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你抽我一巴掌吧

    更新时间:2018-02-24 01:16:03本章字数:2635字

    不过即便唐晚秋狠狠的咬了我一口,这一次我也没有半点儿动怒的意思,因为当我把手递给她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

    无非就是让她咬一口而已,要是她能发泄出憋在心底的情绪,身为一个男人,我觉得承受这点儿痛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感受着胳膊上的疼痛,我紧咬着牙缝,却终究没有再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直到几分钟后,她松开了牙齿把我的胳膊放了出来。

    我虽然疼得快要昏厥了,但还是面带着微笑看着她,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咬这一口心里就舒服多了?”

    唐晚秋眼圈泛红,轻咬着嘴唇与我对视着。

    许久后,才抽噎了一下,问我:“你为什么不挣扎?”

    我掀开衣袖看了看自己被唐晚秋咬过的胳膊,此时已经露出了一个很深的血牙印,不过我也没太在意,忍了半天疼痛,才在一旁的书桌前坐了下来盖好衣袖,说道:“怎么挣扎,抽你一巴掌吗?”

    说罢,我本能的用另外一只手掏出了香烟给自己点上,如果再不抽根烟分散注意力,我估计能疼得叫出声来。

    在香烟的弥漫里,唐晚秋的眼神中总算是少了一些对我的敌视,直接说道:“那你抽我一巴掌吧,这样咱们就算是扯平了。”

    我抬头凝视着她,有些哭笑不得,道:“我要是再抽你一巴掌,你又该嚷嚷着跟我没完,我觉得你最后能把我给报复致死,我没那么傻……再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哥也不跟你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说的跟你像个男人似的,要打就打,我不欠你东西。”唐晚秋瞪了我一眼,随即继续抱着双腿坐在床上。

    “没什么欠不欠,是我自愿的。”我抽了口香烟,缓了很大的劲儿,这才对唐晚秋说道:“不过说真的,我刚才在门口砸门,真是我把你吓哭的吗?”

    唐晚秋低头用手拽着被子,片刻后摇了摇头。

    “那你在屋里哭个什么劲儿,害得我以为真把你吓坏了。”我无语道。

    “我哭不是因为你。”

    “那因为什么?”见唐晚秋至少承认自己哭了,所以我趁热打铁接着想问个所以然。

    不过对于我的困惑,唐晚秋也并没有打算给我答案,随口找了个理由道:“你别问了,我不想说。”

    “不想说……该不会是因为失恋,你害怕说出来丢人吧?”

    说罢我又道:“不过我觉得失恋也没什么好丢人的,就是好奇……像你长得这么漂亮,家里又有钱的优质女生,到底喜欢的会是什么样的男人!”

    “不是因为失恋,你别问了。”

    我凝视着她,沉默了许久,最终道:“我觉得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性格,多半跟你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有关,你总是想用浮夸的外表来掩饰你内心的脆弱,而这才叫做孤独……看上去你大大咧咧,但实际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唐晚秋抬起头来,语气有些冰冷道:“那是你自以为是的懂我,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如果你内心不够脆弱,那为什么会把一个人锁在屋里偷着哭泣?”

    唐晚秋皱着眉头,瞪了我许久,最终道:“我乐意哭就哭,乐意笑就笑,你管我!”

    “是嘛,你就是心理有病,我觉得你最好去看看心理医生,再这么憋下去,早晚会得抑郁症的……说不定还有精神分裂症。”

    “滚,你才有精神分裂症!”

    “得……算我多管闲事儿!”我哀声叹息了一下,因为实在忍受不了胳膊上传来的疼痛感了,我最终摇头打算离开她的房间,说道:“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在隔壁睡,有什么事儿随时叫我。”

    就在我打开她反锁着的卧室门打算离去时,唐晚秋再次开口叫住了我,道:“等等。”

    我回头不解的看着她:“又咋了?”

    唐晚秋从床上站起了身来,盯着我胳膊看了看后,又道:“我送你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随即撇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一点儿皮外伤而已,哥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我说带你去就带你去,哪来那么多废话,万一你得了狂犬病传染给我怎么办。”唐晚秋执意说道。

    “靠,你这是在变相的承认你是狗?”

    唐晚秋拿起枕头便准备朝我砸来,但似乎是良心发现,最终又放下去了枕头,语气相对温柔的说道:“你先去门口等着我换身衣服,省得到时候趁机在公司请病假偷懒。”

    我本想说问她还是不是人,都这个时候还打算榨取我在公司的价值。

    但唐晚秋直接先我之前说道:“别废话了,去门口等着。”

    ……

    最终,在我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以后,唐晚秋简单的换了一件黑色高领毛衣跟穿了件长款风衣,便随我一起出了门。

    车子穿梭在郑州的灯红酒绿之中,因为是唐晚秋开的车,所以我倒也没什么疲惫可言,只是叮嘱她认真开车以后,便倚靠在车窗前小小的休息了一会儿。

    其实被人咬了之后,一般的情况下是不会得狂犬症的,只是像唐晚秋她们这种生活在顶层社会的人才把一点儿小伤看的这么严重,非坚持让我去打狂犬疫苗。

    甚至医生的建议对她也不太好使,直到在医院里时,医生看完伤口以后便说让我简单的包扎消毒以后就可以离去。

    但唐晚秋坚持认为被人咬了也是很严重的问题,便问医生我会不会得狂犬病。

    到最后,医生无奈之下,逮着我俩一阵教育,特别是教育她:“俩人好好的谈个恋爱,没事儿吵吵架斗嘴属于正常行为,但不要总是一吵架就动手动脚,又不是动物,总喜欢咬人干什么。”

    我以为听这医生的这些教育,唐晚秋会撒开脾气跟她争吵,但实际上她却温顺的像是宠物般,低着头憋红了脸沉默不语。

    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医生错把我俩当成了情侣而害羞,还是因为她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错误,不过我觉得是她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因为如果以她的脾气,别人把我俩误认为是情侣,她一定会回骂别人一句:是不是眼瞎!

    我还就没见谁能把唐晚秋这丫头给制服帖过,于是在回去的路上,我拿她调侃道:“没想到你平时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在医生面前居然还会这么温顺呀?”

    唐晚秋专注开着的眼神分散到我的身上,白了我一眼后,冷声道:“你是不是另一只胳膊也打算留个印记?”

    闲的无聊,我继续跟她聊道:“你是不是小时候就特别害怕医生啊?”

    “用得着你管吗?”

    “用不着……但就是觉得特别好奇而已!”我转了个身,随后看着继续习惯性的看着车窗外那些渐渐消逝在身后的霓虹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应该有着一个很不愉快的童年,所以长大了才会这么要强。”

    说罢之后,我又转身回来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道:“说真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讲讲你身上的故事,我保证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唐晚秋侧过脸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嘴,但最后又保持了沉默。

    继续开着车子,向着回去的路上走着,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把心事留给了孤独。

    可是我坚信,她一定有着很多不幸的遭遇,这才会致使她的性格变得如此多变,甚至撒野蛮横不讲理,还动手打人骂人,但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让她变成这样,会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家庭呢?

    还是说,她跟她所谓的那个哥哥争夺家产的矛盾分歧?

    我的思维里胡乱想了很多猜测,最终又看着她,说道:“能跟我聊聊你哥哥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