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巧遇

    更新时间:2017-12-12 16:40:37本章字数:2362字

    看着唐晚秋那有些憔悴的面容,我犹豫了许久,但最终都没有决定再吵醒她。

    而是关掉了房间里的所有灯光与电视,开完空调随即坐在茶几前点燃了一根平时停电用的蜡烛放在茶几上,然后看着眼前已经做好的蛋糕发呆。

    我不太想去打扰唐晚秋的休息,因为随着夜的加深,我也更加需要一份宁静去思考自己,这是我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即便我辛苦为她做了蛋糕已经成了白费。

    在夜的寂静下,我的思绪有些混乱,或多或少还是因为冉兰兰的事情,虽然我极力控制着自己去忘却那些过往,可到如今我依然放不下去。

    烛火微弱的跳动下,我从钱包的夹层里取出那张我们曾经仅有过的一张合影,陷入了很久的沉思。

    记得这张合影是当年我跟冉兰兰坐在厦门的海边时,黄昏的阳光洒在海面上,一个摄影爱好者拍下了我们的背影;那年我们还在读大学,攒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从郑州买硬座,我带了一把吉他跟她,坐了二十四个小时火车,去了那座做梦都想去的城市。

    这张照片在烛火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可那些我再不愿意去想起过往与深入骨髓的记忆就像是万千只蚂蚁般蛀蚀我的血肉。

    本来我以为随着冉兰兰当年的离开,我们就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可实际上我还是没能逃脱那段感情的纠缠。

    给自己点了烟,我渐渐闭上了眼睛,随着身后沙发上的唐晚秋抱紧了抱枕,我也终于不愿意想太多,随之收起了这张照片,然后起身回到屋里抱了床棉被替她盖上。

    这个晚上我不知道在客厅的唐晚秋有没有醒过,但我却几乎都没怎么入眠,一直等到接近五点的时候,这才迷迷糊糊中睡去。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上午的近九点左右。

    唐晚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不过临走之时却在茶几上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徐大白,谢谢你昨晚帮我做的蛋糕,我早上尝过了,味道还不错……另外,我这几天要去洛阳谈一个合作项目,徐小灰就暂时寄放在你家了,他可是你亲弟弟,不要欺负他哦!”

    “……”

    我低头看着那只被唐晚秋起名“徐小灰”的泰迪狗,此时正窝在沙发边用无辜的眼神与我对视着。

    我无语的撇了撇嘴,我其实是一个不太喜欢养狗的人,因为懒散自己都没心思照顾,哪还有时间照顾一条狗。

    于是洗漱完后,既然唐晚秋有招呼这事儿,索性我就直接带着它去了公司,并且交给了唐晚秋的助理,告诉她这是唐晚秋的宠物让她好生招待;毕竟唐晚秋的身份在那,不论如何在公司都不会有人亏待小灰,甚至还不得把它当爷给供着。

    看着小灰在她们面前傲娇的姿态,我更加的苦逼,真是应了陈北的那句话:我们时常揶揄自己像条狗,可实际上我们真的连狗都不如!

    一天的时间都在工作中打发着,下午时,唐晚秋给我发来了微信,说道:“徐大白,我的小灰怎么样了?”

    我撇嘴,回道:“饿不死……有人好吃好喝的当爷供着。”

    “你带公司去了吧?”

    “废话,我不带公司来,在家不给它屎饿出来?”

    “粗俗,说话有点儿素养!”

    “就你不粗俗,我要把你混酒吧的视频录下来,你觉得全公司上下会怎么看你?”

    “扯吧,那是我的双胞胎妹妹。”

    我嗤之以鼻道:“你觉得我信不信?”

    “你爱信不信,姐姐我去吃饭了,不跟你说了。”

    “拜拜,唐总!”

    唐晚秋回了我一坨大便的表情。

    看着我跟唐晚秋俩人的对话,还好我已经习以为常,如果要是被其他员工看到,简直颠覆人的三观。

    不过似乎唐晚秋在公司时的姿态不是一般的高,若不是我亲身经历过,还真不相信她私下会是一个如此奇葩的女生,但话又说回来,我也绝不相信她的思想会如同平时般幼稚,否则不会把公司那些狡猾的家伙给威慑住,包括张天,甚至姜凝……

    想到姜凝,我紧接着就给她发了条微信,问道:“晚上下班有事儿没?”

    没多久她就回复了我消息,道:“怎么了?”

    “闲着下班早,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去买菜在家做饭。”我试探性的问道。

    “我今天到济南来了。”

    “……”

    看着手机屏幕,我愣了半天,这才意识到她很可能去济南找陈总了,于是心里情不自禁就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可不论怎么说,她去找陈总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便微微笑了笑,回道:“行吧……我就是顺口问问,什么时候回来?”

    姜凝没再回复我的消息。

    一个人在办公桌前浏览着网页,因为做完了手头工作后,略显得无聊,很快,我又给叶生发去了微信消息,说道:“孙贼,晚上一块吃饭,哥请你!”

    “没空。”

    “你能忙什么?”

    “你他妈觉得我能忙什么,出了这点儿逼事儿,我还不好好在家表现几天等死吗?”

    “自作孽!”

    “滚,我买菜做饭去了,操!”

    说罢叶生又给我发了一个拖把的照片。

    我无奈的笑了笑,搁以前这孙子就算做了再大的错事儿都不在乎,这一次倒是知道将功补过了,这样倒也不错,说明他还是有一些思想觉悟的。

    但放下手机以后,我才觉得身边每个人都在忙,却唯独自己闲到发慌。

    所以我决定晚上下班以后去陈北的“青年旅馆”里坐坐,顺便去听一听民谣喝两瓶啤酒来净化一下我这几天浮躁的情绪。

    晚上八点,我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赶到了陈北的“青年旅馆”民谣酒吧里,离兮最近似乎总是在这里,至少我每一次来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嗨……”

    她来到我的身边,笑了笑问道:“怎么一个人来的?”

    我给自己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后回道:“谁说的,我不是带着孤独吗?”

    离兮白了我一眼,无语道:“孤独长什么样?”

    我指了指地上自己的影子:“你觉得呢?”

    离兮顺着我指的方向往地上看了看,若有所思的点头:“那还真是挺丑的!”

    “谁说不是,所以没人喜欢孤独,因为他长得丑。”我耸了耸肩,随即左右看了一圈,问道:“你们家北大叔呢?”

    “得,他又成我北大叔……”

    我抽了口香烟,随即笑着问道:“离兮妹子,我最近发觉你总是在这酒吧,说实话你跟陈北到底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我喜欢他……”离兮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着酒吧的门口,道:“不跟你扯了,来客人了我去招待下。”

    说着离兮就起身朝门口走去,而我随着她的视线看去,下一刻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因为此时来到这家“青年旅馆”酒吧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昨天刚刚见过的冉兰兰,陪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男人,她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