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除去巫山不是云

    更新时间:2017-12-02 11:24:55本章字数:2891字

    “你、你们是谁!离我远一点!”虞战手里握着匕首,身子退到墙角,朝着人群嘶吼着。

    “使不得啊,我的小祖宗啊,您快把刀放下!要是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奴也活不下去了。”

    南宫景刚一进来就站在屋门口目瞪口呆,随后赶来的南宫沉和欧阳也是大吃一惊,屋里丫鬟妈子跪了一地,虞战就躲在她们面前的墙角里,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

    此时正值寒冬,而她却只穿着里衣坐在地上,自然是让南宫景心疼不已,

    “小心着凉!”于是南宫景走上前去,脱下披风裹住虞战,将她抱上了床。

    虞战在他怀里挣扎着,匕首不小心划破了他的手臂,雪白的锦缎瞬间被染红,南宫景手臂吃痛,却仍是硬撑着将虞战抱上床,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下。

    眼见自己闯了祸,虞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南宫景······

    “战儿!你这是做什么!”南宫沉进门便看到这一幕,又瞧见南宫景身上血淋淋的伤口,心中更是悲愤。

    “你!你们离我远点!别过来!”虞战紧张的望着四周,声音颤抖,身子不停地后退,直到后背贴住冰冷的墙壁,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逃。

    “这丫头是怎么了?欧阳,快给她瞧瞧!”

    “丫头,莫怕,我来给你瞧瞧,如何?”欧阳捋了捋胡须,慢慢的坐到床边,伸出手朝她的手腕探去。

    “啊啊啊啊!别碰我!”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虞战吼叫着,把匕首刺了过来,眼看着就要刺中欧阳,南宫景手刀一挥,虞战便昏倒在了他怀里……

    夜已深了,屋外月光皎洁,雪叶稀疏的落下轻轻的躺在地上,被月光一照,银光闪闪。而梨花坞却灯火通明,恍如白昼,下人们进进出出。南伯沉和欧阳苍梧站在院中,树影斑驳,衬得他们二人的影子更加稀薄,虚渺……

    “欧阳,依你之见战儿这是……”

    “恐怕是惊吓受伤所致,是失忆症啊……”欧阳捋了捋胡须,叹了口气。

    “失忆症?战儿本就识人不记,这又得了失忆症,可如何是好·····”南宫沉无奈的摇头,看起来虚弱至极。

    “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战儿识人不记之症,遍寻天下古方,也未曾见效,而如今失忆,说不定可因祸得福。。。。。。”

    “这。。。。。。你说的可是真的?”听了欧阳的话,南宫沉眼睛里闪着光,仿佛见得了希望。

    “现在说不好,一切都得等战儿醒了再下定夺!”

    “好,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了!”南宫沉拱了拱手,以示谢意。

    “那我就先去了,等战儿醒了,便差人去叫我。”

    南宫沉站在院中,看着欧阳渐行渐远,暗自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虞战能醒来是最好,可是,这次落水也绝不是巧合,为了让虞战安安稳稳的生活,自己已经带她出宫多年,本以为可以风平浪静,可宫里的人终究还是沉不住气了,既然如此,那就更要回去和他们斗一斗……

    心里拿定了主意,南宫沉便进了屋后,轻声询问虞战的情况,得知虞战已无大碍心里也算放下了块大石头,

    “爷爷,夜深了,您快去休息吧,注意身体要紧,这有我守着,您不必担心。”南宫景看到屋外的月色,担忧对南宫沉说。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多劳累,好生照料战儿!”

    “是!爷爷。”

    南宫沉走后,南宫景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下人们都退下以后,南宫景立马坐回虞战身边,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虞战,生怕自己一眨眼她就不知去向!刚才南宫沉说她得了失忆症,这让南宫景心里暗喜,虽然以前战儿与他也说笑逗趣,但是南宫景总觉得战儿与他越来越远……

    回想之前的日子,南宫沉让虞战搬去东跨院和南伯景同住,但是虞战宁愿住在下人房旁边也不愿和自己住在一起!战儿开始慢慢忘记自己,但最开始,战儿也是只能记得住四个人…………

    那年初春,梨花满枝头,在梨花坞的秋千上,十二岁南宫景推着秋千对虞战说

    “战儿~若是以后有了夫君,就忘了我吧~”

    虞战身子日趋好转,南宫沉许她出去玩。虞战结识了邻居商贾家的孩童,回到家后都绘声绘色的给南宫景讲述她们玩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趣事,虞战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手舞足蹈的比划,南宫景则笑着静静地看着她,心想,战儿有了小伙伴,怕是会忘了自己……

    有一天虞战跑来鹄志斋,南宫景正在练字,虞战一进门就哭了起来………

    “哥……呜呜呜~”虞战刚一踏进堂门,憋屈憋屈着小嘴,手背捂着眼睛哭了出来。

    “战儿?怎么了战儿?哭什么!”

    “呜呜呜,哥~我忘了我是谁了……”小虞战的眼睛眨巴眨巴,委屈的撇着小嘴让人好不怜惜……

    “哈哈哈,战儿来,哥哥告诉你。”虞战的话把南宫景逗笑了,于是抱起虞战来到书桌前,从一打字画的最底下抽出来了几张有字的宣纸,纸上工工整整的写着“南伯虞战”几个大字,字迹工整俊逸,笔走龙蛇,南伯景指着纸上的字,一个字一句的读着

    “南宫 虞 战,这是你的名字,小虞战!”

    “好,我记住了!虞战,虞战,你是哥哥,我是虞战,虞战……”虞战自己念叨着,又蹦蹦跳跳的出去玩了~到了夜里,南宫景放心不下,去了梨花坞。在窗外呆了一会,刚要起身离开,就听到屋里的小人儿说梦话

    “哥哥~小虞战…虞战……”这一瞬间,南宫景感觉找到了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那个地方软软的,那个地方~有个小人儿……

    在外人眼里,总认为他守着虞战就是为了获得南宫沉的支持,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上太子,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喜欢虞战的,虞战的一颦一笑,无不牵动他的心,回想当初,他母妃去世,唯一愿意和他说话的,也只有虞战。

    在旁人看来,只说他年纪小小就是好计谋,在宫中既不得宠,又无根基,倒不如抱住南宫沉这棵大树,出宫来韬光养晦,可他心里最明白,虞妁就是他在深宫里的光,若不是为了虞战,他也不会想跟着太皇离开天家富贵,来着深山老林之中……

    这次的意外,他心里也清楚,就是宫里的人干的,他虽不在宫里,可是对宫里的情形却是一清二楚,舅舅已经说了,自己寄在了佟妃名下,这个女人就是个空有皮囊的蠢货,这次的事,保不齐就是她干的!

    虞战是前朝遗珠,宫内众人心知肚明,而后本就寄养在皇后名下,可是,仍有心怀叵测之人,欲将她除之而后快,害的虞战险些没了性命,南宫沉这才决意要带她出宫!

    自己不觊觎太子之位吗?不,他是要当太子的!而且势在必得,年少时受的屈辱、这些年在宫外的磨炼、和自己的母亲郁郁寡欢而死!

    而且,只有当了太子,成了皇帝,娶虞战,才能名正言顺!

    那年梨花微雨,他十二,她六岁……正是单纯得让人羡慕的年纪,他慢慢的推着秋千对她说

    “若是以后有了夫君,你可会把哥哥给忘了?”

    “不会呀,那我嫁给哥哥好了……”

    最单纯的年纪,那份爱却干净到让人心酸……

    次年,南宫沉又带虞战回宫。回来以后战儿像是变了一个人,整天悄悄地多在屋里不知道画些什么,就连奶妈都不让在屋里侍候。

    南宫景后来才知道,虞战在宫里遇见了逸风,逸风~他都已经忘了自己还有个能文能武、气度不凡的弟弟了!是啊,逸风是个讨姑娘们喜欢的男子,所以战儿喜欢他,皇宫的记忆在虞战印象里越来越浅,可是南宫逸风的音容相貌却是清晰的很,他每每出现在虞战梦里,都是初见时的情景,头戴束发镶宝紫金冠,一身雪白绸缎镶金烫边宽袖袍,五官俊美温柔,却不似女性般阴美,而是柔到极致,相貌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仙气优柔,美不胜收……虞战对他的喜欢就这样慢慢的埋着,春去秋来,爱意越来越浓,也正因如此,南宫景越发怕她忘了自己……

    “战儿,你搬去和景儿同住可好?”

    “景儿?爷爷说的是谁?”

    “景儿哥哥啊!”

    “是逸风吗?逸风哥哥吗?”

    “不是逸风哥哥,是景儿哥哥~”

    “我···可是,我还是喜欢住在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