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你这算是跟我道歉?

    更新时间:2017-12-05 17:23:15本章字数:2299字

    唐晚秋说完之后,我看了她许久,事实上我本能的很想发火,因为我不喜欢这种被人排斥的感觉,可是最终,我还是抑制住了那浮躁的情绪,就这么看着她,然后渐渐的拿起香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直到又过了很久,在我的沉默中,唐晚秋起身拿着自己的手提包,说道:“我先走了!”

    “嗯!”

    此时我深刻的意识到了所谓人微言轻莫劝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所以也没有再像来的时候那样跟她嬉嬉闹闹。

    不过到这一刻,我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跟唐晚秋虽然平时会吵吵闹闹看似关系不错,但实际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唐晚秋离开后,我没呆多久结完账也就走了。

    只是,我茫茫然然去到了cbd商业区,独自一个人坐在高楼拥挤中,看着金灿灿的玉米楼,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过客,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

    直到夜色渐渐深了下来时,我去到了陈北的那家“青年旅馆”酒吧里。

    因为这是民谣酒吧,相对来说比较安静,于是也就没有太多的客人,但即便如此,陈北还是坚持负债开了这么多年。

    台上是离兮身穿着偏文艺风的衣服唱着歌,我找到个角落坐下来后,陈北老远就看到了我,然后拿着一瓶啤酒朝我走了过来。

    “我的酒呢?”我瞪着陈北问道。

    陈北给自己点了根烟,不屑道:“就这一瓶,爱喝不喝!”

    我拿起他的酒瓶就准备吹完,这时他笑了笑,然后叫服务员又拿了一提百威过来。

    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台上的离兮,看了很久。

    陈北随我的视线看了一眼,然后问道:“上去玩玩吗?”

    我果断的摇头,道:“不玩,玩民谣的人,都没出息!”

    “吆喝,你他妈以前没玩过?”

    “那也是以前!”

    等服务员把啤酒上来以后,陈北猛地抽了口香烟,然后吐了个烟圈,看着演唱台上暗黄的灯线,说道:“别说,只听过你唱歌,还没见过你玩吉他,你那个前女友到底给你带来了多大的伤害,能让你发誓从此不碰吉他?”

    “一把吉他能换来爱情吗?”我有些烦躁道:“你说民谣无非不过就是一把吉他,一瓶啤酒,一包烟,玩这个的能有出息吗?”

    “就你有出息,说这话我就坚决反对了,那你说你不玩民谣,这现在不还照样月薪不够喝酒的,你交的起房租吗?人穷不穷跟你玩不玩民谣有个毛的关系啊!”

    “那老子也总比你为了所谓信仰,外面欠债累累坚持开这个破酒吧强!”

    陈北叹息了一声,道:“酒吧虽然是破了点儿,但至少还是会有一些像你这样灵魂得不到安慰的孤独症患者来,说不定总有一天……她万一也会来呢!”

    我笑了笑,说道:“那台上的这位怎么办?”

    陈北皱了皱眉头,道:“你他妈少扯,跟你说过,我跟她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到底是朋友,还是pao友,你他妈心里最清楚!”

    “是你大爷!”

    聊着天期间,台上的离兮也唱完一首歌下来,只是见到我的第一时间,就问道:“怎么就你自己来的,晚秋呢?”

    我瞥了她一眼,随即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有些无语的说道:“人家现在是我们唐总,身家都随随便便上亿了,怎么可能会来我们这种穷逼喜欢的地方呀……”

    “怎么说?”陈北不解的看着我。

    我无奈的摇头,有些酸的说道:“回头有机会见到她,你们自己问她吧!人家现在可牛逼了……”

    离兮看了一眼陈北,笑道:“他这是说酸话来着,你估计还不知道晚秋的真实身份就是某人的老板吧!”

    陈北惊讶的看着我:“那丫头就是你们绿野国际集团的总裁?”

    离兮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你认识吗?”

    “扯犊子,我怎么可能认识那些上层社会的人!”说罢陈北又抽了口香烟,继续道:“只不过,这丫头也没听说过!”

    顿了顿,陈北这才恍然大悟,道:“明白了,绿野国际董事会主席叫唐正海,那么唐晚秋该不会就是那个传奇人物的女儿啊!”

    陈北说完后,我也是再次震惊,按说我一直以为唐晚秋仅仅只是我们绿野集团新调来郑州分公司的总裁,听完陈北这么一说,她的身份再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这个当时浮躁不讲理骗我钱的丫头,居然可能会是绿野国际这个国内五十强地产行业巨头唐正海的女儿,说她身家过亿基本简直就是侮辱她的身份了!

    在我无语的同时,陈北笑着拍了拍的肩膀,继续道:“我操,我本来以为你小子只走桃花运总是结交各种美女,没想到你居然身边还认识这么牛逼的人物!”

    离兮笑着抿嘴喝了口啤酒。

    我瞪了一眼陈北,可唐晚秋的身份,却给了我内心再一次带来剧烈的冲击!

    ……

    晚上回到家中,我洗漱完后躺在床上,还在因为今天陈北所说的事情震惊着,怪不得唐晚秋这丫头的性格那么倔,感情就是典型的富家千金脾气。

    如此说来,那么今晚唐晚秋冲我说的那些难听的话,也就真的不算什么了。毕竟我在她的眼中算的着什么,又有谁见过地产集团五十强董事长的女儿说话对一个小员工客客气气的。

    正在我抽着香烟无语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微信响起,我拿起看了看,只见居然是唐晚秋这个富家千金给我发来的消息;说道:“睡没!”

    “没……呢!”我犹豫了半天,才回复了这么一句。

    片刻后,唐晚秋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回复般,我才刚刚发过去,她很快也就回复了我的消息,道:“今天晚上的小龙虾很好吃,谢谢!”

    “好吃就行!”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此时的她,就连说话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就简单的回复着。

    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我一度认为唐晚秋不会再回复我消息,但等微信的提示音再次响起时,我拿起手机,她再次给我发来了消息,问道:“还在生气吗?”

    “我能生什么气啊?”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复过去道。

    “晚上的事情啊……不好意思,我当时情绪有点不太好,但是后来回酒店想了想,觉得是我说话的方式太偏激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唐晚秋正式第一次跟我道歉,除去那次把我晾在开封的事情,但当我知道了她的身份以后,我居然有点兴奋,又有点奇怪。

    兴奋是因为我们公司的总裁亲自跟我道歉,奇怪无非不过也是因为,我们公司的总裁,居然会跟我道歉!

    此时的我已经有点不太知道该怎么面对唐晚秋了,无语下,问了句:“所以你这算是在跟我道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