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有些反常

    更新时间:2017-12-16 01:01:53本章字数:2234字

    等我烧完开水又帮冉兰兰倒了一杯以后,自己也倒了杯水,便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气氛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压抑,但我还是选择给自己点了根烟,或许是因为了习惯;毕竟在这么多年的浮浮沉沉,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唯独香烟是我离不开的朋友。

    不过我才抽了两口,冉兰兰就最先开口打破了寂静,道:“这么多年,抽烟的毛病还是没改。”

    我愣了愣,随即看着指尖的香烟,在当年大学时,那个时候抽烟纯粹的因为打打游戏消磨时间而已,但现在却更多的是因为孤独,也从未想过去戒掉。

    于是随口说道:“有些习惯不太好改。”

    “嗯,这倒是,一旦习惯了的东西,哪能那么容易改掉呀。”冉兰兰抿了抿嘴。

    但气氛便在此沉重起来。

    直到又是接近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后,冉兰兰这才又问道:“这几年过的还好吗?”

    “这个问题你之前问过了!”

    “哦……”

    冉兰兰略显的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条红色的围巾,继续说道:“其实今天来找你也没什么其他的意思,这是我之前在南京的时候闲着织的围巾,最近换季,郑州的冬天比较冷……”

    我没等她说完,便拒绝道:“我用不着这个。”

    冉兰兰紧紧握着围巾,眼眶有些微红,沉默了半天才说道:“子游,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但其实这几年我何尝不难过,毕竟我们曾经是那么的相爱,我……”

    说到这里,冉兰兰有些哽咽起来。

    而随着指尖的香烟持续燃烧,我心中也有说不出的滋味,可我现在不想跟她去谈这些所谓的曾经,便说道:“我没有恨过你,是我自己没能力而已,如果我要是能在南京买得起房,我们也不至于走到现在这种地步。”

    “对不起,子游……”

    我眼眶终于有些酸楚,或许我确实恨过冉兰兰,但如今当我们两个安静的坐在一起时,我却压根没有多少怒火。

    猛地抽了几口香烟,当把一口浓烟吐出口腔时,我再次说道:“没什么对起对不起的,我们现在都过得还不错不是吗?”

    冉兰兰看着我,最终点了点头,又问我道:“子游,其实就算我们有过一些不那么美好的记忆,但至少我们还算是做朋友,对吗?”

    我看着冉兰兰,有些麻木了神经,扪心自问,分了手的恋人,还可以做朋友吗?

    在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太可能,我也曾一直这么认为,但此时我的思维,或许觉得应该也是可以的吧,有些事情如果当你已经放下了的时候,也不会在意那些过去的伤害,过去终究只是过去,过于纠结那些不美好,只能说明是现在不如意。

    但就算现在过得再不好,我也不想让冉兰兰看见,于是默认的点了点头,其实我很清楚,就算我答应了做朋友,我们以后也不会再有更多的纠缠。

    随着时间再次流去,冉兰兰也没在我这边多逗留,但是临走之前却执意将那条围巾留了下来,并跟我说她明天要暂时回南京了,这仅仅只是作为朋友送给我的礼物,仅此而已。

    躺在床上,我眼看着天花板,又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那条围巾,情绪多少有些低落起来,在这个孤独的夜里,本想给姜凝发条微信聊聊天,可一意识到此时的她或许正与陈总在一起,于是只好收起手机,带着莫名滋味的难过继续品尝着寂寞。

    ……

    第二天一早,因为敏锐的感受到了卧室外面的脚步声,所以我本能的起床来。

    姜凝不知何时来到了家里,穿着一身休闲的家居服,戴着头带打扫着家里的卫生,这幅画面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了,所以也没纠结她为什么会一大早来这边,而是站在卧室门边安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直到她转过身来时,这才撩了撩耳边的发丝,对我说道:“起这么早?”

    我点头,随后收拾好激动的心情,笑了笑,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不是在济南出差嘛……”

    姜凝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随即道:“我要不回来看看,楼上的几盆花你都给我冻死了,天那么冷也不知道把它们抱进去。”

    “得了吧,它们的命可是比我还硬,我死它们也不会死的。”我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个说辞。

    姜凝没跟我一般见识,而是替我收拾起了一堆需要换洗的衣服,这在从前几乎都是她帮我的,只是最近一个人住这房子,所以男人邋遢的本性也体现的淋漓尽致,无论鞋架还是沙发上都有我随手丢的衣服。

    不过在姜凝低头的一瞬间,我还是看到了她脖子上不该看的东西,以至于愣了许久,等到姜凝帮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又走来时,困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站这傻愣着干什么?”

    我回过神来,然后强颜欢笑道:“你昨晚跟陈总在一起吧?”

    “是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耸了耸肩,随即主动帮她收拾起了屋子,但她脖子上红色的印记,我却始终忘却不了。

    等忙完手头的事情后,姜凝告诉我她煮了一锅稀饭,所以我们俩便难得坐在一起吃了个早饭。

    姜凝喝了口稀饭,随后又吃了口油条,对我说道:“跟你说个事儿,我最近这几天估计要回来住,你这边方便吗?”

    我没想到姜凝一大早就跟我说这个消息,本来还在纠结她脖子上的红色印记,但马上就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我有什么不方便的呀,这房子的房租本来就是你交的不是。”

    姜凝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喝着稀饭,忽然之间,她又问我道:“对了子游,你还记得咱们在郑州呆了多少年了吗?”

    我皱起眉头,对于姜凝所问的这个问题,我多少有点意外,主要是因为她一大早来了我这边,然后不光帮我整理了房间与衣物,突然又问我这些话,显得有些反常。

    可我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便反问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姜凝抿了抿嘴,然后笑了笑,道:“没什么,多吃点儿稀饭,养胃。”

    “哦。”

    我低下头去。

    又是等了很久,这才对她说道:“对了,昨天碰上冉兰兰了,她给了我一条围巾,我也用不上,你出去的时候就系着吧。”

    姜凝抬头看着我,不解道:“她送你的,你给我干什么?”

    我轻咳了几声,随即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道:“暂时用用吧,你脖子上,出去别人看见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