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江河是我哥

    更新时间:2018-02-26 02:11:04本章字数:3266字

    唐晚秋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很快便把车子靠近路边停了下来。

    在路边暖黄色的灯线下,我坐在副驾驶的车位上,直到下车以后才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

    唐晚秋关上车门,随即拎着手提包便跟了上来,问我说道:“你去哪儿啊?”

    我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回道:“不知道!”

    “天都这么晚了,明天还上班呢!”唐晚秋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不过,对于她的提醒,我直接回道:“帮我批个假,谢了。”

    身后的唐晚秋没再回复,于是我便独自一人继续走在这条宽阔的道路边缘,直到身边再次传来唐晚秋的声音时,我才发觉她已经跟上了我的脚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徐大白,我请你喝酒去吧。”

    “不喝,没心情。”

    “那我带你飙车去?”

    “不去,担心你的车技。”

    “切!”唐晚秋白了我一眼,但依旧跟随着我的脚步,边走边说道:“其实这样走走也挺好的,天为被、地为床,还有我这么一个超级女神在身旁,你应该感到很幸福才是。”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唐总,你能别跟着我了吗?”

    “这路又不是你家修的,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谁跟你啦!”

    我没再搭理唐晚秋,而是继续朝前走着。

    唐晚秋的声音再次从我身边传来,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左顾右盼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姜凝也是个很不错的女人呀。”

    我没心情跟她瞎扯,就这么继续朝前走着,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走到哪里才是尽头。

    ……

    我不知道自己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多久,只觉得实在有些累了的时候,最终才慢慢放慢了一些脚步来,直到唐晚秋朝我抱怨着喊道:“你这该死的徐子游,我穿着高跟鞋快要累死了不知道吗?”

    “那你就别跟着我了啊!”我思维有些混乱,随口说道。

    唐晚秋没再回应我的话。

    但我又走了五分钟左右。

    本以为唐晚秋没有回应我之后或许已经停下了脚步,可当我回头看去的时候,只见她居然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就这么拎着那双价值不菲的高跟鞋又追着我跑了上来。

    我惊愕的看着她,随即赶紧停了下来脚步,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唐晚秋,道:“你傻了吗?这么冷的天脱鞋干嘛!”

    唐晚秋幽怨的看着我,道:“你以为我想管你啊,要不是看你一个人可怜兮兮的,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我皱起了眉头,道:“我需要你可怜吗?”

    “你是不是个男人?”

    “我怎么就不是男人了?”

    唐晚秋拿起自己手中的高跟鞋便朝我砸了过来,愤怒的说道:“我拿你当朋友才担心你,你为了一个分手几年的女人值不值得,我要是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真不应该答应姜凝……”

    说到这时,唐晚秋又忽然没有再说下去。

    这让我顿时绷起了神经来,于是没管她刚才是否拿鞋砸过我,走到她身前后,撇嘴问道:“你答应姜凝什么了?”

    “我……”唐晚秋咬着嘴唇,因为跟随着我走了一步的原因,以至于整张脸都显得格外红润,停了半天,才继续说道:“我答应姜凝看着你。”

    “看我什么?”

    “看你别跟其他女人勾搭。”

    “瞎扯,她又不是我女朋友,怎么可能让你监督我感情方面的事儿!”说罢,我又走近了一些唐晚秋的身前,继续道:“你跟我说实话,姜凝让你帮忙做什么了?”

    “我没瞎扯……本来就是她让我看着你的,她说你心还在你前女友的身上,所以让我看着你。”唐晚秋抬高了头,说道。

    “我要是信你我就孙子!”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因为此时的她还光着脚,所以让我心里有些特外过意不去,于是最终也没再跟她计较姜凝的事儿。

    转身走到她丢的鞋子面前,我原本打算把那只砸我的高跟鞋拿来给她穿上,但一时让我无语的是,她刚刚丢出去砸我的那只高跟鞋,竟然他妈的连根都断掉了!!!

    我拿着那只断了根的高跟鞋有些无语的走到唐晚秋的面前,才无比蛋疼的说道:“你这什么破鞋啊,怎么摔一下根就给断掉了,多少钱买的?”

    唐晚秋朝我手中的高跟鞋看了看,顿时也觉得相当懊恼,道:“不应该呀,我这双鞋八千多呢!”

    “啥?八千多?”

    我震惊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这只高跟鞋,要知道我一个月能有多少工资,而唐晚秋一双鞋居然就要八千多块钱,还他妈的摔一下就把根给摔掉了,这质量也不比淘宝买的几十块一双的鞋好到哪儿去……

    我将口中的香烟随手给丢掉,骂了一句什么烂玩意儿。

    之后这才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道:“要不你把这鞋穿上去试一试看还能不能穿上!”

    “你是在逗我吗?”唐晚秋瞪了我一眼,随即便直接在路边的路沿上坐了下来,对我说道:“我走不动了,腿都快疼死了……该死的东西,跑那么快赶着超生去啊?”

    “是你自己愿意跟着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拿着手中的那只断了根的高跟鞋,蹲下身子在唐晚秋的脚下比划了半天,最终实在发觉没办法穿了,于是便也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开始脱起了自己脚上的鞋子。

    唐晚秋十分费解的看着我,问道:“你干什么徐子游?”

    这时我已经脱下鞋,随即便放在了她的脚跟前,说道:“你试试合不合脚!”

    “天呐,你的意思让我穿你这破鞋?”唐晚秋惊呼的长大了嘴巴道。

    “那不然咋办,这么远的路等下还要回去开车,总不能让我背着你回去吧!”

    我才刚说完这句话,顿时就有些十分后悔来。

    唐晚秋以一副认真的姿态看着我,说道:“那就你背我啊,我可是为了你才弄断这双鞋的鞋根的!”

    “别逗我好么大姐!我刚才走过来都走了至少半个多小时了!”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你不背我难不成还叫我光着脚走回去吗?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瞪着唐晚秋,不耐烦道:“你他妈今晚说过我多少次不是男人了,我不是男人难道你就是女人吗?”

    “滚,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男人!”

    唐晚秋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片刻后,又说道:“赶紧把你的臭鞋穿起来,我可不想没被累死,最后被你一双臭鞋给熏个半死不活。”

    “你脑子有病,我又没脚气!”

    说罢,我还特地拿起自己的鞋在鼻子前闻了下,但事实证明,我差点没被自己的鞋给熏死,于是赶紧将鞋放下穿了上去。

    ……

    夜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慢慢加深,而孤独的人,总是很晚回家。

    我坐在路边抽着香烟,唐晚秋则是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脸,我们就这么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流,在这个不太温柔的夜色下,至少唐晚秋的陪伴,让我的心底很暖,虽然我嘴上说着不需要她的陪伴,可实际上又对于这来之不易的追随无比感动。

    寂静的气氛中,唐晚秋回过头开口问我说道:“徐大白,说实话,你真的还没有放下你的前女友吗?”

    我看了她一眼,在香烟燃烧的弥漫里,我想了很久,最终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放不下。”

    “那你为什么在见到人家被求婚以后,就跟丢了魂似的到处瞎跑!”

    “我也不知道!”我撇了撇嘴,继续抽着香烟,许久后,才又道:“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什么是爱情?”

    “爱情就像是这天上的星星,看似美丽充满了吸引,但伸手却根本触摸不到……我跟她就像是伤病后落下的后遗症,平日里不痛不痒,但当伤疤被撕裂的时候,就有股深入骨髓的痛,这就是前女友……你没谈过恋爱是吗?”

    唐晚秋回避了我的问题,道:“你才没谈过恋爱!”

    “是嘛?”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笑了笑后,用手撩起她脸颊旁的一些发丝,调侃道:“来跟我讲讲你的爱情史来……是不是跟那个叫江河的男人有关呀?”

    稍停了一下,我又接着说道:“不过也的确,自己喜欢的男人被闺蜜抢走,这也的确够让人难过的。”

    “我再重申一遍,江河不是我男朋友!”唐晚秋怒视着我道。

    “真的假的,那你为啥半夜给他做饭?如果不喜欢他,你会给他做饭吃?再说你什么时候做过饭了?”

    “你管我,我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

    “不解释,那江河就是你男朋友……不对,前男友!”

    唐晚秋提起自己手中的另外一只鞋便准备往我身上砸,吓得我赶紧摆手道歉道:“对不起大姐,我说着玩的。”

    唐晚秋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沉默了许久,才有些黯然神色的低下了头去,终于说道:“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

    “你哥?”

    我张了张嘴巴,忽然才想到原来我一直提到的那个男人,没想到居然就是唐晚秋同父异母的哥哥,这倒的确让我有些震惊。

    我甚至一直以为每次提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唐晚秋的遮遮掩掩就是为了掩饰自己感情上的创伤,但真相却让我意想不到。

    这时唐晚秋又低着头继续说道:“我跟他没什么兄妹情,更多的……是竞争关系,因为他是唐正海跟另外一个女人私生的孩子,所按照家族规矩,他不能姓唐……但是我知道他想从唐正海的手里拿到关于绿野集团的掌控权,甚至联合了我从小玩到大的闺蜜……”

    我久久的看着她,愣了许久也没有回上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