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意外冲突

    更新时间:2018-01-04 00:10:07本章字数:2171字

    但那个用杂志挡住脸的女人,似乎在发现了我的眼神以后,把自己遮掩的更厉害了。

    中午过了饭点儿以后,我再次在电梯里遇上了通往顶楼高层办公室的唐晚秋,只是这一次电梯里就我们两人,所以我倒没有早晨时那么紧张。

    看着身穿职业装站在我面前的她,我用力的咳嗽了几声,紧接着便说道:“偷听别人谈话有意思吗?”

    唐晚秋沉默不语,但我能明显的看到她那被人拆穿伪装时的神经波动。

    我耸了耸肩,继续说道:“唐总,请你以后尊重别人的隐私成吗?”

    这时唐晚秋终于回过身来看了我一眼,质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我有些无语,道:“这电梯里满共就咱们两个人,你以为我喜欢跟墙壁说话么……”

    唐晚秋皱着眉头:“我跟你不熟,少跟我说话!”

    我无奈道:“我发觉你这人有点儿毛病,先是拿我的手机隐私敲诈我,现在连我跟朋友吃个饭的功夫都能看到你在身后当侦探的身影,真牛啊,你是不是喜欢我来着,所以才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唐晚秋用白眼歧视着我,随后上下看了我一眼,不屑道:“喜欢你?你以为你是梁朝伟啊!”

    “我觉得自己跟胡歌挺像的!”

    “滚,别侮辱我男神!”

    “是嘛,原来你喜欢胡歌这种类型的男人呀,不过我劝你不要盲目追星不务正业,毕竟你爹还有这好多亿的资产等着继承来着!”

    “毛病,我喜欢谁跟你有关系吗?”

    说罢之后,唐晚秋直接回过身去。

    我自然知道她这明显还在因为前段时间我拿她发泄情绪的事儿较真,不过毕竟是女人,何况这件事儿还是我有错在先,所以酝酿了半天的情绪,我这才一副认真的姿态对她说道:“那天晚上的事儿是我不对,这正式跟你道个歉!”

    唐晚秋背对着我,始终没有回应,这多少让我有些窘迫,本想在趁机跟她多说几句,但随着电梯楼层停顿,紧接着张天提着办公包站在了门外。

    他先是看到站在我前面的唐晚秋,所以跟她打了声招呼,等进电梯后才看到我萎缩在她的身后,于是尴尬的看着我,等到电梯又往上走了一个楼层的时候,唐晚秋直接选择走出电梯,虽然这还没到她的办公楼层,但估计是懒得跟我这种小肚鸡肠的人纠缠。

    等唐晚秋走后,电梯持续上升,张天也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窃喜姿态,说道:“没打扰你跟唐总吧?”

    我口是心非道:“我跟她又没什么要说的,谈不上什么打不打扰!”

    “哦,那就好……”张天笑了笑,随即又道:“中午吃了没?”

    我晃了晃手里从冉兰兰那边拿来的星巴克咖啡,说道:“今儿出门遇上财神了,有人请!”

    “是嘛,我今儿碰巧也在星巴克看到唐总了。”

    “……”

    下了电梯以后,张天先我一步去了会议室,而我则觉得有些不太自在,特别是回到公司以后,好像在张天的眼中,我跟唐晚秋有着什么说不清的关系似的。

    可就凭我这连住房问题都快解决不了的渣渣,能跟唐晚秋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呢?我深呼吸一口气,随即拿着咖啡走到办公位前。

    晚上下班后,我本来打算想去青年旅馆酒吧坐坐的,顺便跟陈北聊聊关于酒吧运营资金的问题,可这一整天下来也并没有借到一点儿资金,所以挺不好意思去的。

    迷茫中,我再次来到了那个老院墙下,看着眼前呼啸而过的火车,我本能的给自己点了根香烟,却有些想念已经离开的姜凝,想念我们在郑州所经历的种种过往。

    一根香烟吸完后,我拿出了手机,然后第一次打开了微博,因为在微博上我关注的有姜凝的小号,平常她都会不定时的更新状态,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姜凝离开以后的这些天里,有足够的勇气去关注她的消息。

    果不其然,虽然姜凝的朋友圈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但微博小号上则是更新了两天状态,其中一条是她离开郑州的当天发的,拍的照片就是我此时坐着的地方,但地理位置上显示的却是济南的某个酒店。

    我猛地抽了口香烟,继续翻看着下一条微博,令我以外的是恰巧这条微博的发布时间距离现在才刚刚过去半个小时左右,仅仅只是一些文字,上面写道:“未知的城市,却有着不说清的过往!”

    再翻看时已经没有其他的状态了,于是我也用自己的小号给她这条微博点了个赞,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她在济南过的一切安好吧,虽然我此时挺纠结的。

    夜色在一点点的加深,我在麻木的寒冷天气里抽完了香烟,这时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看,只见是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来的消息,说道:“子游,方便吗?见一面吧!”

    我有些困惑的看着这条消息,但很快,在我的脑海中猛然想起了那个曾经我倒背如流的手机号码,正是冉兰兰当年在郑州上大学时用的手机号!

    对于她到现在还有换掉手机号,我多少还是很意外的,不过对于她给我发来的这条短信,我也同样充满了困惑。

    想了想以后,我给她回了条消息,确定道:“冉兰兰?”

    没等太久,这个陌生号码就回复了我的短信,说道:“是我,把你位置给我,咱们见面聊吧!”

    证实了给我发短信的人以后,我看着冉兰兰发来的消息,犹豫了很久,最终才回道:“有什么事儿在短信里说吧。”

    “关于你朋友酒吧的事儿,我觉得三言两语在短信里也讲不清,听离兮说,房东刚才又去了,并且带了四五个人收房,你朋友一时没控制住情绪,跟人吵架,最后打起来了!”

    “陈北跟人房东动手了?”我愣了片刻,随后又赶紧继续问道:“不是,房东不说给三天时间凑钱吗?怎么今天就来收房了?”

    冉兰兰回道:“见面再聊,我去找你。”

    “我现在去酒吧!”

    “徐子游,你这个时候能不能稳重一下,这事儿一时半会儿不好说,那边房东带的人还没走,你去不是找事儿吗?”

    “我没你想的那么冲动!”我回完消息已经站起了身来。

    这时冉兰兰又似乎给我回了条短信,但我没有再看,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朝路边走去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