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要倒闭的青年旅馆

    更新时间:2017-12-28 23:54:50本章字数:2282字

    不过陈北也并没有立即回复我的消息,或许是因为又到外面的街头卖艺去了,所以我决定先回去拿上吉他。

    在回家的路上,叶生给我发了条消息,说是约着一起去打台球,但我因为已经约了陈北的缘故,所以倒没有去台球厅。

    等忙完一些事儿后,我背着自己当年上大学时攒钱买的那把圣保罗SD358吉他去了“青年旅馆”酒吧,只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当我到了酒吧后,才发觉今天整个酒吧的门都是关着的。

    按道理说这个点儿正是酒吧营业的黄金时间段,可除了酒吧里隐约传来昏暗的灯线外,门口的木门以及窗户都在关着。

    我弹了弹指尖的烟灰,又往里面瞄了几眼,最终拿出手机来给陈北打了个电话。

    可是电话通了以后,陈北却并没有接我的电话,直到大概三十秒过去之后,陈北终于接听了我的电话。

    我上去直接问道:“陈老板,你家酒吧今儿怎么到现在还没开门?”

    听筒里陈北沉默了几秒钟,最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今儿临时有事儿,都不在。”

    “扯淡吧,里面灯都在亮着!”

    “你在酒吧门口?”

    “嗯!”

    片刻后,陈北似乎刚抽了口香烟般,吐了口气后,说道:“等下!”

    说罢他很快便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又等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酒吧的大门被打开,陈北披散着凌乱的长发,嘴中叼着一根香烟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下意识的往酒吧里面看了看,只见里面座位上几乎空无一人,等我走进酒吧以后,这才问陈北道:“好好的不营业,关着门干什么?”

    陈北将香烟从嘴中取下来,随后再次关上了门。

    我背着吉他来到酒吧自己常坐的位置坐了下来,才看见离兮也在,于是这更加的让我好奇起来,愣了小半天才尴尬的说道:“我这……没打扰到你俩的清净吧?”

    离兮白了我一眼,随后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她抽烟,而且对于我来说身边也有不少女士朋友抽烟,所以并不排斥。相反还觉得女人抽起烟来,也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特别是坐在演唱台上抽烟的姿态更有魅力。

    陈北拿了两瓶啤酒在我面前坐了下来,随即将烟再次放到嘴边,然后便打开了我带来的吉他,试了试音色后,才开口说道:“你这吉他放多久了?他妈的弦都有锈了!”

    我打开啤酒喝了一口,耸肩道:“早跟你说过,我几年没玩过吉他了,所以几乎也是没有保养过!”

    陈北一边指弹着吉他,一边说道:“浪费,六七千块钱,你上大学那会儿不吃不喝连学费都省了吧!”

    “那也比不上你那把定制的Martin,两万都有了!”

    陈北说着放下了手中的吉他,对我说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来我店里的那美女,她手上有一把小Martin,妈的上面有黄家驹赠语的: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多吊啊!”

    我撇了撇嘴,对于陈北所说的那个美女我自是不会忘记,毕竟她人长得漂亮,更关键的是我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却又始终想不起来。

    我吸了口牙,问陈北道:“那美女我知道,第一次见她还以为是哪个电视明星来着!”

    陈北笑道:“歌手吧!”

    “这倒也是,现在独立音乐人挺多的!”

    顿了顿,我也没在这问题上多做纠结,而是又问陈北道:“不是,你今儿酒吧不营业吗?我他妈还说来玩一会儿的!”

    “今天心情不好,关门歇着!”

    “这么牛逼的吗?”

    陈北掐灭了香烟,然后拿起我的吉他朝演唱台走去,说道:“歇着玩音乐,才更带劲儿!”

    随后他便自己一个人坐在了台上,调完音后再次谈起了那首宋冬野的“安和桥”。

    在香烟跟霓虹灯的交织中,我看了两眼陈北,随后不解的眼神便看向了坐在我对面的离兮,问道:“这玩意儿今儿咋了?”

    离兮耸了耸肩膀,然后拿起百威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

    随着夜色的加深,我在“青年旅馆”没呆太久,期间也没上去弹唱那么一首,始终都是陈北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用香烟跟酒精麻痹着自己,最终他喝的有点醉。

    我知道他的心情不太好,所以让离兮照顾好他以后,也在一个小时以后离开,我很清楚陈北的性格,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情绪的男人,导致看上去在表面上邋遢中带着丝忧郁。

    只不过在我离开酒吧的时候,离兮很快也跟了出来,并叫住了我。

    我回头看着离兮,只见她披着围巾,修长的指尖上夹着还未抽完的香烟,对我说道:“聊会儿成吗?”

    我点了点头,也很清楚她之所以跟我聊天,多半跟陈北有关,我也很好奇陈北今天情绪错乱的原因,所以背着吉他随她一起站在了酒吧门口的暗淡灯线下。

    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后,我猛地吸了一口,问道:“聊什么?”

    离兮轻轻咬着嘴唇,片刻后又掖紧了围巾,说道:“你有钱吗?”

    “钱?”我有些意外离兮一上来就说这种俗气的话题。

    离兮点头,随后又直接道:“今儿房东又来催收房租了,说是三天以后如果再不交租,这门面房东就要收回去了!”

    稍等片刻,她又道:“你也知道,这家酒吧这两年来几乎都是亏损状态,所以他几乎没有存款,我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也把身边的朋友都借了个遍,可是最后还差八万……这酒吧是他留在郑州最后的精神寄托,他不想让这家酒吧关了,也不让我把缺钱这事儿说出去,但我也不想看他如此落寞……所以自己决定开了这个口,如果你有钱的话,就算是我个人问你借的,他还不起你,我替他还!”

    “酒吧关门?”

    我震惊的看着她,以至于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怪不得今天酒吧一天都没有营业,原来是遇上了这种问题。

    不过先不谈我有没有钱,但这家酒吧如果关门,光是这一点儿我都不能接受,因为只有我自己清楚,在无数个失了眠的夜晚,这里才是收留我灵魂的地方。

    如今听离兮说酒吧因为拖欠房租要面临关门倒闭的消息,我有些不是滋味,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可不管怎么说,如果钱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标准,那我义不容辞必须得去帮这个忙,尽管我也身无分文,但即便是借,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可我此时能问谁借呢,似乎在我的朋友圈里,也只有唐晚秋才最有资本,不过我这还欠着唐晚秋一笔钱没还清,前几天又把她给招惹了,她还愿意搭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