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等等再说

    更新时间:2017-12-21 12:02:28本章字数:2105字

    我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有些事儿我没办法去跟她细聊,让余夏去会更合适一些。”

    叶生撇了撇嘴,抽了口烟后,问我:“如果姜凝要是真的走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这事儿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

    “你也会走吗?”

    “谁知道呢……”

    从这边离开跟叶生分别以后,我本是应该回去,可一想到回去就将会面对着姜凝,所以我有些不太愿意回去,或多或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情绪过多的流露在她面前吧。

    不知不觉中,我再次来到位于火车站附近的那片荒芜处,因为在这里能很真切的看到火车轨道以及那看不清的未来,所以我很喜欢这里。

    一个人,一包烟。

    当手中火焰跳动着开始燃烧时,我眯着眼睛,透过火焰去看呼啸而过的火车,可看到的却更多只是对于生活的迷茫。

    我有点累了,累到不愿意去多想生活,累到已经完全不在乎环境的躺在了这条石凳上,听着火车的鸣笛,看着深邃夜色中寥寥无几的星空。

    渐渐的闭上眼睛,直到手机微信传来消息的提示,许久后我才掏出手机。

    唐晚秋给我发来了消息,说道:“徐大白,去哪儿了。”

    “在家!”我随口回道。

    “放屁,我刚从你那边出来。”

    我顿时皱起眉头:“你去我那干什么?”

    “哼,你果然没在家。”

    此时我已经知道唐晚秋这是在刺探我的口风,所以回了句:“你真够无聊的。”

    “这是一个无聊的世界,我们都在无聊的活着,这年头谁不无聊呀!”

    我无语:“难道像您活在这么高层的人,不应该有更多的理想抱负,怎么满满的都是负能量!”

    “人总是在夜深的时候,习惯性的矫情而已,我也不例外。”

    “找我什么事儿?”

    “我在青年旅馆,这晚上有个活动,陈北问你要不要来玩!”

    “今儿不了。”

    “行,我等下跟他说下。”

    片刻后,她又问我:“你跟姜总监还好吧?”

    “你觉得呢?”

    “应该不太好,否则你不会说话的语气都这么深沉,但有些事儿,就顺其自然吧,特别是感情!”

    我想了想,最后道:“嗯,谢了,回聊!”

    “拜……”

    结束跟唐晚秋的对话,我最终放下了手机,然后继续躺在石凳上。

    晚上回去的时候,姜凝已经回了原本属于她的房间休息,所以我也并没有在临睡之前再见她一面,不过这样倒也不错,省的大家相见时又多少带着些尴尬的气氛。

    躺在床上,我又接着想了很多,于是在这个漫长的夜晚,我再次失了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避开了姜凝提前离开,然后从到公司的那一刻开始,就在等待着一天的时间再次消耗完。

    直到快临近下班的时候,叶生给我发来了微信,说道:“晚上余夏跟姜凝一块出去吃饭,到时候看看她是咋说的。”

    “嗯行。”

    “我也刚下班这会儿,你要不要来喝点儿,我在家做俩菜。”

    “算了吧,我一会儿上街溜达溜达,你自己在家解放解放吧!”

    “中,晚上再细聊。”

    “嗯好!”

    ……

    说完,我也没再跟叶生多聊,下班以后的时间,一个人走走停停,看着陆陆续续拥挤的人群,我不愿意回家,也不愿意找个地方消遣。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位于二七纪念塔的天桥上,晚霞将整个城市映红了一片,我手里拿着香烟,等到燃烧殆尽也没去多吸一口;心中有着说不尽的惆怅。

    在人群中,我发现了一个老朋友,熟悉的吉他旋律,以及极具辨识度的烟嗓音,风在我的脸上,使我下意识的裹了裹衣服,然后走到陈北的面前。

    此时的他正抱着吉他弹唱着一首宋冬野的“安和桥”,面前还放着一个吉他琴盒当作钱箱,我笑了笑,然后丢了两块钱在他的琴盒里。

    陈北回避了我的眼神,等到唱完之后,这才拿起旁边的啤酒喝了一口,然后甩了根烟给我,问道:“你今儿这么闲?”

    “打扰你要饭了吗?”我接过香烟给自己点燃问道。

    “老子这叫卖艺!”

    “反正都是乞讨。”

    “得,也算是吧!”陈北低头给吉他加上了变调夹,调了调音后,又问我道:“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又瞎感伤呢?”

    “谁说不是来着。”我猛地吸了几口香烟,然后趴在天桥的护栏上,任由风吹动着自己凌乱的头发,撇嘴道:“一个二线中等城市,高昂的房价,低额的工资,忙忙碌碌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活得真他妈累!”

    “累分很多种,但我觉得你是因为爱情,而不是为了物质生活。”

    “有区别吗?”

    “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毕竟都是为了生活。”

    我长呼一口气,片刻后转过身来,看着陈北说道:“你最近出来卖的有点频繁了呀。”

    “缺钱!”

    “缺多少,我能帮吗?”

    “怕是帮不了,心灵上的慰抚,需要女人来弥补。”

    “离兮?”

    “她嘛……不合适!”

    我皱起眉头,似笑非笑道:“你是不是跟她上过床?”

    陈北愣了愣。

    我接着说道:“你他妈是不是人呀,既然不合适,还上人家干嘛?”

    “男人,谁不需要一些生理上的需求。”陈北坦然的说道。

    “所以你觉得她给不了你心灵上的慰抚吗?我倒是觉得你们俩挺合适的!”

    “有时候感情这事儿过于复杂,其实就像我觉得你跟那个姓姜的丫头也挺合适似的,你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可实际上我们人活这一辈子,都会遇上太多看似合适的人,但真正到底合不合适只有彼此之间最清楚;两个人在一起不单需要的是喜欢,更多的还有天时、地利、人和,说不定你爱上的只是当时的她,真正意义上的合适,还得等等再说!”

    说罢,陈北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又道:“得了,我等会儿去见个朋友,回头有时间多去我那坐坐,很久没一起大醉过了。”

    我点了点头最终没再多说什么,而是看着陈北背着吉他离开的背影,在香烟的弥漫中,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可是,我难道喜欢的也只是当时的姜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