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唐晚秋的男朋友?

    更新时间:2017-12-07 22:26:11本章字数:2306字

    可是虽然我发自内心的不太愿意看到这种画面,但我始终告诉自己,过去的就只能是过去,哪怕再有不舍的情绪,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往云烟,曾让我为之疯狂的那份爱情,早已死在了那个物质泛滥的年代。或许见了冉兰兰,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释怀。

    就像是现在对于姜凝一样,在初知她跟陈总有了那种暧昧不清的关系后,我一度不能接受,可最后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得不尝试着去接受现实;虽然我们没能像情侣一样在一起,可至少现在还是朋友不是吗?

    我终于明白,有时候爱一个人,也没必要非要做恋人。

    晚上下班后,我像往常一样在家中吃着便餐泡面,直到夜色开始加深以后,经过一天的疲惫,我难得休闲给那些姜凝种的花草浇上水,然后坐在楼顶小天台那颗石榴树下的吊椅上,夹着香烟仰着头看向这干净的夜空。

    直到安静的抽完这根香烟以后,我这才拿起了手机,想找个人聊聊,从犹豫不决的姜凝,又到后来的唐晚秋,这两个人,一个我不知道除了工作该聊些什么,还有一个从个性十足的不良少女到现在我的顶头上司,跟任何一个人聊天,都会导致我的心情会说不出的糟糕。

    无聊之下想了半天,最后找到叶生的微信给他发去了一条微信撂狠话道:“孙子,你他妈有种这辈子就别来找我了,尽管躲着吧。”

    手机安静的躺在我身边,始终都没有叶生回复的消息。

    其实我也没指望他会回我,像他这么个人,我现在也看开了,完全就是自作自受,得亏没和余夏结婚,不然在我的包庇下闹到最后,说不定还会致使他们的婚姻破裂。

    不知道抽完了几根香烟,我手机的微信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本以为这是叶生给我发来的消息,可是拿起手机以后,才发觉是我的老板“不良少女”发来的微信,对我说道:“徐小弟,在干啥?”

    “……”

    对于唐晚秋的称呼,我有些无奈,可终究也没能多说什么,于是随手拍了张坐在天台上抽烟的照片,告诉她道:“人生不是在抽烟,就是在点烟的路上!”

    唐晚秋没有像我这般无聊,直接忽略了我的话题,问我道:“问你下,你会不会做饭?”

    “做饭?”

    “嗯,一个朋友要来,我答应给他做顿饭了!”

    “男朋友呀?”

    “跟你没关系!”

    “哦,是开保时捷的那个江河吧?我想不到除了他,你在郑州还有其他异性朋友!”

    “你到底来不来?”唐晚秋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当唐晚秋用这种语气的时候,我知道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个叫江河的男人了,于是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天在酒店找她时,遇到的“郁总”跟那个开着保时捷的男人。

    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并不清楚,不过这唐晚秋明明不会做饭,却还答应给人做饭,除了她还真没人能做出这种事儿!

    我有点儿无语的吐槽,道:“你不会做,还答应给人家做,真够牛逼的!”

    “你要是会,就来帮我做,快点儿!”

    “帮你做完饭,那欠你的钱能不能不还了?”

    “你试试……速度过来,希尔顿酒店!”

    “这么有钱,欠你点儿钱还计较什么!”

    我撇了撇嘴,随即看了看时间已是接近晚上的十点,在这个时间点儿上,那个叫江河的男人还去酒店找她,说明他们之间绝非普通朋友这么简单,而那个郁总到底跟江河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我有些困惑!

    不过想想我就觉得自己也是够苦逼的:妈的,老子辛辛苦苦老远去做饭,最后却便宜了其他男人,我这典型的备胎特性……但似乎我好像连备胎都算不上,因为我跟唐晚秋不过只是普通朋友!

    我倒也真没什么太去介意,因为我完全可以烧的难吃一点儿,然后把锅都丢给唐晚秋让她丢人,至少她的那个男性朋友江河根本不知道是我做的饭。

    想到唐晚秋丢人的窘境,我本能不由得就觉得有点儿爽快。

    从家里离开后,我就直接去了唐晚秋所住的酒店,因为那里住的是高档套房,所以厨房是必备的。

    到了酒店后,唐晚秋似乎刚刚洗完澡,以至于头发还很湿漉,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白皙的皮肤,完美的身段。

    我不由得就多看了几眼,因为她最近平时都是以短发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但此时却是一头黑色的长发,我笑了笑,问道:“唐总,你平时戴假发的呀?”

    “你管我!”

    唐晚秋瞪了我一眼,随即关上了门,又道:“菜在厨房,我去换件衣服,你赶紧做,昨晚就走!”

    “急什么!”

    我虽是如此说,但还是乖乖的走向了厨房。

    在做饭期间,唐晚秋已经穿上了休闲的短袖短裤,然后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像是学艺般看着我烧菜。

    我一边翻炒着菜,一边问道:“那辆保时捷的车主是你男朋友呀?”

    “要你管吗?”

    我想到那天看到“郁总”跟那个江河走在一起的画面,于是又问道:“那上次你找来冒充你的那个郁总,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闺蜜!”唐晚秋不耐烦的回道。

    “靠……”

    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这时唐晚秋白了我一眼:“怎么了?”

    其实就我那天看到的画面,似乎那个郁总跟叫江河的举止并不像是普通朋友那般,然而如果这个男人跟唐晚秋也有着比较复杂关系的话,那么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有点儿狗血,不由得有点儿心疼唐晚秋,祈祷最好是我多想了。

    面对唐晚秋的质问,我随口回了句“忘放盐了!”然后又在锅里放了勺盐!

    大概又是二十分钟后,我一共做了三个简单的菜,跟一个紫菜蛋花汤,随后把菜都端到桌子上才取下围裙。

    看着满桌子自己的劳动的成果,我拍了拍手,说道:“OK,标准的三菜一汤完成了!”

    对于我的作品,唐晚秋也拍手予以鼓励,道:“还不错,想不到你会做饭!”

    “你以为好男人是随便当当的吗?”

    “嗯,行了,天色不早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靠,我从来到你这边开始到现在,连一口热水都没喝到,这才刚做好就撵我走,你还有点儿人性吗?”

    “那不然你还打算留下来吃饭吗?”

    “算了……”

    我哀怨一声,道:“见色忘义,祝你有个愉快的晚上!”

    说罢我便暗自窃喜,反正这个菜,谁吃谁明白到底有多难吃!到时候真正丢人的,不一定是谁!

    从唐晚秋所入住的酒店离开后,我也实际上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自己在楼下的大厅等待着,主要是想好奇看看待会儿到底是不是那个叫江河的男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