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不对等的社会

    更新时间:2017-11-27 22:32:13本章字数:2105字

    对此她也并不规避,直接回复我说道:“这很奇怪么,这年头谁还能没个困难的时候呀,是不是?”

    我笑了笑:“这倒也是,不过我觉得你虽然有时候蛮不讲理,但关键时刻还是挺仗义的。”

    “人在江湖,我唐姐姐的名号不是吹的!”

    “……”

    唐晚秋走后,我也离开了面馆,而是就近直接去到了一个ATM取款机,然后一共取了她三千块钱,加上我已经拿了的两千现金,刚好五千!

    不过不得不说,通过这件事情,让我对这个不良少女唐晚秋印象稍微改变了一些,虽然我们两个之间的确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当我问她借钱的时候,她几乎没有犹豫就借给了我。

    要知道现如今这个社会,最怕面对的就是人心,哪怕再亲的兄弟,涉及到利益方面,也都会因此反目成仇,没有谁愿意借钱给一个才认识不到半个月的人。

    但反之又想,不管怎么说我当时好歹也算是帮过唐晚秋一次,何况她不光知道我的住处,还知道我上班的公司地址,仅仅五千块钱,没必要搞的我公司都混不下去。

    手中拿着厚厚的一打人民币,我忽然间的想到了唐晚秋似乎很随意的跟我说,她的银行卡每天限额只能取两万元钱,那么也就是说……她的卡上应该远远不止这些钱?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的点击了一下她卡内的查看余额,当我看到显示在屏幕上的一些数字以后,我几乎傻了眼儿!

    这个银行卡上,居然有两百多万的存款!

    我不由得下意识的心底猛地一颤,长这么大来,除了在销售部姜凝那边见到一些客户转账,这便是我见到最多的金钱,虽然没有现金带给我的视觉冲击力震撼,但也足够让我哑口无言!

    “两百多万……这丫头这么有钱?”

    我本能的咽了咽口水,随即赶紧将这张银行卡取了出来,我很担心自己一时半会儿没忍住,万一要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那就遭罪了,试问两百多万,谁不眼红?

    不过这终究不是我的钱,我也做不到去因为金钱,而违反法律,违背自己的道德底线,这也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回到家中以后,我躺在露台上的掉以上,看着眼前夜空中的一片虚妄,心里许久都没回过神来,我本来以为姜凝在我的生活圈,就已经是对我最大打击,可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却是给了我更多的压力。

    多少人拼死拼活一辈子,才能勉勉强强付个首付买套房,而唐晚秋也就才二十来岁,卡上存款就已经多到我这辈子都无法累积的程度,我有点无语……

    揭开了一罐啤酒,我看着身边那些正在生长的花草,不仅感叹,有时候人这一辈子,还不如做个植物呢?

    我无奈的笑着。

    次日,我一大早就来到了售楼部那边继续配合公司销售部的活动,只是我才刚来到活动现场,就看到了姜凝的身影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正在熟睡着,仅仅只是盖了一件外套在身上。

    这让我马上皱起眉头,于是提着手提包来到姜凝的面前,看样子她应该昨晚就在这睡的,我本想叫醒她,可走到她身边时,又停止了叫醒她的冲动。

    直到办公室里来了一个她的助理,我这才小声提示她不要惊醒了姜凝。

    她助理看了看我,小声的说道:“姜凝姐昨晚又在办公室睡的呀?”

    我撇了撇嘴,道:“她之前也在办公室睡吗?”

    助理点头,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她都是在办公室里休息的,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就算赚钱再要紧,那也总不能累坏了身子呀……”

    我朝姜凝看了看,顿时心中开始困惑起来,于是接着问道:“她什么时候开始在办公室里休息的?”

    “忘了,差不多也有一个礼拜左右了!”

    我渐渐握紧了手中的拳头,助理所说的时间,正是她从我那边搬出去的时间;可是她不是应该跟陈总在一起住的吗?为什么一直都在办公室里休息呢?

    我在困惑中有些心疼的看着她,怪不得她最近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是很好,总在这里休息,能好的了出怪事儿了。

    在我的沉默中,她助理又对我说道:“徐子游,你跟姜凝姐那么熟,你觉得她跟陈总真的是像公司里传言的那样吗?我总觉得以姜凝姐的性格,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她人长得漂亮,又有能力,追她的年轻人太多了,没必要跟这么一个半只脚埋进黄土里的陈总呀!”

    金钱,让多少毫不相干的人躺在一张床上,又让多少曾躺在一起亲密无间的人分道扬镳……

    对于助理的话,我无法回答,因为曾经我也不认为金钱可以改变一切,当我跟冉兰兰站在火车站台的那一刻时,她说如果我不能再南京买得起房子,她的父母就根本不会同意我跟她在一起,于是我们就这么分开了……

    曾经我也不信冉兰兰是那种物质的女生,可事实上,因为物质,我真真切切的失去过一个挚爱的人……所以当问起金钱到底能否改变一个人的时候,我给不出答案!

    告诉她助理暂时不要打扰她休息后,我决定出去给她买一份早餐,至少等她醒了的时候,还能吃上一些东西。

    站在早餐店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我深切体会到了这个社会有多么的无奈。

    唐晚秋整天看似游手好闲,可卡上的存款却是我们这些工薪阶级的人永远无法达到的,而姜凝没日没夜的辛苦工作,甚至忙起来连口热乎的饭都吃不上,一年最多也就几十万的年薪!

    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人为什么非要分个甲乙丙丁,我想不通,也看不透……

    渐渐的我感觉到自己的鼻尖有点儿酸楚,不是因为自己穷酸,而是太心疼姜凝目前的生活状态。

    是啊,我口口声声的说爱着姜凝,可我给的了她一个安慰的家吗?

    这让我真切认识到,选择陈总不是姜凝的错,而是我们早已是两条行走在其它路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