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爱上孤独时的自己

    更新时间:2017-12-27 23:56:35本章字数:2320字

    “你……”

    在我偏激的言语中,唐晚秋瞪了我半天,但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跟我一般见识,白了我一眼后,说道:“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就跟一条发疯似的狗一样,逮谁咬谁!”

    “对,我是狗,反正也没谁把我当成人看过!”

    唐晚秋瞪大了双眼,但最终也没有再跟我废话,而是侧过脸去躺着,显然是被我的无理取闹给气的够呛。

    其实我也很明白自己不过是在拿唐晚秋撒野而已,可此时我的情绪就连我自己都难以说清,这个世界里也没谁能把自己了解的那么透彻。

    在我跟唐晚秋的各自沉默中,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去,我也像唐晚秋一样把座椅放躺下去,就这么在夜色的安静中透过天窗玻璃眺望着夜的迷离。

    可是空气越宁静,我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想抽烟,却又懒得去点烟,犹豫了许久,我拿出手机,然后准备在朋友圈更新一条状态。

    思来想去,我简单的总结了语言,写道:“比起霓虹,我更喜欢蜡烛,虽不比它鲜艳迷离,却格外的温暖而真实,这阵风吹的太冷,穿的薄的脱下了风衣,穿的厚的掖紧了衣服,你喜欢海的波澜壮阔,我喜欢海的自由洒脱,或许吧,我们终究是各有渡口,各有归舟,拿起一杯酒,喝完之后我们就忘掉过去,从此以后,爱上孤独时的自己!”

    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我把这条内容发布在了朋友圈里,算是我跟姜凝最后的告别,也算是给我们之间这段若即若离的感情一个了结。

    最后,我还是点燃了这根憋了很久的香烟,去品尝香烟的味道。

    只是,我在抽了两口,唐晚秋忽然之间就打开了车门,随之在我的注视下走下了车。

    看着她的背影,我皱起眉头问道:“你去哪儿?”

    “你管不着!”

    回了我这一句明显带着情绪的话后,唐晚秋朝着公路的尽头走去。

    我不知道唐晚秋出自何意,但尽管我的心中十分烦躁,还是不放心她一个女生半夜在外瞎走,所以也赶紧下车跟着她走了过去,于是在这个充满冷空气的夜色里,形成了一幅奇怪的画面。

    我跟唐晚秋就像是一对吵了架的情侣一样,她赌气朝前走着,而我则是在后追赶,说来其实可笑,毕竟唐晚秋是我的老板!

    等追上她的脚步以后,我很快拉住了她的胳膊,有些无语道:“夜都这么深了,你能不能别神经了?”

    “谁神经了!”唐晚秋眼眶通红的看着我。

    “你有必要吗?”

    “咱俩到底谁在发神经?”

    我抽着香烟,虽然明知道在这件事儿上是我不对,但却并没有在她面前承认错误。

    我不知道我跟唐晚秋我们两个在路灯下僵持了多久,不过最终她还是问我要走了车钥匙,随之一个人开着车离去,留下我一个人继续呆在这寒冷的夜里。

    或许唐晚秋已经回了郑州,但我也没有打算回去,而是在机场附近的路边又坐了一会儿,这才去不远的路边找了个酒店住了下去。

    我的思维有点儿混乱,但这一次不再因为姜凝的离去纠结,而是打心底认识到了自己辜负了唐晚秋的心意;不管怎么说,唐晚秋也是为了我才来到的这地方,但事实上我又是怎么对她的呢?

    因为住的酒店靠近机场,所以飞机起飞或降落的声音不时的从屋顶穿过房间,我站在房间里的窗户旁,在香烟的弥漫里惆怅的看着夜色中那抹微黄的灯光,情绪莫名。

    本想给唐晚秋发个微信为今晚的事儿道歉,可写了一堆废话,还是选择了删除。

    我在酒店里一直等到天亮,终于看到了飞机透过朝阳的红色飞过天空时的场景,于是拿起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一阵冷风吹在我的脸上,但早已麻木到失去了知觉。

    ……

    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几乎都是在颓废中过去的,闲时抽烟,忙时睡觉,我没有看朋友圈,也没有去酒吧,要么拿出那把满是尘埃的琴盒,点一根烟,拿一罐啤酒,练习练习吉他,然后尝试着去写一首民谣。

    自从当年跟冉兰兰分手后,我再也没玩过吉他,但自从姜凝离开以后,唯有吉他才能宣泄出我的孤独。

    今天是我重新来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才一到公司,张天就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然后我们习惯性的点一支烟。

    张天笑着对我说道:“自从姜总监离开以后,我还以为你小子也早晚会走呢!”

    我吸了口香烟耸了耸肩膀,道:“有想过走,不过没有理由走,太穷了没路费!”

    张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喝了口咖啡,对我说道:“其实郑州挺好的,留下来也不错!”

    顿了顿,他又说道:“本来当时说答应给你一个经理位置的,但现在恐怕你也瞧不上这个职位了吧!”

    我皱起眉头:“怎么说?”

    张天撇了撇嘴,随即道:“你估计还没接到通知吧,前两天公司例行高层会议,散会后唐总叫我留了下去,然后向我询问了一些关于你在公司的作为,又问我你适不适合转行到销售部门的意见,其实大家都清楚嘛,自从姜总监离职以后,那个位置暂时都还在空着,你又是我们公司的老人了,我觉得这个位置非你莫属。”

    我摸了摸鼻子,这个事儿我听唐晚秋确实跟我提过那么一次,说实话如果能升到总监的话,也就意味着薪水增加的不是一点半点,这对于此时的我来说还是有点儿诱惑力的,但要知道在一个星期之前,我可是亲自把唐晚秋给得罪了,至今都还没有跟她认错,以她的脾气没有整我就谢天谢地了,还让我升职加薪……

    我长呼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对张天说道:“子虚乌有吧,我虽然在这公司属于老油子,但升职这件事儿,不太可能!何况还是跳到别的部门,不说我有没有那个能力,恐怕难以服众!”

    “这件事儿我倒觉得并不如此,自身我们搞营销的,对于客户心理都把握的很精准,而你的能力又在我们部门出类拔萃,所以我个人也向唐总推荐了你,只不过很多时候是你不愿意去争那些权利,如果让你跳槽到别的公司任职这个职位,我一点儿都不意外!”

    我笑了笑也没太在意道:“这事儿,顺其自然吧!”

    ……

    跟张天聊完之后,我也并没有去深思这事儿便开始了新的一天工作。

    直到忙到晚上下班以后,我因为无所事事,更不愿意再去回家面对孤独的墙壁,这几天我呆到有些方案了寂寞。

    所以难得给陈北发了条微信,告诉他说我等会儿去他那“青年旅馆”酒吧玩玩,事实上我是准备带着自己的吉他过去,然后喝上几瓶啤酒,好好的玩一次。

    (当当看书的朋友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