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台球厅的争执

    更新时间:2017-11-26 22:04:35本章字数:2154字

    晚上的时候,姜凝因为还有很多事儿要处理,我倒是下了班。

    回到自己的家中本来打算随便吃点泡面就算对付一下晚饭,但有几天没联系过的叶生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约着一起去打几杆台球顺便吃点儿。

    打台球是我们从大学时期就习惯的一种休闲方式,即便是工作以后,周六周末闲下来还是会玩上一会儿的。

    我想了想便答应叶生提议,这时他又对我说道:“姜凝在干嘛,你是不是要把她叫着一起去?”

    或许在以前,我可能会询问一下姜凝要不要去,但现在且不谈她工作的原因是否忙碌,自从她默认了跟陈总的关系以后,除了工作时间外,任何一次私下的相处,都会让我觉得心中很不是滋味。

    虽然说经过这些天的适应之后,我们渐渐少了一些刚开始的尴尬,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不能够放下一些事情。

    “姜凝这两天比较忙,应该去不了!”我撇了撇嘴如实回答道。

    叶生“嗯”了一声,随即道:“行吧,那老地方等你!”

    “二十分钟后见!”

    “嗯!”

    挂断电话,我就准备着打算去我们经常去的一家台球厅找叶生。

    大概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来到了台球厅。

    叶生已经开好了桌台,此时正与以前我在酒吧见过几次的一个美女打了一圈,见我到来,他丢给了我一根球杆,然后让那个美女撤了下来。

    刚打两圈,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下午才从山东赶回郑州的唐晚秋打来的。

    我给了叶生一个稍等的手势,随即就接通了她的电话。

    “喂,王八蛋在干什么……”

    我才接通唐晚秋的电话,她就不遮不掩的骂了我一句。

    我撇嘴,有些不耐烦,道:“你是不是早上出门没刷牙啊!”

    “叫一句你的外号干嘛这么生气!”

    “啥事儿?”

    “刚写完稿子,在酒店有点儿无聊,你来接我顺便带我出去转转!”

    “忙着呢,你不会找你其他朋友吗?”

    “我在郑州认识的人里面,就你最闲!”

    “你能不能别损人?”

    唐晚秋在电话那头笑了笑,随即道:“算了,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打台球,微信发你位置,不过你来了,我可没时间跟你疯的啊!”

    “嗯!”

    我这时忽然想起来了今天下午跟姜凝讨论我们公司新来那个姓唐的女总裁,本想旁敲侧击的试探性的问一下会不会是她,但我才准备说出口,电话那头唐晚秋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上被唐晚秋挂断的记录,最终摇了摇头,直接把手机放回到口袋中去。

    没等太久的时间,我跟叶生又打了两三局左右,唐晚秋戴着那款绿色的卡通提莫帽子来到了台球厅里,即便是在这个来回进出很多美女的会所,她的出现,依旧成为了绝大多数男人的焦点。

    叶生也不外如是,看着她半天,才长大了嘴巴,道:“不是,这个妹子不是那天在酒吧开保时捷的妹子吗?”

    唐晚秋走到我们的台球桌前,把自己斜跨的包往我身上一扔,便抢过去了我的台球杆,不冷不淡的呛了叶生一句:“谁是你妹子,少跟我乱认亲戚!”

    叶生一阵窘迫的看着握,倒是他身边的另一个女人看不惯了唐晚秋傲娇的自我脾气,回声道:“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不过也是coco酒吧出来的一个小太妹而已!”

    唐晚秋把球杆一放,怒道:“你算哪根葱,不伦不类的,我说话轮的着你插话吗?”

    叶生带来的女人一听唐晚秋说话的态度,顿时更不依不挠起来,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真当我没在coco酒吧见过你是吗?混酒吧的,谁敢说自己是干净的!”

    唐晚秋眉头一皱:“我就算再喜欢去酒吧,但至少也懂得洁身自爱,总比你这种捡个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的男人还护主心切强,贱!”

    “你……”

    “我怎么我?”

    见唐晚秋上前两步,我赶紧冲过去挡在了两个女人之间,然后又给叶生一个眼神示意,他也及时拉住了另外一个女人。

    此时毫无疑问最无语的就是我了,本来以为唐晚秋过来也就因为无聊,等她发现这边比她在酒店更无聊以后就会主动离开,但谁曾想到这才来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大有准备跟人动手的打算!

    我一边护住唐晚秋,一边皱着眉头对她说道:“我的大小姐,出门在外,都是朋友,你能不能安静的在边上坐一会儿?”

    我没说这话倒还好,说罢之后,她用力的在我脚上踩了一下,道:“我也是来打台球的,凭什么让我坐着!”

    我被唐晚秋一脚给踩的,当即咧着嘴。

    这时叶生接话道:“行啊,既然你说你也是打台球的,那咱俩就来几把,三局两胜,你要是输了就乖乖的跟我认个错道歉,怎么样?”

    我虽然脚下很疼,但见叶生插手这事儿,顿时撇嘴,道:“不是……人他妈俩女人闹矛盾,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管什么闲事儿?”

    叶生一副认真的姿态,道:“操,谁他妈出来不是消遣心情的,平白无故的挨一顿骂,我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刚好老子正烦着。”

    顿了顿,他又对唐晚秋说道:“不过你要是技术不行,就让徐子游替你来打一样,或者现在跟我们认个错,我不跟你计较那么多。”

    我看了看唐晚秋,刚准备劝她别跟叶生一般见识,但不料她拿起球杆,便道:“来啊,谁怕谁,我条件不高,如果你要是输了的话,从此以后你见我就要叫我一声唐姐姐,怎么样?”

    “呵呵……”叶生冷笑两声,道:“在这家台球厅,我真就没见过谁敢说让我输的!”

    “只能说明比你菜的大有人在,并不能说明你有多厉害!”

    我无奈的看着唐晚秋,其实不夸张的说,叶生的技术确实很牛逼,甚至经常代替这家台球厅去打比赛,他的多半生活费用也都是靠赌台球赢来的,而即便唐晚秋会玩一点儿,但在他面前真的是只有初中生的水平。

    可眼下,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又谁都不肯让步,着实让我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