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红藕香残玉簟秋

    更新时间:2017-12-02 11:49:03本章字数:2350字

    “少爷!少爷~”南宫景朦朦胧胧的听到有人呼唤,惺忪的睁开睡眼,窗外东方泛白,犹如一颗夜明珠,而虞战仍然安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声平稳而均匀,南宫景挺起腰板却发现浑身酸麻难受,

    “少爷守了一夜?想必是累极了,快去休息吧,老奴在这守着……”

    “嗯。你们给战儿准备好饭菜,等她醒来想是都饿坏了,我先回去休息,有事就让下人去叫我……”南宫景说完揉了揉太阳穴,昨夜南宫沉走后,南宫景坐立不安,想着往日种种,竟然不知不觉的趴在床边睡着了,刚才醒来才觉得身子骨都和散了架似的……

    一脸疲态的回了自己院里,昨夜的回忆历历在目,他自己都不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睡的这样安稳过了,如此看来,虞战的失忆无疑是最好的结果,与其只忘了自己,倒不如都忘了!大不了一切都从头开始,近水楼台必是先得月!想到这,南宫景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虞战闭目假寐,他们的对话她听得真真的,此时悄悄地将眼睛眯开一条缝,看见南宫景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昨晚她只觉得翻不动身,起身后才发现他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这要是搁以前她肯定将他推醒,不过如今,她却不想这么做了。。。。。。

    在人前看起来呆呆傻傻,她也并非什么都不记得,昨日那人是如何将她骗去河边,又是如何将她推入水里,她都记得一清二楚,现而且那人还和南宫景私下见过面,虽不能肯定是南宫景授意他们,但若是被那群人知道,她还没死,不仅没死,还将那人的容貌记得一清二楚,怕只会引来更多的杀身之祸。

    “老爷!时辰还早,您怎么来了!”

    听到奶妈的话后,虞战急忙闭紧了眼睛,她是信得过爷爷的,只不过,如今局势复杂,她是万万不敢冒险的,若是被他知道了自己之前痴傻都是为了活命,只怕又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嗯。昨夜是你守着的?”

    “回老爷,昨晚是少爷守着小祖宗的。今早老奴来到以后就让少爷回去休息了!”

    “嗯。你把欧阳放在这的凝神香点上,我陪战儿待一会~”

    奶妈听了南宫沉的话后,施了个礼,点上香就退了出去!这凝神香是欧阳专门为虞战调制的,香味清新淡雅,如瓜果般香甜,闻着闻着,虞战就昏昏欲睡了~

    南宫沉坐在床边,手指轻轻的摸着虞战的脸,看到她脸上醒目的伤疤后心疼不已,他仔仔细细的看着,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当初自己一意孤行,执意带战儿出宫,如今回想起来,竟不知是对是错。

    又想起她,自己答应了替她照顾好战儿,可是却屡次陷战儿于危难之中,自己怎么对的她起临终嘱托,临终?临终……

    回首往昔,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

    初秋,雪邺城外秋叶金黄,微风拂过,树叶悉数作响,身为琅琊都城的雪邺城安静而又太平……这雪邺城是琅琊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没有被战火和硝烟侵扰的净土……南宫沉带着数千精兵先于大部队赶到,他立于马上,凝视着这座繁荣昌盛的都城,他不想打破这份宁静,可是自古以来,朝代更替,是人之常情,有更替就有牺牲,就有鲜血和尸体,南宫沉收了收思绪,带兵杀入皇城!

    雪宫里,她一身戎装,身披战甲,手持长剑立于凌波殿前,怀里抱着一个女婴,而她身后,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战场……

    南宫沉不由得看呆了,残酷的战场和柔弱的女子形成对比,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她还是这么美,美得不可方物,美得让人窒息~南宫沉不由得苦笑,可是这个美人却为了另一个国家另一个男人来与自己为敌,自己却拿她束手无策……

    “放弃抵抗,饶你不死!”南宫沉身边的精兵将领喊话道。

    “从我踏进这宫门的第一天起,我就没想过活着出去。”女子面带笑意,笑容如同甜茶,浓郁而不甜腻,仿佛这不是两军对垒,而是谈笑风生。南宫沉却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

    “师兄,别来无恙~”女子仍是笑盈盈的说,仿佛是老友重逢,丝毫不见惧意。

    “放下武器,我放你们二人离开。”南宫沉的声音冰冷无情,而女子却无所动容,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

    “我这辈子,不可能活着出去了,但是请饶了这孩子,当我求你了。”女子抬头望向南宫沉,表情悲悯而又深沉,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复杂的东西,让人琢磨不透。

    “饶了她?此时此刻,你还想替他的血脉求情?你有力气替她求情,倒不如省省力气,带她一起出去。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杀了她!”听完她的话后,南宫沉咬牙切齿的说!

    “我知道,你不会,我慕容沫这辈子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雪城了,就当是你送我一程吧~也不枉我们师兄妹一场~”女子听了他的话后,不怒反笑,转身将孩子交给站在凌波殿门前的欧阳苍梧~低头吻了吻女婴,泪珠从脸颊滑下,滴在了女婴脸上,即使如此,却仍是挂着笑脸,朝欧阳苍梧跪了下来,

    “太后!这可使不得!您快起来~”

    “元君,哀家今日怕是躲不过去了,哀家在这世间了无牵挂,只有这孩子,这是奕桓太子的骨肉,是这拓拔家唯一的血脉,别让她背着仇恨,别告诉她太子夫妇和拓跋家的事~哀家求你,一定护这孩子周全!哀家就是死了,也会保佑你们的!”

    “太后放心,先帝对我恩重如山,我欧阳苍梧用天命起誓!只要有一口气在,必定护得公主周全,如违此誓,六界不存!”

    慕容沫虽然说着自己大限在即,可是语气中却听不出来丝毫的恐惧,反而坦坦磊落。散发出来的气势,连南宫沉身后那群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的战士们都为之惊叹。南伯沉看到她这样,抓着缰绳的手暗暗用力,青筋暴起,显示着他隐忍着愤怒到了极点!

    “抓活的!”南宫沉背过身,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旁边的将领命令道,后者明白了南宫沉的意思,微微点头,便提刀朝女子劈去。就在此刻,女子身后却飞出十几名黑衣死士!武器功夫各不相同,一时间双方不相上下~慕容沫在数百名精兵和死士中厮杀,体态轻盈,犹如蝴蝶起舞,翩翩欲飞。就连她双手沾满鲜血,也让人恨不起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死士全军覆没,精兵也损失惨重,慕容沫身负重伤,仍然拼死厮杀着突出重围,提着剑,直直的朝南伯沉刺来,南伯沉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利剑即将刺入南宫沉胸口的前一刻,慕容沫却反过来利剑朝自己的胸口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