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那个冬天的晚上

    更新时间:2017-12-19 05:06:38本章字数:2109字

    “离职?”

    我瞪大了眼看着唐晚秋,以至于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直到唐晚秋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以后,又继续说道:“没错,虽然暂时姜总监还没有跟我提交离职申请,但她的助理有跟我的助理聊过这事儿,难道你真不知道这事儿?”

    我抿了抿嘴唇,随即放下手中吃着的东西,这才明白为什么姜凝会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休息下来,而且还问了我一些关于从前的事情,原来她真的已经做好了决定打算离开公司了,准确的说,是她要离开郑州这座城市了!

    而且在前一阵子她就有问过我关于离开郑州的想法,说明是她早就下定了决心离开!只是我一直没有理解她这句话的意义!

    我重呼了一口气,随即看着唐晚秋,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因为我知道,如果姜凝要走,那我留在郑州的意义有还有什么呢?要知道我当时来到绿野国际,也纯粹的因为她而来!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本以为昨天姜凝没有跟陈总同房我就会很开心,可实际上,在我内心深处我所要经历的波澜,远不止于此。

    “喂,说话,想什么呢!”唐晚秋在我面前晃了晃手,打断了我的思想。

    而我则是倒吸了一口气,看了唐晚秋半天,才道:“你真听说姜总监要离职了?”

    “嗯,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正式跟我提出离职申请了!”唐晚秋坐端正了姿势,随即接着说道:“其实说认真的,抛开一些私人感情而言,姜总监是一位我非常欣赏的女强人,这么多年虽然我不在这个公司与她共事相处,可关于她的为人处世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她的工作能力与态度也是我很钦佩的,如果真就这么走了,确实挺可惜的!”

    我沉默不语,但事实也正如唐晚秋所说的这般,姜凝是一个工作狂,一旦进入工作模式的时候,几乎不吃饭,不睡觉,很多人都说她是依靠陈总才坐上的总监位置,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她靠自己的努力应得的;虽然我也曾怀疑过她是不是有借助陈总的关系达成职场的需求,但那也只不过只是我的嫉妒心在作祟而已。

    不知不觉中,我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不过片刻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在唐晚秋的办公室里,所以放下了打火机。

    这时唐晚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儿,知道你心情肯定不好,允许你抽两根!”

    不过就算唐晚秋如此来说,我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去点燃手中的这根香烟,而是下意识的去思考很多的问题。

    ……

    整个下午的时间我都是浑浑噩噩的度过,本来是有想过给姜凝打个电话确认她要离职的事儿,但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晚上下班以后亲自去问。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终于等到了下班的时间点儿,于是我根本不停留,直接就坐公交车回到了家中。

    而一开门,我就看到了家里已经被姜凝给收拾的焕然一新,甚至还做了一大桌的晚餐,这已经是我不知多久都没看过的画面了,自从姜凝搬走的这段日子,我更是连做顿饭都很难,于是不仅觉得一阵暖流由随着血液流至内心深处。

    姜凝见我进屋,难得笑了笑说道:“下班这么早呀,我还两个菜没炒呢!”

    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但仅仅只是回复了一个“嗯。”然后就脱下外套随着她一起走进了厨房。

    看着姜凝忙前忙后的系着围裙,我很多次都在感叹,如果我们真的是对情侣该多美好,可惜,如今她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姜凝一边搅和着碗里的鸡蛋,一边对我说道:“有看到好看的电影吗?”

    想起姜凝要走的事情,我总觉得不是滋味,特别还是她瞒着我假装没有这事儿的时候,但当她这么问的时候,我今天一整天的心思都没在这方面,所以摇了摇头,便道:“没什么好看的,就上了一外国大片热度挺高的,你想去看咱们吃完饭去看会儿。”

    姜凝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笑了笑,道:“如果没什么好看的就不去看了,我买的有红酒,晚上咱俩喝一会儿?”

    “成呀!咱这有很久没开过火了做饭了!难得你今天下厨,必须喝一个!”我暂时并没有去提关于她要走的事情,而是故作轻松的说道。

    “可不是嘛。”姜凝忽然放下手中的碗,抬头吸了口气,随即又道:“记得那还是当时咱们毕业以后准备留在郑州的时候,工资抵到每个月只有一两千块,交了房租哪还剩下什么,在外面没谁吃得起。”

    我给自己点了根烟,笑道:“是啊,刚开始的那时候还住的城中村呢,每个月两室一厅的房租也才不到七百块钱,哪像现在,都涨到好几千了。”

    姜凝端起鸡蛋继续搅和道:“但那时候住在那地方的环境都乌烟瘴气的。”

    顿了顿,她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道:“还好有你在……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每天晚上下班不敢走那段巷子,因为听说那发生过猥亵女生的案子,所以你总是在灯火通明的路口等着我;记得最清楚的时候,是前年冬天,那天雪下的特别厉害,你裹着羽绒服在公交站台等着我,脸冻的通红,因为不能骑车,所以咱们走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到家;其实一路上我们都是在打打闹闹,哈哈,雪可下的真大呀……”

    我轻轻咬了咬嘴唇,也笑着说道:“的确,那年郑州下的雪太大了,整个巷子都是煤火煮稀饭的味道,还有推着车卖红薯的摊贩,各种小吃馄饨什么的,有点儿像小时候,真的让人很怀念。”

    “哎……是啊,然后我记得我说减肥,半夜十二点多给你发微信说饿的想哭,然后你从被窝起床跑出去找已经关门的摊贩硬叫人家给你做了碗酸辣粉跟臭豆腐,当你跑回来把这些东西丢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那个冬天的晚上,真的太温暖了。”

    回忆的画面,一幅幅在我眼前浮现,我几乎有些哽咽,但还是强忍着鼻酸,说道:“可是,这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