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敬往事一杯酒

    更新时间:2017-12-10 20:55:57本章字数:2153字

    此时坐在我对面的冉兰兰比起以往来,岁月没曾改变她美丽的容颜,只是在她那张年轻的脸蛋儿上写下了一些温婉,只是让我有点儿意外的是,今天她并没有带上她的男朋友来。

    而看着她,我则下意识的想起了太多,太多属于我们那个时候的爱情,还有那个在车站我至今都无法忘去的背影。

    我说不出对于曾经那份逝去的爱情有怎么样的一种滋味,总觉得过去了很久,而如今又宛若昨天,那么远,这么近,可不论如何,我都应该明白,过去的,终究还是过去了。

    沉重的气氛在我们两个见面开始变的压抑起来,直到有过了许久,还是冉兰兰最先开口打破了寂静,轻微的笑道:“嗨,徐子游……”

    “嗨……”

    我笑了笑点点头,然后下意识的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杯喝了一小口。

    说来倒也可笑,在很多个晚上,我都有曾幻想过再次跟冉兰兰见面的画面,我以为会在某个咖啡店,或许在某个街角的转弯处,我们抬起头的瞬间都会看到彼此。

    可实际上,现实往往并不会制造出那么多矫情的故事,我们连第一次打招呼都是这么的简单。让我觉得有些无奈,毕竟曾经也是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如今却只是简简单单的挥了挥手,甚至我也很清楚,距离我们下次挥手,只不过是在这顿晚餐结束以后的告别。

    或许是大家都意识到了我跟冉兰兰的尴尬,所以一直未曾开过口的余夏跟姜凝则是在接下来开始替我跟余夏说起了话,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尝试着打开话题。

    我则是跟叶生似的,俩人一根接着一根香烟,并时不时的端起红酒喝上那么一口,然后在香烟的弥漫中看着舞台上那些乐手为了乞讨生活而卖弄着才艺的身体。

    曾几何时,在那个寒冬的夜晚,我也有过一个梦想,带着一把吉他,一包香烟,还有她,我们过着四处流浪的生活走遍中国所有的版图。

    我一直认为这才叫生活,直到后来她离开以后,现实告诉我,我的世界不能算是生活,勉强也就只能活着……

    不知何时,冉兰兰双手端起红酒杯来到我的面前,微醺的脸上带着轻微的笑意,说道:“徐子游,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我敬你一杯酒!”

    我掐灭了香烟看着她,在以前我是从来不会允许她喝酒的,可是如今我们早已撇清了关系,所以也不可能会有再牵制她的想法。

    只是在下一刻,在冉兰兰还举着酒杯的同时,我的微信提示音也响了起来,我面带抱歉之色做了个稍等的手势,随即这才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然后只见唐晚秋给我发来了消息,说道:“徐子游,你在哪儿?”

    我看了下冉兰兰,本来心情就不太好,所以赶紧回复她的消息也并不客气,道:“吃饭,咋了?”

    “你是不是觉得在我们公司呆腻了?”

    我知道今晚没有加班导致唐晚秋很不满意,致使用工作来威胁我,可我此时并不在意所谓的工作,甚至有些发怒,所以直接把手机给放了下来;然后举起酒杯直接一饮而尽杯中的红酒,同时心中很清楚,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这个晚上我没有喝多,也根本不会喝多。

    在吃过晚饭后,大家都聚在餐厅外准备离去,一辆黑色的奥迪Q7停在我们面前,我见过了她跟我的好,就见不得她跟别人的好,所以都没有去跟她所谓的男朋友打个招呼,叶生也是如此,估计是怕我孤独的身影过于落寞。

    所以陪我一起蹲在一颗挂满彩灯的树下。

    隔着接近十米的距离,我还是会忍不住的偷偷看上一眼,等到冉兰兰看向我的时候,我又会下意识的避开她的眼神。

    此时的我,真切的演绎了一条狗的悲催,但我的生活就是如此,我不想掩饰自己过得多么孤独,因为我还是崇尚着自由。

    我抽了口香烟,转移了话题问一旁的叶生道:“你丫怎么舍得回家了?”

    叶生瞥了我一眼,不耐烦道:“我舍不舍得回家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不讲道义的玩意儿!”

    “你他妈说这逼话不违心是吧,到现在还觉得是我跟余夏告的密?”我有些蛋疼的说道。

    “得了,反正是不是你都无所谓了。”

    “怎么个意思?”

    叶生看了我一眼,半天重重的吐了口烟雾,道:“我他妈昨晚见她爸了,愣是让她逼着足足写了五千字的保证书才没把这事儿告诉她爹;后来她又让爹给我介绍进了一家公司。”

    顿了顿,他抬头看着夜空里那些不太亮的星星,又道:“我的生活到头了,我捉摸着,人嘛总归还是得要往前看的,就像你一样……过去的生活虽然美好,但同时也有一些隐痛,虽然你失去了冉兰兰,但不是身边又多了个姜凝吗?”

    我下意识的朝她们所在的位置看了看,想到姜凝如今也有了自己的生活,顿时心里有些莫名的难过,道:“你觉得姜凝的身边,还容得下我吗?”

    叶生同样随我看了一眼她们的方向,随即又抽了口香烟道:“怎么容不下,虽然听你说姜凝跟你们公司以前那什么总在一起了;但你有真正的见过她跟别人睡在一起吗?”

    经过叶生这么一提我倒觉得也是,从最开始一直都是听别人去说,除了有一次在街上见到她跟陈总走一起之外,似乎我就还真没见过她跟陈总有什么过激亲密的行为。

    甚至自从姜凝从我这边搬出去以后,也都是大部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凑合睡上一夜,哪怕陈总还没有调走的时候,她的助理也是如此说的。

    难道真的是我误解了她吗?

    我在黑夜中习惯的陷入了琐碎的深思里。

    ……

    不远处那辆黑色的Q7渐渐驶离我的视线,而姜凝跟余夏的身影则是越走越近,很快便来到了我们的身前。

    因为叶生劈腿这件事儿导致的余夏现在都不太愿意跟他说话,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就跟姜凝打了招呼离去。

    叶生也掐灭香烟,慌忙也笑着跟姜凝告别,紧随而去。

    随着这顿饭局的落幕,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就只剩下了我跟姜凝两个人,一切如初;实际上我很想问关于她跟陈总的事情,想问问她跟陈总到底有没有那层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