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看着她离开

    更新时间:2017-11-09 15:06:36本章字数:2496字

    此时我的心情犹如海面上的波澜起伏不定,本来我正愁找不到这个讹我钱的女生,如今她却主动给我发来了短信,这让我不得不带着糟糕的情绪掐灭了香烟给她回去电话。

    电话中迟迟没人接通,在我打了第三遍时,女生又给我发来了消息,说道:“你怎么那么小气,说了还你就会还你,最迟这两天我就还你的钱!”

    “妈的!”看完女生发来的消息,我下意识的爆粗口暗自骂了一声,紧接着又赶紧给她回消息过去道:“那些钱老子就当是出去找个小姐消费了,你他妈把我手机里删除的那些照片都还给我。”

    “这么在意那些照片干嘛?”

    我现在十分确定她应该是看过了我跟姜凝的一些聊天截图,虽然很愤怒,但也只能无奈的隔着屏幕咬牙切齿,道:“跟你有关系吗?”

    “你要这么说,本来跟我是没什么关系,但就是现在占着我电脑内存了,如果你再对我凶一点儿,没准我一生气就直接把这些照片给误删了,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被女生的短信气的愤怒无比,道:“我真怀疑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我就是有病,你有药吗?”

    跟这女生又聊了几句没有涵养的话,她便声称自己有事儿要去处理,所以直接终止了我跟她之间的沟通;此时我看着那些短信的内容,只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神经病,否则正常的女人谁能干出来这种没有道德的事情来。

    站在一条旧民房的屋檐下,冷风夹杂着潮湿的空气吹在我的脸上,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伸手接了些顺着屋檐流淌下来的雨水,才发觉自己在这个城市打拼几年,到最后除了一个即将与自己决裂的姜凝之外,留下来的只不过是无尽迷途的孤独。

    ……

    我所住的房子是位于汝河路上一个仅有几座五层旧楼房拼成的小区,我所住的位于顶楼。

    才走到楼下时,就碰巧房东以一副轻松的姿态从楼道的院子走了出来,只是不知今天他吃错了什么药,居然主动跟我的打了个招呼。

    带着满嘴地方腔调的普通话,道:“小徐,今儿怎么下班这么晚呀?”

    房东是一个平时几乎不会主动跟我打招呼很小气的人,主要也是我时常拖欠他的房租,反正我不太喜欢他这种市侩的小人,所以简单的随便答复了几句,便很快往自己的家中走去。

    屋内客厅,暖黄色的灯线下,姜凝似乎刚送走房东般,以至于自己还站在客厅的门边没来及回自己的房间。

    其实我跟姜凝的关系有些复杂,从当年在这座城市留了下来时我们便合租在了一起,只不过从前住的是城中村,现在搬进了旧楼房里而已,这一住,就是三年。

    当然,这快三年的时间里还包含着从最开始我们站在同一个起点上,到现在她升为公司部门销售总监,而我却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楼盘营销部策划员。

    ……

    在外面略带着潮湿的空气中,我们注目相互对视了几秒钟,最终她很快选择了走回自己的屋内。

    经历过今天下午发生的那件事情,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破碎的玻璃,就算粘好也不可能完善成最初的模样。

    不过渐渐的我总算是明白房东为什么会给我好脸色了,结果无疑是姜凝又帮我垫付了这个月的房租,否则以房东这种市侩的小人,是不可能跟我这个拖欠房租的穷逼多废话的。

    站在客厅纠结了半天,即便我因为下午的事情还很耿耿于怀,但最终还是选择上楼走进了姜凝的屋内。

    依靠在门边,看着正坐在书桌前用电脑忙于工作的她,我轻轻咳嗽了一声以便于打破这种僵局。

    思虑一会儿后,这才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抽着开口对姜凝的背影说道:“这个月房租包括上个月的都算我先欠你的,等这几天我找到合适的房子就搬出去,房租费下个月发工资了一块还你!”

    姜凝愣了愣神,随即面不改色的坐在电脑桌前低头修改着文案,冷声道:“不用你搬了,我房间的东西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晚上就能搬走。”

    我本能的呆滞了片刻,但在下一刻便看到了她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大概也明白了其缘由,于是抽了两口香烟后,又对她说道:“反正陈总是比我有钱,人家住的别墅自然要比我这十九、二十世纪初的小两房舒适多了,但房租是你交的,要走也应该是我走才对!”

    “房租算你欠我的,到时还我就行!”

    姜凝冷着脸没再多言语,简单的收拾好桌子上的文案后,拉着自己的一个行李箱就绕开了我,步履阑珊的拎着行李箱朝客厅走去。

    直走到她的身影快要消失时,她停下了脚步回头凝视着我,许久,才道:“徐子游,我希望有那么一天,你能别这么孩子气!”

    姜凝离去的房内,留下的只是轻柔的暗黄色灯光,夹杂着我指尖缭绕的烟雾,形成了复杂的情绪在自己的鼻尖。

    她就这么走了,走的有点出乎我的意外,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我们曾经一起共同生活过快三年的地方,而如今……

    看着姜凝早已离去的背影,我心中很不是滋味,可那句憋在心口的挽留,始终也未能说出口。

    我习惯性的走到了天台的青瓦之上坐了下来,吹着初秋的夜风,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吐着烟圈,然后在烟圈的中间眺望着夜色下那些枯黄的光线与万家灯火。

    有些疲乏的我,好似透过白色的烟雾与灯火之间我感受到了整个世界的千姿百态,但在这千姿百态中无处不都充满着欲望的气息,让我反感,却又无可奈何。

    意识的模糊中,我用力的思考着爱情,所谓爱情到底是什么?

    记忆的深处,那抹带着血印的伤疤被揭开,我又一次的想起了当年那个说要陪我走到繁华尽头的女人。

    至少我也曾经拥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我们有过一些美好的记忆,只是后来终究败给了现实。

    分手那天,我们站在火车站台前,她问我:“子游,你爱我吗?”

    我点头道:“爱!”

    她又道:“但我妈说你要在南京买得起房子我才能嫁给你。”

    “哦!”

    我简单回应了一个字,随即便选择了沉默,然后看着她冷漠的神态。

    那一天,她走的很决然,而我也没有挽留,如同今天的姜凝一样。

    有些时候不是我不愿意去争取,而是生活在底层社会挣扎着的我,似乎已经失去了收获爱情的资格。

    每当我从记忆的撕扯中想起那个所谓的前女友,我的内心深处总是牵扯出万般的纠结,浮躁的情绪久久不能平息。

    安静的闭上了眼睛,我渐渐有些不太愿意去思考那些爱情中的是是非非,于是任由指尖的香烟在我手中燃烧着,恨不得它烧尽这些刺眼的万家灯火。

    ……

    次日,我拖着疲乏的身子照常上班,直到快要临近下班时间时,我放在办公桌面前的手机忽然之间响了起来。

    当我拿起手机时,这才发觉又是那个敲诈我的女生给我发来的消息,对我说道:“喂,能不能再借我点儿钱,明天我连本带利双倍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