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生活中的一条狗

    更新时间:2017-11-09 15:04:07本章字数:3455字

    俗世凡尘,生于欢喜,死于哀愁;没有谁不想把生活过的像个神仙一样自由,但日月蹉跎,最终如数都毫无意料的把日子过成了狗。

    初秋的光线,以温暖的姿态透过道路两旁渐有些枯落的枫叶之间照在我跟姜凝的脚下。

    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两口看着她,问道:“你是不是跟我们公司的陈总上。床了?”

    姜凝面冷如霜的看着我,反问道:“徐子游,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轻轻抽搐了几下嘴角,随即直接将刚刚点燃的香烟踩灭在地,有些恼火道:“我们部门同事今天早晨看见你跟他在一起了,是从一个酒店出来的,谁知道你们在酒店里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姜凝愣了愣神,随即道:“从一个酒店出来就有见不得人的关系?我真怀疑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还是是怎么?”

    说罢后,姜凝又皱起眉头继续道:“徐子游,咱们公司业绩最近一直提不上去,你不去公司上班也就算了,成天芝麻大点儿小事儿你都非要折腾的死去活来,有意思吗?”

    “我爱折腾?”我自嘲似的扬起了嘴角,沉思了片刻,最终道:“从大学至今咱们已经认识五年了,算下来我也整整追了你至少将近三年的时间,在此期间,我都是任劳任怨,而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态度?三年时间,我几乎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浪费在了你的身上,我到底得到了什么?”

    说罢,我又继续道:“反正我不想再去追求一份未知的爱情了,现在只想知道,你他妈到底有没有像其他人说的那样跟陈总上过床?”

    姜凝紧紧咬着嘴唇,注视着我看了许久,才眺望着那朦胧而耀眼的阳光,对我说道:“在这个物欲横飞的世界里谈爱情太奢侈,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若认为有,那就有吧。而且我选择跟谁在一起那是我自己的自由,别忘了我们两个之间仅仅只是朋友而已,你没权利干预我的感情生活!”

    说罢后,姜凝抬起手看了看那块价值过万的浪琴时尚腕儿表,继续道:“我跟陈总约了工作要谈,先走了!”

    看着姜凝即将离去的背影,我忽然之间心生莫名的绞痛,其实这么些年里,虽说我跟姜凝始终没有贴上恋人的标签,但身为朋友的感情,却很牢固。

    当年大学毕业,我就随她选择了同一座城市郑州生活。

    平时偶尔会像恋人般约会看上一场电影或逛街,她也会因为精神奔溃时而抱着我哭诉自己的为难,说到底我们看似像是恋人,可实际上却从未正视关系牵过彼此的手。

    我跟姜凝有着太多的回忆,毕竟她终究是我几乎用尽三年时间去追求的女人,可是从今天开始,一切都只是过往云烟;身为男人,我拿起得起,就放的下,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

    尽管我是这么告诉自己,但看着她坚定离去的背影,自己心中多少还是会莫名的升起一些失落感,这么多年来我们的经历,一幕幕化为虚影漂浮在我的眼前,我此刻多么希望她能留下来给我解释清楚……

    解释为什么会跟陈总一起出现在酒店。

    可始终她也没有选择跟我多说半句,走的那么决然。

    看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最先忍不住的我下意识的开口叫住了她:“等等!”

    姜凝回头凝视着我,我则是有些心慌的看着她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踌躇半天,我最终从兜里拿出了用了似乎已经不下三年的黑色zippo打火机递到了她的面前,说道:“既然咱们只是朋友,那这只火机也是当年我生日时你送给我的,但现在我不需要了,还给你吧!”

    姜凝在沉默中始终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手中的打火机,大概三十秒左右的时间后,她转过身去,道:“我不抽烟,要这火机也没用,你若实在不想要就丢了吧,反正不值钱!”

    ……

    姜凝冷冰的语气宛若冻结了时间节点,我站在原地许久,直到她的身影逐渐消逝在这车水马龙的道路尽头,恍惚中似乎朦胧着一层灰色的光亮。

    其实姜凝说的没错,在这个趋炎附势的社会中,爱情过于卑微,所有女人在乎的只是被欲望延伸的需求,真情的纯粹,尤为一种嘲弄。

    紧紧握着手中的火机,更让我觉得心酸的是,我把这个火机视为生命,而在姜凝的眼中,却把一文不值,说的那么随意。

    想起这么些年来自己因为爱情的坚持沦为现实打磨的光影,我就愈发的憋屈,脑海中残缺的碎片无数次拼凑成一幅完整的画面,都是姜凝与那个男人缠。绵时的欲果刺眼的浮现在我面前。

    实际上以我跟姜凝一直僵持暧。昧不清的关系,早晚有一天都会因为各种琐事演变成导火索爆发,不论爱情或是友情,一个人无止境的坚持与付出,只不过是让这段感情走向黑洞的慢性死亡。

    ……

    不知在路边坐了多久,我终于起身,并随手打了辆车。

    大概经过二十分钟左右后的车程,我来到位于这座城市老城区一家名为“青年旅馆”的民谣酒吧。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略显文艺气息的泥土墙上别有一番独特的味道,我很庆幸至少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城市里,至少还能寻到一个把心安置的角落。

    陈北放下手中的吉他拎着瓶啤酒来到我的面前,笑了笑道:“徐哥,几天没来照顾我生意了吧?”

    陈北是我认识为数不多脾气比较怪异的一个哥们儿,当时他也是来到这座城市一无所有,但愣是借着高利贷开的这家民谣酒吧,还跟我说是为了什么信仰:宁愿耗尽所有,也得等到那个曾经跟他有过一夜。情,最后却不知所踪的女子。

    在我看来,人是要有信仰,但等个炮。友,简直就是扯淡。

    不过说到他的爱情史,多少让我觉得啼笑皆非,不过只是在酒吧里上了一个互不相识的女人,他却身怀亏欠之心甘于守候重逢,他说他觉得他的爱情终于有一天还会邂逅在这里。所以就直接留在了这儿;一晃就是三年,我很钦佩他,没几个人做生意赚的钱都是用来拿去还利息的,他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钱包中拿出了一块钱纸币拍在吧台上,随即给自己点上香烟,道:“给我来一杯你二大爷!”

    陈北笑了笑,从我的手中抢走那一块钱,紧接着招呼服务员给我搬来了一箱百威,道:“全是我二大爷,能喝多少算我的!”

    我在沉默中接连抽着香烟。

    这时陈北将自己手中的香烟放在嘴中,主动给我打开了一瓶啤酒递到了我的面前,试探性的说道:“又因为你们家那个认识五年却被你追了三年,从大学缠到现在都不同意做你女朋友的姜凝吧?”

    我用力的抽了几口香烟,随后拿起啤酒就是一饮而尽,道:“别提她,烦。”

    “决裂了?”

    “妈的,听说她跟我们公司领导上。床了,同事都知道我喜欢她,今儿都看到他俩早上从酒店一起出来了,就算我欺骗自己不去相信,你觉得可能吗?”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边的酒液,有些蛋疼的说道。

    陈北很是诧异道:“真的假的?看着她可不太像是那种随意的女人!””

    我有些厌烦道:“你见哪个女神是对屌丝随意的?反正这一次我跟她算是彻底掰了,以后我要是再厚着脸皮找她,我他妈就是条狗!”

    “爱情,要么让人沉浸在幸福的河流之中醉生梦死,要么让人沉沦在痛苦的沙漠里痛不欲生……有时候我们揶揄自己像一条狗,实际上狗比我们活的明朗多了,至少狗能随意到街上找个伴侣生子,而我们却不能。”

    陈北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最终无奈的笑了笑,随即道:“算了,先别谈狗了,反正你本身就是一条单身狗。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手机丢了?”

    “丢手机?”

    我瞪着陈北,随后下意识的一摸口袋,这才回过神来,于是赶紧放下手中的啤酒,道:“操,刚才下出租车付钱时把手机放腿上,结果起身给弄车里了!”

    这时陈北一脸嘲喜的姿态把自己的手机给放在我的面前,指着屏幕道:“看吧,人家现在发消息到我这儿,说让你带五千块钱去一家叫‘一梦,似水年华’的咖啡店换手机来着……不是我说你,你这什么毛病,你自己的手机从来都不带上锁的?这么轻易就被破解了……”

    我心底一颠,当即明白自己这是被人讹上了。

    于是拎着一只空酒瓶到吧台处用旧报纸给包了起来,便对陈北说道:“你先忙着,我去会会那个傻逼!”

    “先别急。”陈北赶紧拉住了我,随后又翻了翻手机,对我说道:“人家短信里又说了,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短袖,褐黄色长发!重点是这褐黄色长发……是个女生来着……”

    我诧异的看了看陈北,最终放下了手中的酒瓶,道:“草,真是社会的悲哀,现在女生都这么没节操了啊。”

    “不过这女生还挺聪明的,依她约你去咖啡店这种公共场合来看,就是打定了你不敢当众怎么着她。但也真敢要,就你那多少年前都被淘汰的4S破手机也能要个五千块钱,卖火车站去一百估计都没人要。”

    我瞪了陈北一眼,随后直接将他的钱包从身上搜刮出来,紧接着将里面的两千多现金全拿出来了,道:“这些先借着……别说五千,就是一万今儿这手机我也得拿回来。”

    身后传来陈北的谩骂声:“值不值啊,你他妈都欠我两万多块钱了。”

    我迈着飞速的步伐朝着酒吧外跑去。

    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最清楚,我之所以如此在意那个手机,并不是在于这个手机的价值,而是因为手机的里面保存着的,有我跟姜凝这么些年相处所有不可抹灭的记忆罢了。

    (新书首发,欢迎新老读者追读,每天稳定两更,不定时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