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春风又绿江南岸

    更新时间:2017-12-04 19:08:55本章字数:3223字

    虞妁推开房门,度芊嘟着嘴跟在自己身后,虞妁看着度芊的模样,甚是想笑,

    “日子总得过不是?你现在就开始生气,日后只怕是要气死了!”

    度芊气的跺脚,虞妁哈哈一笑,寒芜也跟着笑了起来,往前厅走去。 

    南宫云湘在前厅坐了小一会了,她看着这秋斓宫的一事一物,都是她没有的,南宫虞妁没回来之前,她是公主里最受宠的,什么稀罕物件都是她先挑。这秋斓宫是后宫里少有的宝地,里边的装饰也是极尽奢华,琉璃灯盏,金碧辉煌!她也没想到父皇竟然真的顺着太后,都给了这个野丫头!嫡出又如何?她论美貌,论才华,哪里比不上那个丫头?可是却不论什么好事太后都是先惦记她!若是她没回来,这些东西,父皇都会给自己的!越想越怨,南宫云湘不由得失了神,连虞妁进门都不曾察觉!

    “三姐,三姐!”虞妁看着南宫云湘失神时眼底的恨意,不由得想笑!

    南宫云湘听到了虞妁的呼唤,立马收回了思绪,眼里的恨意与嫉妒一闪而过,眼神立马柔情似水,我见犹怜,仿佛刚才的眼神根本不曾出现不曾出现!

    可是任她藏的再深,虞妁也还是把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心中不禁冷笑,要演戏?本宫陪你!

    “三姐,你怎么来了!”虞妁坐在上堂,笑着问南宫云湘。

    “呜呜~妁儿,是姐姐不好,让你受伤,若不是我这么不小心,你也不会为了救我掉进去,你别怪姐姐~”南宫云湘是那种极有气质的美女,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很有气质,甚至哭起来都比别人好看,可是现在却让虞妁觉得想笑,自己是为了救她掉进水里?若不是她这个“好姐姐”,只怕虞妁这辈子都不会掉进水里!

    “姐姐,是我自愿救姐姐的,姐姐别自责了!”虞妁笑盈盈的劝她,将落水之事应了下来。

    南宫云湘没想到虞妁会承认,心底一愣,紧接着也反应过来,接着说道,“是,姐姐不哭了,姐姐这有一盒上好的凝肤膏,是去疤消瘀的良药!来,快用上,也好让姐姐安心一些!”南伯云湘说着便要将药膏打开给虞妁涂上。

    度芊和寒芜在一旁看着,想要阻止却没有对策,寒芜正想上前阻挠,就听见门外有人高声道,“三公主!我家公主刚涂了太医开的药膏,若是重复使用,怕是关心则乱!不如您把这药膏交给奴婢,奴婢一定按时给公主服用!”

    安青端着茶款身上前,工工整整给南宫云湘行了个礼。

    “是个丫鬟?起来吧。”南伯云湘稍稍有些迟疑。

    安青端着茶盘得手紧了紧,笑意咬牙挤出一丝,抬起头面对着南宫云湘“奴婢安青参见三公主!”

    南宫云湘撞上她的眼神,只觉得仿佛被火燎了一样,才发现这个丫鬟的眼神仿佛地狱里的恶鬼前来复仇,只是那眼神转瞬即逝,南宫云湘甚至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姐姐!安青刚跟我回宫,正学着规矩呢,不足之处,姐姐莫要生气啊。”

    “怎会。妹妹宫里的宫女自然都是精挑细选的,你们要好好侍奉五公主。”

    这南宫云湘聪明的很,狐假虎威也是用到了极致……

    “三公主尽管放心,我等皆以五公主为尊,自然会精心侍奉。”

    “是…是……”安青的话让南宫云湘一愣,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奴才。度芊寒芜是宫里长大的,知道南宫云湘的厉害,可是安青不一样,虞妁是她看着长大的,谁对虞妁下手,就便是想夺安青的命。

    “公主该休息了,要是没事的话三公主请回吧。度芊寒芜,送三公主。”安青的话让南宫云湘没有反驳的余地,却仍旧陪着笑脸道,“是,你好好休息。那我便先走了~”随后被度芊和寒芜“送”了出去。

    南宫云湘走后,虞妁笑着说,“你倒是恨,想必咱又能安稳几天了。”安青替她整了整衣服,笑笑没说话。

    “度芊,把秋斓宫的宫女奴才都叫到正殿,我有事安排。”

    度芊应了一声往前殿走去。

    虞妁坐在正殿里,看着殿外整整齐齐的丫鬟奴才,着实有些恍惚。安青心里明白虞妁想什么,站在一旁的帘子后轻了咳一声拉回虞妁的思绪。

    “你们都是秋斓宫的老人了,一生碌碌都给了这皇城,我心知你们有怨有恨有不满,所以,今个儿我就问问可有不想留在秋斓宫的?若是有,就在度芊那儿领了银子,去内管另寻主子去。”虞妁的话一出,殿里顿时炸了锅,叽叽喳喳的揣测着公主的心思。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仍然没有人吱声。虞妁端起了茶,余光瞥见人群里一个瘦小的身影试图躲在人群后,虞妁哼笑了一声,低头吹了吹茶叶,浅尝了一口,说“既然无人想要离开,那我就直说了,你们日后以后也莫要起了邪念头,若是被我知道了,可不是打板子这么容易的了,嗯?”

    “奴才定当细心侍奉公主,绝无二心。”

    “这是安青,从今儿个起,就是秋斓宫的掌宫女,你们见她如同见我,可记住了?”

    “是~奴才参见安青姑姑。”

    众人高声答话,虞妁却发现人群中那瘦小的身影瞧瞧的想逃,冲寒芜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

    虞妁又吩咐了些琐事,便回了寝房歇息打扮,待到了时辰,去太后宫中用膳。

    大约一个时辰,逸风就带人在秋斓殿外等着了。

    虞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笑出了声。

    “公主因何发笑?”

    虞妁看了眼安青,笑道,“笑我为何生的如此倾国倾城。”

    安青笑着帮虞妁整了整衣服,“三皇子可等多时了,公主莫要再耽搁了。”

    “那便走吧。”虞妁收起了笑意,由安青搀扶着出了宫门!

    逸风本就等的心烦,当下看着虞妁出了宫门,自然是要出出怨气!

    “妁儿当真是大姑娘了,出个宫门也得是浓妆艳抹不是?可让哥哥一阵好等!”

    “三哥才等我这一会就不耐烦,若是成婚娶亲之时怎么办?话又说回来,三哥已满二八,却还没有婚配,莫不是就是这个原因?”虞妁掩面笑了起来,周遭的宫女奴才也都憋着笑意,逸风吃了鳖,有些恼,正要发作,手却被人握住,“三哥~若是再计较此事,咱们可就误了晚膳了!”虞妁给逸风找了个台阶,笑盈盈的拉着他上了撵。

    南逸风坐在车上,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却感受着自己手掌里的小手,柔若无骨,小小的,软软的......

    一路无话。

    “三皇子、五公主到!”

    “三皇子、五公主万吉!”

    逸风率先下了撵,又转过身去接虞妁,帐帘掀开的一刹那,仿佛仙子下凡,复杂的水袖服显得有些繁琐,虞妁却还是有条不紊的整理着,优雅从容的下了撵,扶上逸风伸出的手,行如清风的进了仪华宫!

    刚要进门,虞妁就听见了正殿里太后的笑声,

    “太后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喜事了?”虞妁也笑着进了门。

    “逸风、虞妁给太后母后请安。”虞妁和逸风款款的行了礼,才注意到太后身边坐着一名男子,男子年纪与逸风相仿,眉宇间透着一丝媚气,若是说南宫逸风长得俊美,那男子长得就是妖娆了!男子看他们二人进来,竟然冲南宫逸风抛了个媚眼,媚眼如丝,勾引心魄!

    虞妁暗自诽谤,表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太后,这位是?”

    “妁儿啊,这是狐若,是大司奉的爱子,刚从西域回来,你那日落水,便是他救你上来的!”

    虞妁有些疑惑,这大司奉她听说过,相当于国师,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不过,这大司奉都是没了根的,哪来的儿子?虞妁疑惑的看着狐若,后者察觉到了她的注视,竟然掩面笑了起来,吓得虞妁打了个哆嗦。

    只好硬着头皮,朝狐若行礼,“多谢司呈救命之恩,这些日子只顾着养病,还没来得及亲自登门道谢。”

    “公主客气了,举手之劳,举手之劳~”狐若掩面娇滴滴的笑着,那娇媚的模样,看的虞妁自愧不如!

    “三皇子,你莫是不记得人家了~”狐若扭着细腰,风情万种的来到逸风跟前,柔若无骨的贴在他身上。

    “没有,我怎么会忘了你!你不是入冬才回来吗?怎回来的这样早?”逸风的质问,惹得后者一脸的不悦。

    “哼,听这意思,三皇子是嫌我回来?还是说,三皇子,眼里只有妹妹,再容不下别人?”而后转身,佯装生气,道,“哼~若不是我早回来,你那宝贝妹妹只怕是早没命了!”

    南宫逸风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怔怔的立在那。

    “司呈此言差矣,三哥也是对司呈日夜思念,何来嫌弃之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若是嫌弃,怕是司呈在我南玄国是待不下去了。”虞妁面如春风,这盈盈的笑脸和这柔的像风一样的声音,怎么也让人恨不起来!

    狐若看了虞妁一眼,垂下眼帘,笑了起来。

    众人一团和气的用晚膳,皇上没来,倒是贤妃来凑了热闹,贤妃乃将门之女,虞妁倒是挺喜欢贤妃的直率爽朗!晚膳后虞妁给众人告了别,刚出宫门,狐若便追了上来。

    “公主!五公主万吉!”狐若魅声媚气的冲虞妁行了个礼,虞妁有些诧异,问道,“司呈有何事?”

    “到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过几日便是狩猎的好日子,臣想邀公主一同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