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老院墙下的火车

    更新时间:2017-12-24 23:51:29本章字数:2117字

    我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很久,直到不远处那火车轨道旁暗黄色的照明灯亮起,我知道这座城市的晚上终究要来了,而伴随着的,也将是姜凝的离去。

    眼前这一幕我有过似曾相似的感触,正如当年的冉兰兰离开一样,我以为姜凝永远都不会如此,但这一天我还是没能躲得过去。

    脚下的烟头已经多了一堆,但我始终没有离去,直到唐晚秋给我发了条语音微信,说道:“可怜鬼,心情一定很不好吧!”

    我看着眼前的有疾驰转缓慢的火车,唐晚秋的声音也开始在我耳边蔓延,风吹在我的脸上,可我感觉不到寒冷,那份严寒来自我的血液,来自我的心里。

    她又给我发来了语音说道:“我带你飙车去吧,这个时候你去需要一些刺激来掩盖住那些不好的坏情绪。”

    我依旧没有回复她的消息,而是继续麻木的抽着香烟。

    此时的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坐一会儿,然后好好思考这几年自己过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

    可是在半个小时后,就在我下意识的从烟盒中去摸香烟的时候,才发觉我带来的香烟终于抽完。

    于是我有些落寞,有些癫狂,当没有香烟的时候,我就弯下腰去捡那些还剩下一点儿的烟头继续抽。

    只不过我才刚刚点燃这根烟头吸了一口,唐晚秋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她系着一条灰色的围巾,双手放在口袋里,撇了撇嘴,说道:“丢不丢人呀,还捡地上的烟头抽!”

    我看了她一眼,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但依旧没有言语,仅仅只是淡漠的抽着香烟。

    这时她走到我的身边来,并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两包十渠递给了我,道:“诺,姐姐知道你喜欢抽这个牌子的香烟,所以特意帮你买的,不用谢我。”

    我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拿来的香烟,最终继续看着火车轨道上的火车。

    唐晚秋倒也没有像从前那般吵闹,而是安静的坐在我的身边与我一样看着眼前的火车,许久后才感慨着说道:“红砖老院墙下的火车,有时候美好的风景就在眼前,我怎么之前就不知道郑州还有这么文艺的地方呢,但不过比起看轨道上的火车,我还喜欢看天空上飞过的飞机。”

    我侧过脸看了她一眼,但却仍旧没有言语。

    唐晚秋笑了笑,随后说道:“你是喜欢老院墙下的火车吗?”

    我抽了口香烟,淡淡的说道:“我喜欢这吹在旧灯下的风。”

    “那也差不多啦!”唐晚秋掖了掖衣服,随即继续看着不远处的铁轨,说道:“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或多或少总会遇上一些说不出的难过与过不去的坎,可这又能怎么办呢,谁活着不像是一场修行,总要经历一些劫难,这人生才算是圆满!”

    一辆火车飞驰而过,我抽完了手中的最后一口香烟,麻木了很久,最终对唐晚秋说道:“车能不能借我用下?”

    唐晚秋眨了眨眼睛:“干什么?”

    “去机场!”

    “我去,你打算去找姜总监吗?”

    “不是你说最喜欢看天上飞过的飞机么,我也想去看看!”

    唐晚秋一副无语的姿态道:“我刚回郑州呀!”

    “我先送你回酒店。”

    “算了,还是别了吧!”唐晚秋站起身来俯瞰着我,说道:“体恤下属是我的责任,难得你这次算是彻底的失恋了,我陪你一起去,怕你想不开,到时候又是开我车出去的,出了事儿我可担不起这罪名!”

    话中带刺是唐晚秋一贯的风格,所以我也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心情去在意。

    只不过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我提出由我来开车,唐晚秋也没有什么反对,很随意的说了句没问题,之后便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我。

    一路上,穿过机场高速,我不断的深踩油门,直至跑到一百八十码的时候,我的心跳开始急剧加速,或许是因为压抑这数个小时的缘故,所以这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让我心血沸腾。

    我握紧方向盘,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与上次我坐唐晚秋开的车不同,我因为唐晚秋的飙车而恐惧,但她似乎习以为常,仅仅只是将头倚靠在车窗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将车子开到了位于机场附近的一条公路上,我们总算结束了这一小段刺激的旅程,而随着夜色的加深,除了能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外,我不过也只看到了黑夜中闪烁的信号灯。

    我回头看了看身旁的唐晚秋,她则是一脸不屑的说道:“看我干什么,这大晚上看不见飞机跟我又没关系,你脸色都那么差我还让你开车了,说明我连生死都看的那么淡,对你足够仁至义尽了啊!”

    我撇了撇嘴,眼神中流露着一些复杂的情绪,许久才问道:“你不怕死吗?我发着烧开的车!”

    “死?”唐晚秋皱了皱眉头,看了我半天,随后将座椅往后放了放并躺了下去,看着天窗外那漆黑的夜空,说道:“如果真的怕死,就不会让你开车了。”

    唐晚秋的话,让我陷入了很深的沉思中,看了她很长一段时间,也实在想不明白像唐晚秋这种身份的人,为什么总会有着一些与她身份无关的思想与行为。

    “你为什么不怕死?”我不解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唐晚秋的回答也很决然。

    我继续说道:“绝大一部分人忙忙碌碌一生也不过只是为了钱,所以多半的痛苦都建立于此,而你有着我们几辈子都挣不来的财富,所以你的痛苦源自于哪儿?爱情吗?”

    说到唐晚秋的爱情,我不由自主的马上想起了那个叫江河的男人,虽然唐晚秋上次说过她并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我此时很明白,那个叫江河的男人,绝对跟唐晚秋有着很深的感情纠葛。

    但关于我的问题,唐晚秋也并没有回答,而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没有爱情,也不会等爱情,请你不要把你的痛苦妄图转移到我的身上,是你失恋了,不是我,明白吗?”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再怎么说我也不过是你公司的一个小职工,说到底是不是你在我的身上看到了一丝你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