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彻底决裂

    更新时间:2018-02-28 03:02:32本章字数:2586字

    我沉默了许久,最终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我等了这么久,却等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于是凝视着她,继续问道:“就因为我今天骗了你?”

    “跟这没关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跟唐晚秋只是朋友,但听到她跟我说出这样的话,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从一开始,我就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回过头来,我最终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思虑了许久,也没再打算再去询问个究竟,只是问了一句:“决定好了吗?”

    唐晚秋背对着我,随即轻微“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我此时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跳跃的过程中开始出现轻微的颤抖,但最终也只是掐灭了手中刚刚点燃的香烟,笑了笑后,对她说道:“行吧,反正……我们我也有点儿累了,本身我们就不是一路人,是我厚着脸皮自作多情把你当成朋友。”

    唐晚秋没有回话,依旧背朝着我。

    稍顿一会儿,我又笑着继续说道:“其实我也觉得我们两个应该保持一些距离,因为今天去公司的时候,被一些部门一些其他人看到我从你车上下来了……说实话,我也只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屌丝而已,何德何能敢跟您这样的大角色成为朋友呀。”

    说罢后,我站起身来,临走之前又停了下来,说道:“明天我把原本欠你的那最后几千块钱跟小灰还你,如果你要断的话,那就断个干净吧,既然你觉得我们走的太近了,那就索性也别欠着彼此的东西了,就当彼此从来没有认识过。”

    说完最后一句,我也终于走出了她的酒店房间,直到把门重重关上以后,我立在门口站了许久……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思考着一些东西。

    到底我跟唐晚秋算不算的上是朋友呢?

    如果我们是朋友的话,那么会仅仅因为我骗了她没陪她去看电影这一件事情,而导致最终彼此走到这一步吗?

    其实我忽略了,类似的事情我们不止一次遇上过了,记得从我们两个认识开始到现在,就总是会以各种方式吵架,吵到最后总是会吵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而在随后的很多天内,我们也都真的不去跟彼此多说一句话。

    但没等太久,我们又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机会,重新再次把两个人的关系恢复如初,就像是一滩泥巴,摔碎了再搅和成一团,摔碎了再搅和成一团,反反复复……

    久而久之,让我感到疲惫不堪……

    我不知道她口中的朋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形式,还是说,事实上她也从来没把我当成朋友看待过。

    不过如果她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又怎么会告诉我一些关于姜凝感情上的事情……

    想到最后,我也没有想通……

    回到家中的时候,我躺在沙发上,在香烟的弥漫里我看着小灰安静的卧在角落里,随即又看着卧室门上那被我踢出来的窟窿。

    想想有些搞笑,要知道在这之前的两天里,我们还有说有笑,哪怕之间也曾争吵过,但至少唐晚秋对我吐出了很多她的心声,这是不是证明,她至少在那一瞬间的时候,也有把我当成过朋友一样看待呢?

    指尖的香烟还在燃烧着,忽然之间我就觉得自己有些更为可笑起来,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会为了一个所谓的朋友不朋友的问题而困扰着失眠。

    我告诉自己,我徐子游是个男人,可以为了女朋友伤心,也可以为了朋友而难过,但绝不应该要为了一个不明不白关系的人失眠!

    ……

    如此这么想来,在这个充满纠结的夜里,我渐渐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的时候,我把昨天一些吃剩下的白粥热完,之后就搂着小灰去了公司。

    一到公司,我第一件事儿不是去自己部门,而是把小灰转交给了唐晚秋的助理,然后这才又回到自己部门里。

    徐梦跟王诗语一如既往来的很早,不过因为我今天的心情莫名有些低沉,所以也没有跟她们再打个招呼,而是直接叫来了小付到我办公室里。

    “借我点儿钱!”

    等小付刚刚还没坐稳在我办公桌对面时,我就直接开门见山提出了借钱的要求。

    小付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愣了半天才道:“大佬,我不前两天刚借给你几千块了吗?”

    “再借一点儿,不够用!”

    小付咧着嘴:“你没开玩笑吧!”

    “跟你有啥玩笑好开的,再借我一些,过几天连之前借的一并还给你。”

    “你上次借的都还没还……”说罢,小付最终又叹息了一口气,道:“你还要借多少啊?”

    “五千!”说罢,我为了堵住小付的嘴,于是又道:“最后再借五千块,过几天一起还你……”

    “哎……”小付哀声长叹了一口气,但最终还是同意把钱借给了我,说道:“行吧,谁让这公司就咱俩玩的不错呢,我借给你钱,可不是为了拍你马屁啊!”

    “废话,我他妈穷的要死也没什么实权,你拍我马屁能有屁用啊!”

    小付没再多说什么,起身道:“我等下转你支付宝上,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去工作啦。”

    “嗯成!”

    顿了顿,小付即将走到办公室门口,但又停了下来,对我说道:“不过说真的徐哥,我觉得你也该是时候为了自己的今后打算打算了,总这么跟我们似的瞎混着也不事儿,这好不容易做了副总监,趁机多干点儿大事儿,以后也好给咱们大家一口饭吃不是嘛,人就要该有一些野心,你还能坐到更高的位置。”

    我点了点头,随即没再多说什么。

    其实职场上,要想往上爬,靠的不仅仅是你的努力跟忠诚,必须得有属于自己的一些手段,如此才能爬上更高的位置。

    但眼下如果我要是想再往上爬,就必须得先推倒张天,不管怎么说这几年来张天对我也算不错,我暂时不想考虑去做一些对他不利的事情。

    小付走了以后,我很快就收到了他给我转来的那五千块钱,而在收到钱后,我也没多做停留,直接就选择提现,随后又在微信上如数还了之前从唐晚秋那里借来的钱。

    看着微信里留下的一些我跟唐晚秋的聊天记录,我长叹了一口气,本想打算全部删除聊天记录,但最终又忍住了冲动,我告诉自己就当是留给我跟唐晚秋之间,作为一些所谓“朋友”的见证吧。

    说来倒也奇怪,原本我跟唐晚秋还以相处不错的姿态共处了几天,但仅仅只是一夜之隔,我们马上就又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抽着指尖的香烟,我拿起办公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我觉得我跟唐晚秋之所以到这样,她那敏感的神经大条占据着多数的主导。

    当然,我也不至于到这种甩脱责任的地步,对我来说,少了她这么一个朋友,生活也不是不能继续……

    不过不知道唐晚秋是不是还没有时间打开微信的原因,我发去的转账她迟迟没有接收,这点儿让我比较困惑,但也不想再跟她去做个声明,便最终放下了手机不打算再去在意这些,反正我已经把能做到的,大部分都悉数做完了。

    这也就意味着我跟她之间,从此以后彻底的划上了句号,从前我们吵了架总会因为在青年旅馆的偶遇渐渐缓和了状态,但从今天开始,随着陈北的颠沛流离,我也不会再去青年旅馆酒吧。

    至于公司,我跟她也不是在同一个楼层,所以见面的机会少之甚少,我想这一回,真正意义上的只把她当做是我的老板,也希望,她能在今后的生活里,事业顺利,身体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