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唐大姐,徐小弟

    更新时间:2017-12-06 12:05:33本章字数:2264字

    “跟你道歉?”唐晚秋反问了我一句。

    我撇了撇嘴:“难道这不算是跟我道歉吗?你都那么委屈姿态跟我认错了……”

    “……”

    唐晚秋回了我一个无语的省略号,片刻后又继续说道:“傻孩子,天色不早,你该早点儿休息了!”

    “别啊……”

    我本来就很孤独的在房间里,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人跟我聊天,那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特别是这个人还是唐晚秋!

    不过我的挽留,唐晚秋也并未回应,于是无聊的我抿了抿嘴,不肯死心的又继续发消息说道:“唐大姐,你说咱们这现在算是朋友吗?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的关系有点儿奇怪啊!”

    “徐小弟,有什么奇怪的?”这次唐晚秋很快回复了我消息。

    见唐晚秋没有真正的睡去,我很快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没有,我觉得很正常!”说罢唐晚秋就问我:“对了,你昨天在台球厅找那个人渣干什么?”

    当唐晚秋转移了话题,我也不好再往刚才的那个话题上去扯,尽管心里还有点儿郁闷,但抽了口烟后,便回复了她说道:“你是说叶生吧……”

    “哦,就是那人渣!”

    “……”我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又道:“我昨天找他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主要是他之前跟那天跟你在台球厅吵架的女生开房的事情被人告诉她女朋友了,俩人闹了矛盾要分手……身为朋友,我总得调解一下不是,而且其实叶生这人虽然贪玩,但本质其实还是不坏的!”

    对此唐晚秋愤愤不平的道:“他还不坏?有女朋友还跟别的女人睡,我觉得分就分了,有什么好调解的?不过我昨天好像看到你挨揍了哎,他打你了吧?”

    我想给叶生辩解一些东西,可实际上他做的事情确实不咋地道,便回道:“不算打吧,他误以为把这件事情告发给余夏的人是我,所以比较生气!”

    “但你明明知道他在外面胡作非为,为什么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他女朋友,你这摆明了就是助纣为虐,他女朋友跟他分手,是正确的选择!”

    我叹息道:“爱情中两个人的事情,夹杂在其中的旁观者最束手无策的……我们都希望他跟余夏能好好的生活,所以如果把他在外面的种种行为都说出来,最终的结局肯定是分手,所谓劝和不劝分,我只希望他们能好好的走下去。”

    “你只是站在你所谓兄弟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但受害的却是她的女朋友,你这么做,对她女朋友公平吗?这是一种很自私的行为!”

    看着唐晚秋发来的消息,我陷入了一阵沉默,不得不说,唐晚秋思考问题的角度确实是我未曾想过的,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惯性的觉得劝和不劝分,可就是这种傻逼的思维逻辑,无形中伤害了更多人。

    不过叶生跟余夏两个人这么多年走到现在,我们谁也都不希望最后是这个结局,或许是因为曾经失去过,所以才明白感情中的珍贵之处吧,这种事情,没有经历过的唐晚秋不会明白,所以我也不打算继续解释下去。

    跟唐晚秋又随便说了几句以后,我们便没再多说什么。

    一个人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一直在思考关于叶生这件事情的存在的很多问题,或许正如唐晚秋所说的这样,如果没有我的纵容,就不会有他面对感情上的的这些肆无忌惮,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

    抽完最后一根香烟,我闭上眼睛不愿意再去细想生活中的这些琐碎。

    次日,我像往常一样到了公司;不过在楼下离的很远就看到了唐晚秋开着她的那辆新路虎在停车场。

    下车以后,面对来来往往的职工,大多数人毕恭毕敬的叫她一声唐总好,直到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衬衫,拎着手提包走到我的面前时,我赶紧掐灭了指尖的香烟,自动摆正了姿态,说道:“唐总早上好!”

    唐晚秋左右看了看,随即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满足的笑意,道:“徐小弟,我就特喜欢你这种懂得上进的精神,来……再叫一声唐大姐我听听!”

    我瞪着唐晚秋:“唐总,我虽然是您公司的员工,但也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姿态,小的卖笑不卖身!”

    “切……你还配不上我!”

    因为唐晚秋说这句话时是带着调侃的语气,所以我也没有多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是是……您是鼎鼎大名绿野国际的大小姐,我给您提鞋还不配呢!”

    “提鞋嘛,也可以考虑的……”

    正在这时,张天也夹着公文包从公司大门走过来跟唐晚秋打了招呼,而她也则是马上变了脸色,对张天说道:“张总,你们部门开完早会,到时候到我办公室找我趟!”

    张天看了看我,带着惯有的笑容回道:“好的唐总!”

    但此时,只有我最清楚唐晚秋的思想,以她的睿智,恐怕早已知道昨晚我跟她提了把张天留在郑州分公司的提议自然离不开张天的意愿,所以这一大早就准备找张天谈话。

    我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唐晚秋,但此时的她早已不是刚才的那个唐晚秋,把墨镜往写满高傲的脸上一戴,直接先我们一步走进电梯!

    整个电梯里,我们谁也都没有开口说话,一直等到唐晚秋先下了电梯后,张天撇了撇嘴,问我道:“徐子游,昨天拜托你的事情,唐总是个怎么意思?”

    我实话道:“张总,其实我跟唐总真的算不上是多好的朋友关系,你也知道像我这么一个混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是干涉不了公司高层的任何决议的。”

    “那唐总的意思就是,这事儿凉了?”

    我摇了摇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天的话。

    张天轻点头,最终笑了笑,道:“行了,这事儿我也就那么一提,你不用觉得愧疚什么的,我到哪儿都一样,大不了从新拼一次,好好工作吧!”

    “对不起了张总!”

    “别说什么对不起了,这事儿我也病急乱投医,去忙吧!”

    我看着张天离去的背影,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但我足以看到他的失望,他虽然是我的直接领导,但有时候我们相处的更像是兄弟,记得我刚进入这个行业时,正是张天一手把我带到现在,如今他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帮他一点儿,我自然会努力,可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无能为力……

    这种无能为力,让我有些难过,就像是一只蚂蚁再一点一点的撕咬着我的心脏,虽然不是每一个伤口都那么致命,但足以让我痛苦到慢性死亡!

    ……

    我想再找唐晚秋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