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职场规则

    更新时间:2017-11-23 23:25:41本章字数:2096字

    本来当唐晚秋跟我提起姜凝的时候,我心底本能的还是稍微胆颤了一下,毕竟在姜凝的面前,我是默认了她是我女朋友的事实,而这一切她还完全不知道。

    不过以她的智商,似乎还没从刚才姜凝的话语中意识到这些,这又让我瞬间松了口气。

    于是撇嘴道:“你少往自己身上贴金了啊,你跟她没法比!”

    唐晚秋气呼呼的看着我:“你个臭不要脸的,你说谁跟她没法比?”

    我不甘示弱,道:“就你这德行,完全不懂得何为淑女形象,这要是在古代,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姿态,伤风败俗,怕是早晚要被浸猪笼的!”

    “你……”

    唐晚秋气急败坏,眼角微红,瞪了我半天也没说一句话,最终,她起身便用力的在我脚尖上恶狠狠的踩了一脚,随后拎着自己的挎包就径直朝酒吧门口走去。

    看着唐晚秋的身影也逐渐随着姜凝离去之后离开,我使劲给了她一个白眼。

    这时离兮来到我的面前,笑了笑,说道:“你这么说晚秋,就不怕她生气呀!”

    我看着离兮,摇头道:“就她这么个疯丫头跟神经病似的,你说她要是有你这么一半的端庄得体,是非懂轻重,我犯得着招惹她么!”

    离兮无语道:“我怎么觉得你夸人跟骂人似的!”

    我看了一眼刚刚离去的唐晚秋,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多少还有些生气,不过又想起她离去时瞪我的眼神,最终,我渐渐意识到自己对她说的话似乎过于难听了一些,不管怎么说,带着偏激的语气这么去说一个女生,都不是那么的合适。

    尽管她打扰了我跟姜凝的相处时间,可实际上我跟姜凝还有可能会产生友情之外的东西吗?恐怕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但就算如此,我也并不打算跟唐晚秋认错,她就算昨天再有急事儿,总归洗脱不掉她把我丢在开封的事实。

    ……

    一天过后,经过接近一个礼拜的时间筹备,今天就该姜凝她们销售部正式执行上面给他们的销售任务了,我作为这个活动的营销策划,所以带着整个组跟随销售部一起执行,好及时做出应变方案。

    售楼大厅,销售同事忙得几乎午饭都顾不得吃,姜凝同样进出于售楼大厅以及各办公室之间。

    任何一个销售行业,都是一个捞金的行业,特别是做售楼这一行业,有时候一个月卖一套房子,基本上可以养活自己保证至少两个月左右不开单,但这一行业也是最辛苦疲累的,不仅要跟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还得想尽一切办法讨好客户;姜凝正是从这一职业走出来的人,所以我看的特别透彻。

    我在办公室看完实时销售数据,这时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喧哗。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本能的打算朝外走去看看情况,这时一个同事进来说有人找我。

    带着困惑,我走了出去,只见前天我在街上所遇到的那个大爷,跟一个销售部的小伙子吵了起来。

    我见状赶忙过去调解,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够,我大概听完大爷的话,才明白在前天他跟姜凝取得联系后,姜凝答应给他一定的优惠程度,这一切都没问题。

    但今天签单的时候,他知道销售卖出去一套房子可以拿不少的提成,因为主要是通过我他才买的上这边的房子,就想让这笔销售提成算在我头上;但人家销售小伙子忙前忙后给他服务了一整个上午,自然不会同意的,这才闹了这场矛盾。

    我哭笑不得的跟他解释了半天,不管怎么说,抢单,这在我们职场上是最忌讳的一件事情,虽然我不否认卖出去这一套房子可以拿到一笔不小的提成分红,但职场有职场的规则,谁也不能打破,我也不屑于去争抢这个。

    不过解决完这件事情后,姜凝便把我叫到了她的临时办公室,看了看我后,开口道:“子游……”

    我给自己点了根香烟,随即打断了她的话,道:“我知道你肯定怀疑我故意抢你们销售部的单,职场的规矩我懂,我只说一句没有,你爱信不信!”

    姜凝愣了愣,随即看了我一眼,继续道:“我没有怀疑你什么,你的为人我比谁都清楚,叫你来,主要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我撇嘴狐疑的看着她:“什么事儿!”

    姜凝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下午三点,我们公司新调来的郁总会准时到高铁站,她目前只通知了我自己,但我暂时这边走不开,所以想请你代我去一趟!”

    我皱眉头:“你这边不去,似乎不太好吧!”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了什么,新来的郁总之所以赶到这个时候来,并且只通知了姜凝一个人,就已经说明了她的意思。

    试想姜凝如果去高铁站,那么离开的这段时间,今天的活动将会出现短暂性的断接,毕竟这边的很多程序都需要她来处理,但如果她不去,那么就是对于这个郁总的不尊重。

    这是那个新来的郁总走的一步棋子,但为什么公司那么多人,她偏偏就跟姜凝过不去呢?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姜凝跟之前陈总的一种关系吗?估计多半也是因为如此,要知道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派系,稍微站错了立场,一不小心就失去了一切。

    姜凝此时处于一个极度为难的状态。

    眼下,姜凝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对策,也不至于让我过去代她。

    简单的思考了几秒钟后,我答应了姜凝的请求。

    并在随后的时间,我直接给唐晚秋打去了一个电话,为了怕这个所谓的郁总没事儿找事儿,我最好是从唐晚秋那里借用一下她的保时捷Panamera……

    接通了电话后,唐晚秋语气并不太好的问我:“给我打电话干什么,王八蛋!”

    我一愣,刚想问她为什么骂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前天好像才跟她闹了矛盾,只不过这两天因为没咋联系,所以一时间忘了这事儿。

    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眼下似乎如果我再想问她借车的话,估计有点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