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更新时间:2018-01-16 16:04:44本章字数:2152字

    我再次回过头去看着唐晚秋,迟疑了小片刻,才问道:“为什么不是?”

    面对我的质问,唐晚秋耸了耸肩,道:“其实虽然我跟姜总监生活接触的不算多,但依我对她简单的了解,我觉得她不是那种靠依靠男人才能生活的女人!”

    我想了想,最终无奈的说道:“其实后来仔细的思考,我也不信她会跟陈总这种年龄的人在一起,可认真的思考过后,我才认为或许……是她想找一个成熟的人吧,相比较陈总,不单是物质条件,在为人素养跟责任这方面,我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而且也有绝大一部分女人,都确实喜欢男人的成熟稳重跟担当!”

    “这倒确实,不过找个比自己大那么多岁的老公,这不等于找个爹嘛,这种爱情观我接受不了,亏你还想的这么透彻,哈哈!”

    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窃喜的唐晚秋:“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的出口!”

    “我可没说你比陈总差劲,是你自己说的啊!”

    “德行……小人得志的姿态用在你脸上在合适不过了!”

    “开玩笑的啦,别生气,其实我觉得你是个潜力股!”

    “潜个毛的股!”我无语的将煮好的面条给唐晚秋盛好,然后递给她说道:“你自己先吃着吧,我还有点儿事儿没做完要忙了!”

    “嗯,行!”

    唐晚秋接过碗,然后终于算没再打扰我。

    但仅仅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才刚刚又修改一些关于酒吧营销活动的文案细节,唐晚秋便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说道:“你在做青年旅馆酒吧改造文案?”

    “不是改造,只是纯粹的做一起live营销策划!”

    唐晚秋点了点头,随即道:“其实我也认为这家酒吧需要的不是改造,而是缺乏知名度跟推广,而你在方案中总结的很到位,定位、包装、推广,这三点做的好,基本上这家酒吧完全可以起死回生!”

    “你也这么认为?”

    “当然,这都是你写的文案,而你是我们公司员工,你说什么我选择相信就对了!”

    “你能不能有一点儿自己的见解,然后给我意见?”

    “不能,因为地产这个行业我都还没摸透,哪有什么能力指导你呀!”

    “那你当个总经理,什么都不会?”

    唐晚秋笑道:“我不需要懂什么,因为我只需要懂得投资,而市场分析跟营销策划,这都不是我需要去做的,所以我觉得你挺厉害的!”

    “这倒也是……老板都没有自己干活的,因为手下哪怕取个快递都有人跑腿,然后最厉害的就是你们坐在办公室喝着茶就把钱给赚了,佩服!”

    “呵呵,资本游戏嘛,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你不知道还有很多!”

    “比如呢?”

    “权利相争,就拿我哥……”

    正在我等待着唐晚秋说下去时,她却忽然停了下来,然后看了我一眼,皱起眉头,道:“你套我话?”

    我一阵无语:“我什么时候套你话了?”

    不知为何,唐晚秋忽然变了一张脸,将碗往桌子上一放,直接转过身去,然后没再与我多说半句话,打开客厅的门就直接离去。

    而身在屋里的我一阵无语,甚至有点莫名其妙,准确的说是对于唐晚秋的生气觉得万分无奈,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怎么着又把她给得罪了!

    坐在电脑前,我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吸了口以后,随即琢磨唐晚秋生气的原因,直到意识到她最后没有说完的话时。

    我才明白,似乎她好像还有一个哥哥,而她口中的权利相争,应该是跟她的那位哥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一点我倒觉得还有些奇怪,按道理说身为女生的唐晚秋不至于去跟自己的哥哥争夺集团权利,那么除非他们不是一个共同的母亲!

    我停下抽烟的动作,然后赶紧上网搜索一些关于唐晚秋的父亲唐正海的资料,而在接近半个小时的资料收集中,我才知道,原来网传唐正海的确还有一个儿子,但只不过是私生子!

    直到这时,我才隐约中明白唐晚秋为什么生气,因为她跟她那个所谓的哥哥根本不合,甚至反感别人提到关于她哥哥的话题!

    可就算她唐晚秋身上有着什么秘密,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在她跟她哥哥的纷争里,我压根牵扯不到半点关系,她犯的着跟我闹这么多情绪吗?

    想起来我也一阵窝火,这唐晚秋简直就是典型的千金脾气!

    ……

    抽完指尖的香烟,我最终也没有再选择去抽下一根。

    躺在床上,我无聊刷了一遍朋友圈,当发现通讯录里有一个好友添加时,我直接打开,然后一眼便看到了冉兰兰那个熟悉的网名“八月八号。”。

    想了想我便通过好友验证,本以为这是之前忽略的消息,但不过刚添加上,她就立即给我发来了条消息,说道:“还没睡呢?”

    我回复道:“嗯,刚忙完!”

    “现在还在忙呢,我也刚看完电视!”

    “呵呵,讨口饭吃不容易呀!”

    “别太累了,早点休息呀!”

    “嗯好!”

    跟冉兰兰聊完,我们便没有再深入的去多聊什么。

    但放下手机以后,我思绪万千,主要是因为她的那个网名“八月八号。”,这是我当初跟她表白的时间,后来她说要记住那一天,所以便把自己的所有社交账号的名字都改成了“八月八号。”,让我意外的是,她到如今也还没有换过。

    但这也是我最觉得纠结的地方,如果真的一直记着,那么当初为什么非要离开不可呢?

    既然选择了离开,那就应该选择去放下一些东西……

    夜的加深,往往是我的感情最脆弱的时候,我太害怕孤独,所以选择早早的睡去,即便我知道闭上眼睛以后也不一定能睡得着。

    次日一早,我像往常一样去公司,也在同样的时间点再次遇上了唐晚秋,只是我再也没有之前的焦虑不安,理所应当的跟她打了声招呼并尊称她为“唐总!”。

    因为经过昨天晚上之后,使我明白一件事儿,不管我在私下跟她如何相处,那么在公司,她就是我的上司,我也不想跟她再多有什么其余的关系,省的她又觉得我好像故意靠近她似的。

    我们是完全两个阶级的人,她的圈子我不想涉及,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