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都说了是梦了

    更新时间:2017-10-27 19:37:45本章字数:2570字

    或许——

    叶筱瑞沉了沉心,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靠着自己的直觉往前走。

    ‘天呐,这样漫无目的地还要再走多久!再不出现点什么我就不走了!哼!’

    似乎是在响应她之所想。随后叶筱瑞迈出去的右脚踩到了什么,发出清脆的‘咔嚓’

    这下叶筱瑞全身的汗毛都炸了。

    究竟踩到的是什么东西她看不清,于是她挪开脚,蹲下身子,地上冒着黑色的烟雾影响了她的视线。叶筱瑞咒骂着拨开高至脚踝边的黑雾,看准时机伸出一只手抓到了地上的东西。

    ‘唔,细细的,还挺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把那东西凑进自己的眼前。待她看清那个物体的真实面貌后,叶筱瑞强压着心中的恐惧,用另外一只手掌捂着自己的嘴巴尖叫着将那东西扔开。

    那,竟是一根人骨。

    叶筱瑞双手环胸,再看着前方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她忽然想自己会不会也会像那被自己扔掉的不知道是谁的骨头一样,在这里被黑雾埋葬成一堆白骨?

    怎么办,她好害怕,如果这真的是梦,为什么还不让她醒过来?

    她颤巍巍地继续前行,这次的步子比先前更小心,生怕会踩到其他的骨头。

    也许是过于专注脚下,一个白色的光芒不知何时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叶筱瑞思索了一下,也仅仅是一下而已。她慢慢地靠近光芒处。

    叶筱瑞好像听见了抽泣声,那声音很缥缈,很缥缈地回荡在自己的四周。

    直觉告诉她,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她咽了咽口水。

    随着距离的缩短,那缥缈地抽泣声也渐渐变得真实。就在……她脚边一步之遥的距离。

    躲在光芒里的,是一个小孩,着古装,披散着发,只看得见背影。

    ‘那个小孩为什么在哭呢?’

    听着这低低地啜泣,叶筱瑞的心里感觉心疼。心塞得就像得了尿结石的患者。

    叶筱瑞蹲下身,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

    “小孩儿,你怎么了?是哪儿疼吗?”

    哭声戛然而止。这突如其来的静谧让她感觉诡异。

    小孩霍地站起身,差点把叶筱瑞吓得摔坐在地上,她暗自庆幸做足了心理准备。小孩缓缓地转过头。

    她咽了咽口水,脑内幻想着各种小孩转过头后的惊悚场景。

    可——

    叶筱瑞惊了,并不是因为那小孩的脸有多恐怖,相反的,小孩的脸嫩嫩白白的,嘟着粉嫩嫩的小嘴,刚哭过的两颗水汪汪的闪着泪光的大眼睛,简直是直击叶筱瑞的心脏。反差太大,她感觉快要窒息了!好想抱抱他!这个想法很快因为自己的行动所打破。

    扑通的一下,叶筱瑞像饿狼一样扑向“小羊羔”男孩,可是却扑了个空。叶筱瑞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才知道原来那小孩并没有实体。心里顿时像被一只猫咪挠墙挖空了一样。

    叶筱瑞含泪双手环胸

    ‘算了,既然抱不到‘小羊羔’抱自己也是一样了。’

    小孩大大的眼睛里似乎也透着遗憾,悲伤的眼神无法掩饰。

    “小孩儿小孩儿,你为什么在这里?”

    小孩看着叶筱瑞,转头又看向黑漆漆的尽头处。

    “我……在找‘我’”

    叶筱瑞讶然。

    “找你?”

    男孩点头。

    “喏,‘我’就在那里。我找到了‘我’可是,我却无法接近。姐姐,你能帮帮我么。”

    虽然小孩给叶筱瑞指了一个方向,可是她顺着那个方向看什么都看不见。虽然想帮他,可似乎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叮——叮——

    循声而望,发现刚刚小孩指着的方向竟然有东西在。或许有戏?叶筱瑞欣喜地想应承小男孩的请求,可他却不见了。

    …………

    叶筱瑞站直身子,暗暗地给自己打气。朝着那个东西迈开步伐再次走过去。

    走近一看发现,居然是一只蝴蝶?红黑颜色的蝴蝶轻轻地呼扇大翅膀在叶筱瑞的身边飞来飞去。而后者则绷直着身体,强压着逃跑的冲动,蝴蝶可是她最害怕的昆虫了。

    蝴蝶好像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摇摆着飞到了叶筱瑞前面,蝴蝶翅膀上红黑色的鳞粉因为拍打而散落下来,闪着细微的亮光。

    叶筱瑞赫然发现蝴蝶随着鳞粉的掉落渐渐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红衣男子的出现。

    这让她惊讶得半张着嘴不敢发出声响。

    那名男子依旧是背对着叶筱瑞,如瀑的黑色长发随意地搭在他的腰后,看起来特别柔顺的发尾偷偷地翘起了几戳。

    嘀——嗒——

    叶筱瑞能清楚的听到有什么液体掉落在地上,那声音在此时此刻尤为静谧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晰。

    叶筱瑞忍不住抬眼往男子的附近看过去,寻找找声音的来源。

    嘀——嗒——

    这时她发现,男子的左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合着的扇子,露出来的那半截扇体晶莹剔透,看得出来是上好的美玉。只是……

    由于地心引力,一滴又一滴鲜红的液体顺着扇子的边缘滴落到地上。血液和美玉的结合在叶筱瑞的眼中看起来,似乎格外富有压抑的美感。

    男子手腕一转,手中的扇子忽然变成了一把闪着银光的利剑。

    叶筱瑞不由自主地将手掌握成拳头放在心口处,她感觉有点儿紧张,毕竟她不知道那个男子是什么人,更不知道为何好好的扇子会变成一把明显看起来会伤人的利器。

    忽然,男子身形一动,叶筱瑞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发现,他在跳舞?

    不,准确来说是在舞剑。剑锋似是划开了空气,发出细细的呼呼的声响。男子步伐坚定不移,每一步都游刃有余,几个巧妙的转身使得墨发随之起舞。看上去有种吸睛的魅力。

    叶筱瑞看得有些痴了,全身飘飘然起来。赫然,男子一个翻身握着利剑直冲向她,闪着寒光地剑锋咄咄逼近了她的嗓子眼————

    “哈啊——哈啊——哈啊——”

    惊魂未定的叶筱瑞从床上直直的坐了起来,额角沁着薄汗。

    抬头用视线环视了周围一圈,看着透过纸窗的亮光,大约已过正午。松口气

    “幸好只是做梦。”

    床边传来几声嘤咛

    “唔……小姐?……嗯?!小姐你可算醒了!”

    田儿揉着惺忪的睡眼,然后伸手用力地扶住叶筱瑞的肩膀。

    “呜呜呜……小姐可真是吓坏田儿了。小姐可知这一睡睡了多久么!足足有三天呐!三天!”

    田儿皱着眉,语气夸张地在叶筱瑞的眼前竖起了三根手指。

    这下换叶筱瑞蒙了,三天?这么久?只不过因为赶制喜服几夜没睡而已,补眠居然花了三天,完全是破了她的纪录。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叶筱瑞咽了咽嗓子,努力挤出一点点唾沫吞下。用着沙哑的声音问田儿

    “今天几号了?”

    “已经十七了小姐!今儿早姑爷那儿来迎亲的队伍就到咱叶府了。可小姐居然卧床不起,可愁死我们了。哈,这下可好了,田儿得先去禀报老爷。小姐等着!田儿去去就回!”

    临走前不忘给叶筱瑞倒了一杯温水。

    喝过水终于缓过劲来

    居然已经十七了,这就意味着明早就得离开这个家跟着队伍南下,直到有许子洛在的未城。

    想到这儿,她忽然觉得伤感。虽然来到这里不过三年,可对这里的感情不比现世差。

    叶筱瑞呆呆地看着手里茶杯的杯沿。她发现自己好像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婚礼并不排斥。后知后觉的她觉得整件事发生得太过神奇。怎么说自己也是21世纪的新思想新人类,即使是因为有隐情才不得不接受指婚,但自己从头到尾并没有过任何怨言。

    这不禁让她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