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我们不再年轻了

    更新时间:2017-12-11 16:47:32本章字数:2072字

    可是……

    我又更加的清楚,有些事儿就算是我问了,姜凝也并不一定会给我一个想要的答案,因为我曾很清晰的记得她跟我说过:我们两个仅仅不过只是朋友,跟谁在一起那是她的自由。

    晚上喝了酒,所以姜凝也没有再开车,而是把车钥匙留在了餐厅,到时候会有她的助理过来开走,于是在这个寒风冷嗖的夜晚,我难得跟姜凝一起在街上散起了步,踩着地上的梧桐树叶,随着暖黄色灯线的路灯走着。

    姜凝今晚穿了件大衣,扎起了不算太长的头发,虽然少了些唐晚秋那种年轻的活跃,但独特成熟的气质却更加的迷人。

    我下意识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香烟,在沉默中唯有香烟才是最好的消遣,可是安静让我似乎都能听到她的心跳,让我更加想去揣摩她的心思。

    终于,我弹去了指尖的烟灰,对姜凝说道:“谢谢你今天把叶生他们都叫来,所以我才没有那么的尴尬!”

    姜凝回过头看着我,随即笑了笑继续低头踩着梧桐树叶,道:“谢我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是兰兰说要见他们的!”

    “嗯!”

    我将香烟递到了自己的嘴边,然后继续跟姜凝一起沿着街头的灯光没有目的的走着。

    不知怎么,我们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一条没有尽头的铁轨还有呼驰而过的火车。

    看着眼前的画面,姜凝在路的石墩旁坐了下来,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我说道:“坐下来吧,休息一会儿!”

    我没有回应,却直接习惯的在她身边坐下。

    深夜的风吹在她的脸上,发丝随之飘动,姜凝下意识的掖了掖自己的风衣,而这一幕我看在眼里,于是便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替她披上。

    姜凝回头看着我笑了笑,道:“你不冷吗?”

    “还行吧……我身体不错,抗冻!”

    “把你能的!”姜凝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片刻后便转移了视线,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铁轨,许久后才对我说道:“不知不觉好几年了,还记得以前你没事儿总喜欢来这边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天。”

    姜凝说的没错,不过那是从前刚与冉兰兰分手的时候,因为我们最后一次分别是在车站,所以我对火车有特别的情节,时常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带上两包香烟或一瓶啤酒来这坐上一坐,而这一呆,往往会是几个小时,甚至从早到晚。

    当时姜凝工作压力不算大,所以闲了就会来这里陪我,嘴上总说怕我喝多轻生,但我心里比谁都明白,她纯粹的只是看不下去我的难过。

    我很怀念那个时候,怀念那个时候坐在我身边的姜凝,除去喧嚣跟奔忙的生活,喜欢更加纯粹的她!

    每次来到这个地方,我的心情都不会太好,因为我把这几年的所有痛苦都丢在了这里,本想让飞驰的火车带走它们,可每一次过来的时候,它又会原封不动的把那些痛苦再丢给我,在这个孤独的夜里。

    随着远处一道火车的灯光照进我们的视线,我本能的再次给自己点上了香烟,吸了口后,又重重的将烟雾吐出,赶在火车没跑到之前,透过朦胧的烟雾眺望着,说道:“是的,那个时候天还没那么灰,我们慌慌张张,也只不过是为了生活而在奔忙,不像是现在,除去一日三餐,人们思考更多的是怎么买车买房!”

    姜凝不置可否:“没错,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不是吗?”

    “可有些时候,我却宁愿活在过去。”我很认真的看着姜凝,重重说道:“活在那个有你陪伴的纯真年代。”

    “可那终究已经过去,我们不再年轻了……”

    我愣了愣,恍惚了半天,直到火车的鸣笛声打破了我的思维,这才慢慢说道:“是啊,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了……”

    我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姜凝看了看我,我们继续眺望着那迷惘的夜色中。

    随着手机的电话铃声响起,我终于掐灭了香烟,然后看着来电。

    姜凝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唐总给你打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道:“我先接个电话!”

    姜凝轻微的点头算作默许,随即独自看着铁轨不远处的火车。

    我起身接通了唐晚秋打来的电话,但才一接通,她那典型不讲理的语气就几乎震破了我的耳膜,道:“徐子游,为什么不回我微信?”

    “……”

    因为在这寂静的夜色里,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就格外的明显,更别说是唐晚秋电话中的声音了。

    我尴尬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姜凝,于是赶紧上前边走边说道:“我又怎么惹你了?”

    “怎么惹我你自己心里面没点数吗?”

    我因为唐晚秋的胡搅蛮缠而愤怒,撇嘴道:“全公司上下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儿,你身为一个高管,为什么总是盯着我不放?”

    “你不服从公司管理,自己还觉得有理了是吗?”

    “不就是一个加班么,我走都走了,你想让我怎么着?”

    “你赶紧给我回公司来!”

    “不去,谁爱去谁去!”我心情很是烦闷的说道。

    “你……”

    “别你你你的了,我就这么跟你说了,今儿我不可能回公司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大不了就把我给开除了,反正公司你说了算,我一个小基层员工对公司来说也无关紧要!”

    我话说完以后,电话那头很快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或许是因为我语气太重的原因,唐晚秋半天没缓过神来,当然,这也是我唐晚秋的身份公布之后,我第一次跟她吵架。

    我手中的香烟还在燃烧着,当我听到电话那头唐晚秋没有回话以后,我也有了挂断电话的准备,此时的我顾不上什么后果,大不了就是个开除。

    可片刻之后,唐晚秋微弱的声音再次传来,道:“我今天过生日……”

    我停住了准备挂断电话的准备,愣了一会儿,才明白唐晚秋之所以今天一直纠缠我,或许主要是想让我陪她一起过个生日罢了,毕竟她在这个城市里,所认识的人并不算多。

    可是她不是还有那个叫做江河的“男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