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天上人间会相见

    更新时间:2017-12-13 17:00:00本章字数:2980字

    正想着,门口响起了扣门声——三重两轻,是寇蛮,虞战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果真是寇蛮站在门口。

    “师父,累死我了。”寇蛮刚一进门就大口大口的喝水,虞战坐在她对面一脸笑意的问,“怎么样?翻墙好玩吧?”

    “行了行了,你下次可别蒙我了,说什么后院的墙最好翻,我差点没翻到隔壁他们家的茅房去!”寇蛮一脸委屈的控诉。

    “哈哈哈,那只能怪你自己,不知道早些时候看看?”虞战打趣道。

    “不过,师父,咱真不带忆华和忆兮?”寇蛮有些可惜的问。

    虞战听了她的话重重的叹了口气,“咱俩这一走,以后可就是风餐露宿了,咱们倒还不要紧,没必要连累人家两个姑娘,只要她们在南宫府一天,那些混蛋就不会把她们怎么样!”

    “那老爷要是知道咱俩丢了,那肯定也得连累她俩啊!”

    “你放心吧,我在屋里留了纸条,说明了事情的原委,爷爷不会迁怒她们的。”

    “高!那我以后得提防着你,免得被卖了还得替你数钱。”

    “得了吧,我想卖你,你都卖不出去。”虞战损了寇蛮一通,又回到了窗边看着繁华不已的街道。

    晌午,虞战和寇蛮还大大方方的在大堂里吃了饭,回了客房,虞战依旧是站在窗边一动不动,晚饭是让店小二送到了房里。

    就这样,两人除了吃饭就是站在窗边,在第三天的傍晚,虞战如常和寇蛮一起在房里吃饭,还没吃完,就听到了街上一阵嘈杂。

    几百人举着火把向城门跑去,步伐急迫,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寇蛮和虞战站在窗边看着这一切,寇蛮看着这大阵仗有些紧张,怯生生的问,“师父,这……”

    虞战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的大街,笑道,“终于发现了,现在府里一定很热闹!”

    南宫府

    前厅里,南宫沉阴着脸负手走了一趟又一趟,急切之心溢于言表,一旁坐着欧阳和奉之,两人亦是一脸焦急,奉之因急火攻心,休息不足,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

    地上奶妈家丁跪了一屋,浑身不住的颤栗着,低着头不敢看南宫沉。

    “老爷,前院没有小祖宗。”

    “老爷,后院也没有小祖宗。”

    “老爷,府里也没有那三个丫头。”

    “禀告寨主,三天前忆华和忆兮曾经出府一次,不知道小祖宗是不是那时候丢的。”

    “查!所有可疑的地方!查实禀告!”

    “老爷,小祖宗屋里的珠宝首饰和银子都没了!”奶妈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

    “这么多东西决不可能一次带走,她是早有预谋了……”

    “禀告寨主,三天前有人看见有马车从府里后门驶出。”

    “马车?马车往哪个方向去了!”南宫沉低声问道。

    “马…马车,三天前有九辆一模一样的马车从后门那条街上出城,东西南北哪个方向都有,根本无从查起啊!”

    南宫沉嘴角抽动,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终于在听到最后一声禀告后爆发了出来,将桌子上的茶杯茶具狠狠地摔在地上,怒吼道,“废物!一个个都是废物!活生生的人就这么不见了!四个人!四个!你们看门的都是瞎子吗!我养你们何用!”

    “爷爷。”南伯景刚进门就听到南宫沉暴怒的呵斥声,“爷爷,战儿丢了?”

    南宫沉背着身子没说话,一旁的欧阳苦笑道,“是啊,丢了……”

    “那……丢多久了?”

    “丢多久了?哈哈哈,丢多久了?”欧阳苍梧像是听到了非常可笑的笑话,“我怎知她丢多久了?想我欧阳一辈子运筹帷幄,没想到老了居然着了这丫头的道,连她何时丢的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南宫沉听了欧阳的话脸色更是难看的吓人,扭头怒斥道,“给我找!搜肠刮肚,掘地三尺!若是找不到她,你们都别活着回来!”

    众人被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前厅,仿佛身后有恶鬼强扑猛追。

    “爷爷息怒,说不定战儿只是出去玩玩,明天就会回来了。”南宫景在一旁劝慰道。

    “玩玩?她房里的金银首饰全都不见了你说她只是去玩玩?”南宫沉吼道。

    “太,太皇,咳咳咳……要不然···咱们先行回宫,再···再让陛下下旨全国搜查公主下落,如何?咳咳咳···”奉之在一旁,说几句话都气若游丝。

    “奉之说的有道理,不然,咱们就先回宫去吧!”欧阳也在一旁劝道。

    “给我找!找到虞战为止!”

    “可是,爷爷,咱们连她要去哪儿都不知道,怎么找?”

    南宫沉怔在原地没有说话,而后深深的叹了口气,“立马往宫里传消息,就说情况紧急,立马回宫!”

    南宫沉站在门口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天,心道,孤究竟做错了什么……

    夜深了,寇蛮回了房间睡觉,虞战仍旧站在窗前,看着戒严的大街,有些想笑,自己竟然玩过了一个老狐狸,可是,若是等老狐狸反应过来,那就不是报复这么简单了。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街上便躁动起来,南宫沉回宫!

    虞战披了件衣服站在窗边,看着慢慢行驶的御撵,竟有些庆幸坐在上边的不是自己,南宫沉阴着脸走在最前头,随后是南宫景和欧阳,让虞战吃惊的是,奉之的后边竟还跟着苑呈,爷爷要带苑呈回宫?苑呈在那地狱般的地方要怎么生存下去……

    虞战想着想着苦笑了一声,现在自己都居无定所,居然还有心思想别人?转身去隔壁叫了寇蛮起床,打算尾随南宫沉的仪仗队出城,两人正收拾着,门外响起了扣门声,两人对视一眼,警惕起来,寇蛮谨慎的打开门,门口站着的却是忆华和忆兮。

    “怎么是你们?”虞战也有些吃惊,疑惑的问。

    “小姐!”忆华和忆兮进了屋便跪了下来,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若是我姐妹二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打骂便是,为何不声不响的把我二人丢下!”

    “这,你们先起来!”虞战被她们哭的没了主意,“我们俩恐怕这一路上都得风餐露宿,实在是不忍心让你俩跟着我们受苦了!”

    “小姐,我命是你救的,你要是嫌我碍事,一刀剁了我便是!何苦这么为难!”忆华哽咽道。

    “忆华,你误会我了!这件事本就是我牵连你们,又怎么能让你们跟我受苦!”

    “小姐,我们不怕苦,你别扔下我们……”忆兮在一旁亦是哭的虞战心尖儿疼。

    “乖忆兮,不哭不哭了。”寇蛮看忆兮这样也心疼莫很,轻声哄道。

    “好,我带你们一起去,一起去,如何?”虞战最后实在无奈,败下阵来。

    “小姐说话算话,我们愿意跟着小姐吃苦受罪,无怨无悔。”

    “好,”虞战看着面前的三人,心里竟升起一丝感动,也亏得虞战今日的决定,才使得日后多次都可以平步青云,安然无恙……

    虞战简单的给她们二人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四人便尾随南宫沉的仪仗队出了城,虞战骑在马上望着远去的仗队有些感慨,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后会有期~”

    转头驾马而去,一路向北……

    虞战打算去汉宵之前先去一趟阜阳,替忆华忆兮报了仇,再把那害人的勾当给拆了再说,但也不忙,一路上走走停停,游山玩水~

    出城以后就是万顷绿林,林子里没有可以停留歇脚的地方,而且到了夜晚有野兽出没,所以四人决定日夜兼程,出了林子再找家客栈好好休息。

    四人快马加鞭从大道一旁绕行,先于仗队出林。在虞战等人出林子的第二天,仪仗才迟迟的从林子里出来,虞战又带寇蛮置等人办了些衣服和药材,甚至还在街边跟着人群一起观看仗队经过,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虞战也是切切实实的按这两句话做了……

    皇宫里

    坐落着一栋又一栋庄重又宏伟的宫殿,鎏光溢彩,金碧辉煌……

    百里风尘仆仆的站在宫门外,看着这皇城,一时间竟有些恍惚,是啊,阔别七年,又回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昂首阔步朝承乾殿走去。

    此时刚下早朝,文武百官络绎而出。百里目不斜视,大步流星的走到殿内,面带浅笑,嗓音温润如玉,“末将百里千川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正德帝一脸赞赏的看着百里,他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当年小小年纪跟太皇出宫,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句不满,也着实委屈他了,想到这,南宫文麟一脸疼惜道,“辛苦你了。”

    “多谢陛下体恤,末将能保护太皇是末将之幸!”百里宠辱不惊,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

    “你一路舟车劳顿,回去休息吧,若是有什么不习惯的的尽管告诉朕。”

    “是,末将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