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今天开始住你那了

    更新时间:2018-02-09 01:34:34本章字数:2075字

    我瞪着唐晚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我跟冉兰兰见面被她碰到,这丫头就总是莫名的对我有种不满,虽然嘴上说是替姜凝感到不公平,但谁知道她的心理打着什么主意!

    无语了半天,最终我也没有再选择跟她继续斗嘴,而是再次给自己点了根香烟,没好气的对她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来!”

    唐晚秋依旧带着一丝不满的语气,不过这次多少也缓和了一些,抬脚在我腿上踢了一脚后,又补充着说道:“徐子游,你是不是人呀,你不是说你爱姜凝嘛,为什么三番两次的背着她见前女友,我最烦你这种感情不专一的男人了!”

    我无奈的翻着白眼,片刻后,说道:“她是我前女友没错,但我跟她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有男朋友的,而且比我有钱太多了……我们现在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且!”

    “男女之间哪有什么普通朋友关系,既然分手了就更应该保持距离才对!”

    “照你这么说,如果男女之间没有普通朋友关系的话,那么我们两个是不是也不算普通朋友了?难不成你喜欢我啊?”

    “谁喜欢你这种三心四意的男人,我是拿你当兄弟才帮你的!”

    “呵呵,解释等于掩饰,你就是喜欢我,所以每次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你都会吃醋!”我学着她的不依不挠说道。

    “切,你长得还没有小灰十分之一好看,傻子才会喜欢你这种贱人!”唐晚秋不屑的白了我一眼,说罢继续抚摸着怀里的小灰,自言自语似的问道:“是不是呀小灰!”

    我懒得再跟唐晚秋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抽了口香烟后,也学着她用腿碰了碰她的腿,问道:“对了,你不是说从厦门回来要给我带一个好消息的吗?什么好消息?”

    “我本来是想告诉你来着,但是我现在又突然决定不想跟你说了,让你贱!”

    “得了吧,反正你嘴里也没什么好话,我还懒得听你说呢!”

    正说着话,离兮也从酒吧的另一边走了过来,与此同时陈北也放下了手中的吉他赶来,我本来就不想跟唐晚秋坐在一起斗嘴,所以直接示意陈北出去抽根烟。

    酒吧的门口,入了冬的郑州,严寒刺骨,不过我们都喜欢风,因为风能吹醒脑子里的思维,迎合着香烟的味道。

    陈北给自己点了根烟,抽了口后,抬头看了看酒吧门口屋檐上挂着的红灯笼,说道:“我答应了佳雯,对她保密的事儿不会跟你说的!”

    我下意识的掖紧了衣服,猛地抽了口香烟后,对他说道:“没说这事儿,只是好奇你丫的一直视这家酒吧为命根子一样,为什么会肯同意把股份转给她百分之五十?”

    “我说亏怕了,你信吗?”

    “如果因为金钱的条件,那么你不会再合同上标注那项不公平条约。”

    陈北看了我一眼,最终无奈的笑了笑,又道:“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几年来我在郑州呆的也有些疲倦了,总觉得在外面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的灵魂,所以我打算年后出去走一走,到时候酒吧可能会没人看管,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条件!”

    “出去走?去哪儿?”

    “天地之大,四海皆为家!”陈北倒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打算跟一个朋友去西藏走一趟,之前去是坐飞机,这次打算搭个车去闯闯,去完西藏后,还打算去趟阿拉善沙漠!”

    “那这酒吧你就打算彻底撒手不管了啊?”

    陈北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不是还有你们嘛,反正再亏还能亏损多少呀!”

    我无语,道:“你这甩手掌柜做的倒好,愣是把我给丢郑州来了,你就那么肯定我必然会帮她一起打理酒吧吗?”

    “哈哈,一个能让你从此不碰吉他的人,就算你表面装作多么的不在意,但我赌你铁定不会不管她的!”

    “我发现你越来越有做商人的潜质了!”

    “我本身就是商人,只不过在这个浮躁的尘世里,我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信仰。”

    “那离兮呢?你也这么打算把她丢在郑州?”

    陈北下意识的往酒吧里看了看,随即苦笑道:“我跟她不会有结果的。”

    “我觉得她还是挺不错的!”

    “呵呵,我们遇上最好的时光,却想过红楼的生活,想在安逸中平凡,可已在西游的年代……”

    顿了顿,陈北继续说道:“我在最好的时光里遇上那个她,可没有抓住机会,如今都想过着安逸的生活时,却发现身边全他妈都是妖魔鬼怪……当然,我指的不是离兮,而是这整个社会!”

    “你的病难治了!”

    “我的病治不好,除非这个社会被治好了!”

    我弹了弹指尖的烟灰,感叹道:“愤世嫉俗,民谣圈里的怪病!”

    “哈哈,忙完我会回来的,因为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我最后的归宿!”

    说完,陈北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交给了我,继续道:“这卡你回头交给你的老相好,酒吧股份算我送他的,反正也不值什么钱,如果到时候真正赚到钱了,别忘了分我一些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从陈北手中接过银行卡,问道:“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要不了多久,可能三两个月,也可能……一年半载吧!”

    “行吧,到时候微信联系!”

    “别……我走后不带这张卡,如果有机会,等我联系你们!”

    “矫情!”

    陈北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直到唐晚秋抱着小灰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他最终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

    看着陈北走后的身影,我渐渐握紧了手里的银行卡,这时唐晚秋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道:“两个大男人亲亲我我聊完没,还走不走了?”

    我瞪着她:“又不顺路,你管我走不走!”

    “谁说不顺路,我的行李都放你那了。”

    “行李箱我明天给你。”

    “不用,反正行李箱都在你那放着,就一直放着吧!”

    我愣了愣,不解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从今天开始,我住你那边了……这么说够直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