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替姜凝感到不公平

    更新时间:2017-12-14 16:36:42本章字数:2029字

    因为一场巧合,致使我们今晚坐在了一起,也或许是因为很多因素,所以我们坐在一起也只是选择了沉默。

    对此我并没有太多多余的情绪,倒是唐晚秋今晚突然回到郑州多少让我有些意外,不过看似她的心情并不太好,我也就索性不去招惹她,省的一不小心点燃了她身上的那根导火索。

    随着气氛的僵持,冉兰兰跟王清风并没有在这呆太久,他们也很快告别离去,只是临走时,冉兰兰都没有再多看我一眼。

    而随着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酒门口,我不知为何,心底似乎总算放下了一口气,却也有些不是滋味。

    指尖的香烟再次燃烧完,在离兮送别他们还没有回来之前,在场的就只有我跟唐晚秋以及陈北三个人。

    陈北看了我一眼,随即用火柴给自己点了根香烟,然后不知真假装模作样的拿起手机出去接了电话。

    我有些迷茫的看着窗外,过了许久,唐晚秋才用正眼看着我,问道:“你晚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这才想起来唐晚秋说有给我打过电话,所以拿起手机看了看,的确发现唐晚秋不止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但因为酒吧里音乐的声音覆盖了铃声,所以我并没有听到。

    撇了撇嘴,我解释道:“音乐声音太大了,没注意。”

    唐晚秋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虽然本来不想招惹唐晚秋,但也受不了她质疑的眼神,好似是我故意不接她电话般。

    于是皱起眉头又道:“你别用这眼神看我,我要知道,至于不接你电话吗?”

    “我没说你不接我电话。”

    “那你刚问我什么意思……”

    “刚才那女的又是你哪个女朋友吧?”

    “瞎扯什么……”我瞪了一眼她,随即下意识的避过她的眼神,然后给自己点了根烟。

    “女人的直觉总没错。”说罢,唐晚秋又道:“从她看你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你俩肯定有撕扯不清的关系。”

    “什么叫撕扯不清的关系?”我不耐烦道。

    “反正不是炮.友,也至少跟你上过床!”

    我诧异的看着她,此时确实不得不佩服唐晚秋敏锐的观察能力,居然一眼能看出我跟冉兰兰的关系,虽然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依据所谓女人的直觉,可事实真如她说的一般。

    我不止跟冉兰兰上过床,甚至在很多地方都有过我们相互缠.绵的痕迹。

    但我不想跟唐晚秋去细谈这些事情,于是直接转移了话题,说道:“没听离兮说这是她在南京时的朋友吗?倒是你今天吃错药了吧,一来就把人家的气氛给搞的那么僵!”

    “切……我只是替姜凝感到不公平而已。”

    “这又跟姜凝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不是你口口声声的说爱她吗?眼下趁着人家出差两天的功夫,就背地里出来勾搭其他女人,你这行为跟那个姓叶的人渣有什么区别,贱人!”

    “靠,我什么时候就叫出来勾搭其他女人了。”我抿了抿嘴唇,很是无语的道:“跟你说了她是离兮的朋友,何况人家还有男朋友在一起,照你这么说,我现在跟你坐在一起,是不是也算是贱人了?再说了……姜凝她跟陈……”

    说到这里,我终于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抽了口烟,然后便保持了沉默。

    唐晚秋白了我一眼,随即也扭过头去,赌气似的不再跟我说话。

    许久后,我冷讽热嘲说道:“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好心替姜凝抱不平,当时给姜凝那么大压力订销售业绩,说完不成业绩就把她从这边公司赶出去的人是谁?”

    唐晚秋理直气壮道:“那我到最后没帮她完成业绩指标吗?”

    “这么说来,你倒是好心了?”

    “懒得跟你一个贱人说话。”

    “你以为不跟你说话我就能憋死是吧?”

    正跟唐晚秋拌嘴间,离兮不知何时已经送完冉兰兰他们,然后来到我跟唐晚秋的面前,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俩人聊什么呢,这么热情?”

    “问某人!”

    我俩几乎同时说道。

    离兮尴尬的看着我们,过了片刻,最终如同陈北一般找个借口离去。

    这个晚上我在没有跟唐晚秋继续争执下去,一是因为没必要,二是因为我也不想总跟一个女人吵来吵去;倒是觉得亏了自己昨晚还帮她做了生日蛋糕,早知道有那功夫还不如多抽两根烟。

    从酒吧离开以后,我就打了车直接回家。

    可是,在刚走到楼下时,隔着很远的距离,我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处那个熟悉的身影,泛黄的灯光下,她只穿了件单薄的风衣,正是我刚在“青年旅馆”酒吧里见到的冉兰兰,又或者是说,我此时应该叫她:冉静雯。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住的楼下,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她似乎也已经看到了我,所以我掐灭香烟没怎么犹豫太多就走了上去。

    她笑了笑,说道:“嗨,子游!”

    我撇嘴不解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是我问姜凝的。”

    “姜凝?”我皱着眉头反问道。

    冉兰兰点了点头。

    “有什么事儿吗?”我追问道。

    “也没什么事儿。”冉兰兰轻微的低下了头,片刻后才又说道:“一直没有好好的跟你打个招呼,所以特地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冉兰兰将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笑道:“能上去坐会儿嘛,下面挺冷的。”

    说完她又赶紧解释道:“不会耽误你很久的,我待一会儿就走。”

    我沉思了几秒钟,本想拒绝,可如果拒绝似乎又意味着自己不能够放下,想了想,我便答应了她的要求。

    一路她都是跟在我身后上楼的姿态,可我的心思有些复杂,直到我开完门走进屋内,冉兰兰也终于跟随着我一起走了进去。

    我示意她不用换鞋子,然后收拾了下沙发上的毛毯,便对她说道:“你先在沙发上坐会儿,我烧壶开水。”

    “嗯。”冉兰兰轻声应了下,便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