着头抱着一团红缎子在上面扎啊扎。仿佛今天不把它弄好誓不罢休一样。

    两天后她终于收到了回信。叶筱瑞将它小心翼翼的存放在柜子里,等她把嫁衣的图案绣好了再着手制作他的。

    因为临近过年,叶筱瑞的璎珞庄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忙得焦头烂额的她发誓一定要找到新的接班人!

    “大家都忙坏了吧,这是给大家的慰问品,不要客气哦。”

    “三小姐来了。”

    “三小姐真是仙女下凡来解救我们的!”

    “三小姐快过来这里有位子!”

    是三妹叶晴来了。这阵子还真是多亏有她帮自己一起照顾生意。

    “瑞姐姐,来吃碗甜汤。”

    叶晴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碗还冒着热气的下了汤圆的甜汤放在了叶筱瑞的桌前。

    “小心别烫着了。”

    “没事儿”

    叶筱瑞捧着香喷喷暖呼呼的甜汤真是感觉太幸福了。尤其是在这寒冷的天气。

    “三姨娘又上明光寺了么?”

    叶晴点头说是

    “这不,默之那皮猴儿也跟着去了。”

    叶筱瑞哈哈地大笑起来。说这四弟皮猴儿真不是假的。明明小时候那么胆小,没想到长大了胆子是越来越大,上能爬树下能挖坑。真的是没一件事情可以难倒他。只要是玩捉迷藏,赢的总是他。弄得院子里的其他小孩儿都不爱跟他玩捉迷藏了,为此他还郁闷了好久。

    “咦,瑞姐姐,这是在算账么?”

    叶晴看见叶筱瑞桌上摊开的账本。

    “是啊。这不快过年了嘛,我要赶在年前把帐给清了。不过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呀啊”

    叶筱瑞痛苦的抓自己的头发。

    见这情形,叶晴想了一下开口道

    “要不晴儿帮姐姐弄吧。”

    “不错,这个可以有。”

    叶筱瑞眼珠子一转,灵光一闪。好家伙,她居然忘记了有妹妹的存在。晴儿自小不仅习得琴棋书画,算盘也会打。头脑又灵活,对庄里的事情有感兴趣。把璎珞庄交给她看来也不是不可行。

    “晴儿啊,姐姐跟你商量件事儿怎么样。”

    “怎么了?姐姐?”

    “你看啊,过完年后姐姐我就要出嫁了。田儿到时候也会随我一起,留下这店我也不放心交给别人。所以……我想把它交给你,怎么样?”

    叶晴觉得有些为难,但看着大姐扑闪着大眼仿佛在说着‘答应吧答应吧答应吧答应吧’

    说实话,她也挺喜欢这里的。也许是打小在深闺中惯了,以为自己的人生就那样子度过,可是来到这里以后见识了许多的事物,让她觉得有趣,她还想要再见识更多更多。

    “可是……娘和爹……”

    “这么说晴儿是答应了对吧!三姨娘和爹那边不是问题。有我呢”

    “嗯……那,那好……”

    虽然口中应承了,但转念一想大姐就要出嫁了,心下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叶筱瑞一惊对晴儿突如其来的转变有点手足无措。

    “怎么哭了。”

    叶晴低声抽泣。

    “因为,因为姐姐要离开这里了……晴儿……晴儿……”

    叶筱瑞明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她搂过叶晴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过不管我在哪里,你都是我的妹妹,我也依然是你姐姐。又不是生离死别,哭什么。不哭了哦。”

    “嗯,姐姐说的是。不哭了……”

    “看吧,这样才是我的好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