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蓬山此去无多路

    更新时间:2017-12-17 20:17:47本章字数:3070字

    “好!哈哈哈,听侯爷如此思虑孤就安心了,也好让放心让战儿嫁进慕容家。”南宫沉开怀大笑道。

    慕容正猛的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南宫沉,就连南宫文麟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昨天不是说好送虞战前去联姻?慕容正结结巴巴的问,“臣,臣不明白您的意思,还请太皇明示。”

    “我与皇帝商议,已决意将虞战指给了百里,战儿现在已经算是你慕容家的儿媳妇了。”

    慕容正觉得眼前发黑,扭过头去不可置信的看着百里,百里一直低着头,没看他。

    南宫沉看着慕容正的反应,一脸的奸计得逞之意。

    “是,臣谢圣上赐婚。”慕容正此刻是欲哭无泪。娶这么个祖宗回家,若是三天两头失踪一次,只怕是离满门抄斩不远了!

    “传朕旨意,百里府全力配合查找公主的下落,”南宫沉厉声道,南宫文麟此刻也是万般无奈,转念又想,自己也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和太皇唱翻反调。

    话锋一转,南宫沉喜笑颜开,道,“这百里毕竟从百里府出来的,帮助搜查公主也是职责所在,所以,还是出些力的好。”

    “臣百里宏领旨,定当带领百里府众人仔细搜查公主下落。”百里宏心里暗暗叫苦,就知道逃不过,却不曾想这么快。

    “百里千川,身为战儿的未来夫婿,自然是要亲力亲为的,从明日起,立即带人寻找四公主,若是找不到公主,你也别回来了!”南宫文麟呵斥道。

    “是,臣一定不辱圣命,找到公主!”百里单膝行礼,心里也是暗赞南宫沉的计策妙绝。

    百里宏与慕容正一向不和,引得朝中大臣纷纷站队,朝中人心摇摆不定,现如今让这二人合力寻找虞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下了早朝,慕容正拖着步子出了承乾殿,百官蜂拥而上,喜贺道,“恭喜侯爷,待公主嫁进慕容家,侯爷可就真是圣上面前的红人了。”

    “哎,何止啊,这太皇对四公主宠爱之至,说不定,这赤北侯以后就是当朝重臣了。”

    “哈哈哈,是啊是啊,恭喜侯爷,贺喜侯爷啊……”

    “是啊是啊,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慕容正苦着脸应付,待众人散开,扭头看了看朝堂上的正大光明牌匾,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再怎么耍心机,也始终斗不过皇上……

    “侯爷,请留步。”

    慕容正听到有人呼唤,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苦笑道,“方大学士……”

    “侯爷客气,侯爷家喜事临门,为何愁眉苦脸啊?”方天正不解的问。

    “唉,大学士何必装糊涂,圣上的言外之意,你我又岂能不知?”

    方天正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道,“侯爷,此事既已至此,侯爷也只能听从圣命了。”

    “唉。”慕容正听他这么一说,也无奈得摇了摇头。

    “不过,侯爷,既然公主嫁入了慕容家,那王爷何不借此机会,彻底打压百里府,也好趁机立威,成为圣上的左膀右臂啊……”

    慕容正听他这么说,眼睛一亮,低声道,“大学士的意思是……”

    方天正面带笑意,摇了摇头,故作神秘道,“侯爷见经识经,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今晚鸿禧楼,不知大学士可否赏脸一聚?”

    “这……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方天正朝慕容正拱了拱手,出了承德殿。

    平阳侯府

    “什么?皇上指婚?”师太君有些吃惊,扭头看向瞿夫人,试探的问,“你看这……”

    瞿夫人低着头,轻声道,“既然是圣上指婚,那自然是要从的,公主是金枝玉叶,咱们家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太皇将四公主指婚给你,你回了家为何不曾提及?”慕容正看着一旁的百里,有些愠怒。

    “我为何要说?”百里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慕容正。

    “因为我是你爹!”慕容正德猛的拍着桌子,怒斥道。

    “我可认过?”百里依旧是不紧不慢,站起身朝师太君和瞿夫人行了礼,笑道,“我媳妇丢了,我若是不亲自去找,只怕是岳丈会生气。我先走了。”

    “你给我回来!”慕容正看着百里的背影怒吼,却并不奏效。

    “侯爷,侯爷!百里宏大人来了!”家丁叫着跑了进来,已经走到门口的百里也停下了脚步。

    “百里宏?”慕容正有些迟疑,转而厉声道,“让他进来。”

    百里也掉头回来,坐在一旁的排椅上。

    “平阳侯,本官冒昧来访,还望侯爷莫要怪罪。”百里宏喜笑颜开的朝慕容正德说。

    “大人言重了,不知大人前来,所为何事?”

    百里宏听完他的话扭头看向百里,道,“听闻赤北侯回来多日,一直未曾拜访,今日特来拜见。”

    百里抬眼看向他,冷笑道,“大人一向无利不起早,今日来找本侯,可是有什么好处?”

    师太君和瞿夫人听了他的话也吃了一惊,连连给他使眼色。

    百里宏则不怒反笑,“侯爷教训的是,是下官不才,下官今日是想来请示侯爷,百里府应派人去何处寻公主啊~”

    百里扭头看向慕容正,笑道,“圣上既已指定你们二人去找,那便是你们商量,本侯还有事,先走了。”

    百里宏看着他的背影,对慕容正德,“侯爷,依您之间,该当如何?”

    慕容正愣了愣,苦笑道,“我现在也是没有头绪,大人还是看着办的好。”

    百里宏失笑,“既然如此,本官就先告辞了,”

    话毕,百里宏掉头朝外走去,慕容正拱手道,“百里大人慢走。”

    “既然圣上已经指婚,那公主便是我慕容家的媳妇,应立刻派人前去寻找,务必要保证公主安全才是!”师太君道。 

    “这是自然,我还有事,你们不用等我用饭。”慕容正疾步出门,去了鸿禧楼……

    百里回府吩咐了随奴在琅京须注意的事项便回了房收拾行李。

    “侯爷,门外有人求见,”随奴道。

    “何人?”

    “他说是侯爷故人。”

    “故人?”百里皱了皱眉,心道,自己已离京多年,哪里还有什么故人,“你让他在正厅稍侯,我这就去。”

    百里大步流星,朝前厅走去。

    “不知是哪位故人?”百里站在厅前道。

    厅里站着一个身影稚嫩的男子,背对着百里。

    “青芽拜见师叔。”男子转过身,朝百里作揖行礼。

    百里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在武馆侍候师父那个后生。

    说是后生,也不过才小百里两三岁而已。

    “你来找我有何事?”

    “师公说师叔要出远门办事,不放心,便要我跟着。”青芽说。

    “师父?你跟着我又能帮上什么?”百里笑道。

    “此去前路漫漫,青芽可在路上与师叔作伴。”

    “即是师父让你来的,你便跟我去吧。”百里看他说话也机灵的很。便答应了下来。

    “你回武馆收拾行李便回府里来,明日一早便出发。”

    “师叔可还去看望师公一趟?”青芽问道。

    “师父?师父怎么了?”

    “师公已年逾花甲,身子也大不如前,大夫说,怕是没几日了……”青芽低着头,双眼含泪。

    “你且先回去,待晚一些随我一同回来。”

    青芽点了点头跑了出去,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百里心里有些憋闷,师父对自己有栽培养育之恩,自己也是师父最小的关门弟子,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师父殡天,只怕是自己会悔恨一辈子。

    待天色渐晚,百里来到门前,看了看四下无人,一个纵身飞到墙上,身轻如燕,不多时,便落在了武馆院内。

    轻车熟路的来到后院,推开房门。

    “师父,”百里四下看了看,轻呼一声。

    “我在这儿呢。”

    百里猛的转身,却见师父正容光焕发的站在自己身后。

    “师父你……”百里目瞪口呆的看着师父,道,“师、师父、您没事啊?”

    “臭小子!我能有什么事!”师父负着手坐到桌边,白了百里一眼,“这点小伎俩都看不破,怎么好意思说是我欧阳昌的徒弟!”

    “师父,那您是为何装病?您的腿没伤?”百里上下打量着师父,看起来,师父的气色和神态比壮年男子都要抖擞几分。

    “为师那是为了掩人耳目。”

    百里皱了皱眉,警惕的问,“掩人耳目?掩何人耳目?”

    “孩子。事情远比你想的要复杂,此事关系前朝恩怨,你此行务必要将虞战找回来!”

    “找虞战是一定,可是,为何关系前朝?”百里不解的问。

    欧阳昌叹了口气,“唉,此事说来话长,当年太皇称帝,灭了雪国,这雪国太后乃是太皇南宫君彦挚爱,只可惜因家族纷争卷进了这万丈宫墙,嫁给了已年近耳顺的雪帝,成婚第二年便守了寡,南宫君彦攻入雪城,亲眼看着慕容沫在他面前自尽,这虞战,便是前朝公主……”

    百里听的心惊胆战,久久不能平复……

    “师父,那依你之言,虞战便是他们用来复辟前朝的工具?”

    “这不是重点……”

    百里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其实,慕容沫并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