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用力的告别

    更新时间:2017-12-23 01:37:29本章字数:2118字

    不过我觉得就算再坏,也不至于比她离开更糟糕了。

    随着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以后,我终于把手机重新打开,紧接着便收到了一大堆的垃圾消息,大多还是移动通讯发来的。

    但微信消息倒也有几条,其中单是唐晚秋发来的就有两三条,先是问我怎么不上班,之后便跟我说她又要回洛阳去了。

    而在唐晚秋的下面,姜凝终归还是给我发了条微信,告诉我说道:“我明天晚上的高铁走,如果有时间的话,咱们再见一面吧,明天下午三点,我在老地方等你!”

    我看了看日期,这条消息是她昨天晚上给我发的,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姜凝就要走了!

    虽然我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对于她赶的这么着急离开还是有些意外,本来想回她一条微信,但最终又打消了冲动,最终索性放下了手机,然后躺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本来姜凝给我发消息,至少我应该感到欣慰,可是心情却忽然之间开始低落起来。

    我们在一起生活这几年,现在她要走了,而且就在今天,我一时间还缓不过神来。

    ……

    从公司离开后我就回了家,因为有点发烧感冒,所以自己煮了一锅蜂蜜姜水驱寒,可当真正煮完以后,我坐在沙发上却并没有去喝,而是就这么发呆的看着眼前的屋子,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姜凝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我的脑海中下意识的想起那个晚上,姜凝喝多了酒,正是在这个此时我坐着的沙发上,我们接了吻,那个时候虽然她已经跟陈总在一起,可我却在激动中无比的满足。

    可这一刻,我又前所未有的孤独,就连看着一双拖鞋摆在一起我都认为它们这是在秀恩爱!

    不知何时,躺在沙发上的我又开始睡了起来。

    等到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抬头朝墙上望去,发觉居然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半了,不过我倒也没有特别的慌忙,对我来说,本来就没有做好去见姜凝的准备,更别提现在距离她跟我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醒来以后,我越发的觉得身体有点不听使唤了,就连从沙发上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一直等到又缓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艰难的掀开毛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想了想半天,最后披上外套离开家中。

    等我赶到那片荒芜的地方时,姜凝的身影隔着很远就进入了我的视线,她坐在我睡过的石凳上,目光盯着眼前的铁轨与不时飞驰的火车,我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给自己点了根烟,抽完以后才缓慢的靠近她。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我才走到姜凝的身后,她突然开口说道。

    我停住了脚步,就这么站在她的身后,愣了小片刻,才说道:“抱歉,来晚了。”

    姜凝依旧没有回头看我,而是将那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要你来了就好。”

    我撇嘴道:“其实你应该邀请余夏跟叶生他们一起,大家吃个饭,就算是给你送别了。”

    姜凝低下了头,许久没有再言语。

    我也则是陷入了沉默,然后透过朦胧的雾霾中,看着火车的影子,渐渐的奔驰在铁轨上。

    手中的香烟,不知不觉中又燃烧完了一根,我用重重的呼气来缓解自己内心的无奈,最终笑道:“决定好去哪儿了吗?”

    “先去济南。”

    “还是找陈总?”

    “嗯,暂时过去,跟他谈一些事儿。”

    我有种瞬间想哭的冲动,但终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克制着颤抖的身体,假装不在意的说道:“所以最后也会留在那里的吗?”

    “说不好的事儿,如果可以的话,我比较想去厦门。那个城市让我有种莫名的期待跟挑战,我喜欢有海的地方,工作之余到海边走走也是一种不错的解压方式。”

    姜凝说这话的时候,特别像她此时已经身处在了海边,她很享受,我看的有些入迷。

    半天才回她说道:“厦门……倒也不错!”

    姜凝回过头凝视着我:“要不咱们一起走吧!”

    我皱起眉头:“去厦门?”

    姜凝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陈总一个朋友在厦门做金融公司,他们之前有找我聊过去那边工作的事儿……”

    提到陈总,我马上就有些反感,于是直接打断了姜凝的话,说道:“要去你去吧,我跟陈总不熟,况且自己有手有脚,凭什么让他在我的生活里指手画脚。”

    姜凝看了看我,尽显失望之态,片刻后回过头去,道:“你还是老样子。”

    我解释道:“这不是固执,是我的尊严,你明白吗?”

    姜凝语气不悦道:“尊严就那么重要吗?”

    “如果卑微的生活我不能挑选,但不卑贱的活着我至少可以选择。”

    “郑州就那么值得你留下来?”

    我用力的回道:“对,这里就值得我留下来,因为这里有着我一直爱着的女人!”

    姜凝凝视着我,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又转过头去选择了沉默。

    气氛随着我的语气加重以后,也开始变得压抑起来。

    直到姜凝起身以后,她拿着自己的手提包,对我道:“就这样吧,有机会再见。”

    我凝视着她,最终狠狠咽了咽口水,点头,很洒脱的说道:“走吧。”

    姜凝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后,没等太久又回过身来,继续道:“如果还有机会,我在厦门等你。”

    我咬紧了牙齿,无奈的露出了一个笑容,道:“谢了,祝你能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我累了,走不动了!”

    姜凝没在言语,停了一会儿,随即转过身去,径直的朝着旧院墙的出口处走去。

    我站在原地很久,直到她坚决的身影从我模糊的视线中彻底消失,我翻了翻眼睛并用力的呼吸了一口气,眼角终于有了温热。

    那份来自内心深处的绞痛,彻底撕裂了我的伤口,在这个伤口上洒满了盐!

    我想哪怕自己在这个没有人的角落痛哭一场也好,但实际上最痛苦的不过是想哭的时候,连个可以瞧笑话的人都没有。

    我有些无力的坐在石凳上,继续眺望着她离开的地方,好似她这一走,带走的就是我整个人的灵魂……

    郑州,再也不是我可以有期盼的城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