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更新时间:2017-11-24 15:57:01本章字数:2252字

    不过就算我已经知道自己得罪了她,但终归还是要开口问她借下车的,毕竟我就认识她这么一个开豪车的人,也算是为了帮姜凝而拉下的面子。

    思虑了片刻后,我有些尴尬的开了口,问道:“那个啥……你现在忙不忙?”

    “有事儿吗?”唐晚秋语气不悦的质问我说道。

    “其实也没啥……!”

    我话还没说完,她就直接打断我的话,道:“没啥那就挂了!”

    “靠……又不浪费你电话费,聊五毛钱的咋了!”

    “呵呵,你不是说我不如你的女神端庄,不如你的女神漂亮,不如你的女神成熟稳重吗?还说我不能跟她比较,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我凭什么跟你多说废话!”

    “我只是说你不太安静,哪里说你不如姜凝漂亮了,其实你长得底子还是不错的,就是以后记得尽量化淡妆,显得自然一些!”

    “滚,我爱咋咋地,你管不着!”

    “我也没想管你啊!”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又道:“其实你很漂亮,也比较善良的,就拿前两天来说,你一定心里过意不去,所以特地一大早开车去开封接我的不是嘛……有些事儿我记在心里,只是没说出口而已,你很有女神范儿!”

    “果不其然,离兮说你夸人跟骂人似的一点儿没错!”唐晚秋呛了我一句,片刻后语气终于稍微温柔了一些,但也仅仅只是相比较她刚才的态度而已,对我说道:“你找我什么事儿,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跟你叽叽歪歪的。”

    “我知道,您贵人日理万机,岂能是我凡夫俗子能比的……”

    “少骂人了,说正事儿!”

    “嗯,那就说正事,那个……我想一会儿借你的车用一下!”

    “借我的车?polo吗?”

    “保时捷!!!”

    “哦,那保时捷不是我的,不过你想用的话,等下去我朋友那里取,我没在郑州!”

    我没问她那辆保时捷为什么不是她的,而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不在郑州你在哪儿?”

    “管我在哪儿,取你的车去就行了!”

    说罢,她又道:“等下我把朋友的联系方式发给你,你打个电话过去,就说我让你给她打的电话就行了!”

    “行,回头等你回来请你吃饭!”

    电话里传来一阵挂断的声音。

    我看着手机,无奈的耸肩,好在也算是从唐晚秋这顺利借来了车,事实证明,女人,只要你肯哄,似乎也没啥过不去的坎儿,要知道我前两天也算是把她损的够难听的了。

    可为什么偏偏有些女人就不能哄呢?比如姜凝……

    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然后坐在长椅上一口接着一口的吐着烟雾,在郑州可是很难看的这类似云南那边的天空的,所以我忍不住就坐在了这里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夹杂着香烟的弥漫,好似一切再糟糕的心情,也都不那么糟糕了。

    手机上,唐晚秋给我发来了她朋友的手机名片,是一个叫“江河”的男人名字。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这个名字,我瞬间又困惑起唐晚秋的身份起来,本来我一直以为这辆保时捷是她自己的,所以把她当做是一个富家千金,但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有些头疼,直到连续抽了两根香烟,我最终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不给这个男人去打电话,如果车是唐晚秋的倒还好说,但这车终究也是她朋友的,还是个男人,我要是再借车,就有点儿说不太过去。

    不说其他,就单说假如有点磕磕碰碰,我这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凭什么去赔人家?

    也或许,是我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吧……

    回到售楼部,我直接问姜凝拿了她的那辆大众CC的车钥匙,准备就用这台车去接我们新公司的女总裁,郁总。

    可当我开着车子走在去往高铁站的路上时,看着周围来来回回穿梭而过的车流,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买不起车,买不起房,连借车,都显得那么卑微……是的,我说到底,还是弯不下自己的腰,在其他男人面前!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我宁可相信这台保时捷是唐晚秋的……

    收拾好这些乱七八糟的怪情绪,我终于抵达了高铁站,然后停好车子便去了一楼的到达出口处。

    按照姜凝给我提供的信息,我来到那趟从济南开往郑州的到达出口,看了看时间刚好马上三点。

    随着广播的提示声音响起,紧接着出口处便开始有一些拥挤的人往外走来,我掏出手机便赶紧给郁总打电话,但电话里迟迟没有人接通,这让我很困惑。

    就在我拿着手机又打了四五遍郁总的手机后,在我的身后,唐晚秋突然“蹭”的一下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戴着一顶游戏的提莫款帽子,开心中带着一丝不悦,说道:“喂,王八蛋……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从济南回郑州的呀,是不是江河跟你说的?”

    我被唐晚秋突然的出现,差点没把手机给吓得摔倒地上,无语了半天,才看着她,说道:“你也是从济南赶来的啊?”

    “废话,你不知道会来接我吗?”

    “……”

    我有些头疼的摸了摸后脑勺,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是来办事儿的!”

    “办正事?”唐晚秋似乎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脸色当即变了变,冷声道:“不是来接我,你来干嘛的?”

    我头皮发麻,道:“接公司领导……”

    唐晚秋气呼呼的瞪着一双大眼睛看我,加上她头上戴着的这顶很可爱风的帽子,就算她是在生气,其实也不那么让人觉得可怕。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看,发觉是姜凝给我打来的电话,于是赶忙接通。

    电话中,姜凝告诉我,郁总坐的实际是两点半到达的车程,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公司售楼部那边了。

    我有些无语,但也开始冒起了虚汗,这个所谓的郁总真是太不简单了,说是告诉姜凝三点到,幸亏姜凝没有赶来,否则如果她两点半到了以后就去了售楼部那边见不到姜凝,肯定会给姜凝置一堆罪名出来,相比较“弄混乱”她的到达时间,后者更加严重。

    我交待姜凝小心应对那个郁总后,就很快挂断了电话。

    看着眼前唐晚秋拉着行李箱,一副委屈的姿态,我撇了撇嘴,笑着说道:“行了大姐,别生气,我其实这趟来,主要就是接你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