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卧室里的黑色内衣

    更新时间:2018-02-28 18:48:21本章字数:3070字

    因为两座城市地理位置的差异,所以使得郑州跟厦门这两个城市的温度也有着天差地别。

    一般经常出过远门的人都明白,特别姜凝也不是不知道郑州地处北方,所以冬天来得格外早一些,但从厦门回来还是只穿了一件夏装,这让我很诧异。

    不过等她进屋以后,我这才渐渐明白,其实今天她突然飞回郑州,也只不过是临时起意急促做的决定,所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上一件,就这么匆匆忙忙赶来了。

    等姜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后,我打开了空调温度,随后也赶紧把沙发上的毛毯给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给她倒了杯热水后,这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撇嘴道:“你怎么来郑州也不跟我说一声呀,衣服也不知道换件厚的。”

    姜凝冻得身子发抖,搂着水杯暖了半天,才笑着说道:“临时决定来的……你不知道我刚才来的时候,在机场都把我当傻子似的看着。”

    “那你更应该在机场买件厚衣服穿上呀,就你穿成这样,谁不把你当傻子一眼看啊。”

    姜凝并不在意的说道:“哪还有闲心去逛服装店的,总算上了出租车也好多了,不算太冷。”

    “你就差点被冻成真的冰女神了。”

    我有些心疼的说道,不过自己心里却因为姜凝的到来,格外的温暖。

    顿了顿,我又笑着说道:“那你需要拥抱不,如果抱着我,说不定你就没那么冷了。”

    “你一天不耍嘴贫就觉得不舒服是吗?”姜凝白了我一眼道。

    我笑着往她身边坐了坐,继续道:“我今晚才给你打完电话,你就马上飞回郑州来了……你是不是能算出来我想你呀。”

    “想我?我看你是自己寂寞的吧!”姜凝撇了撇嘴,随即喝了口热水后,便对我说道:“我先去洗个热水澡,今晚就暂时住这儿了。”

    “真的呀?”我喜出望外道。

    “废话,家里有房间我难不成还去住酒店啊。”姜凝说着便解开了头发上的皮筋打算走向卫生间。

    我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扫刚才的那股倦意,说道:“那我等下帮你到隔壁房间铺床吧,还是说你晚上跟我一起睡?”

    “你闭嘴!”

    远远的,姜凝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别瞎忙活帮我铺床……不指望你,连被套跟床单都分不清。”

    听到另一个方向传来卫生间关门的声音,我下意识的露出了笑意。

    事实上我跟姜凝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再同一屋檐下生活过了,自从她搬走以后,也偶尔只来过那么一两次,但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早已经习惯了这个房间里有她的存在,所以在每次回到家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特别是在她去到厦门以后,我一直以为她很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但事实上也并没有太久,她就再次回到了这座我们共同生活几年的城市,虽然我不知道她这趟回来会呆几天,但至少一晚,对于我而言都是充满了幸福的滋味。

    我心血来潮清理着茶几上的烟灰,甚至拿起了抹布去擦电视机上的灰尘……

    直到姜凝洗完澡后,她裹着一条绿色的浴巾从我面前走过,顿时一股来自她身上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屋子。

    很快,她在屋里翻了很久,最终对我说道:“子游,你看见我留在衣柜的那套睡衣了吗?”

    “睡衣……”

    姜凝这么一提,我顿时一惊,因为上次唐晚秋住进来的缘故,所以她把有关我的跟姜凝的东西大多数都从房间清理了出来,因此我还跟她大吵了一架,甚至还把房间的门给踹了个窟窿。

    于是我赶紧跑到隔壁房间翻出了姜凝的箱子,这才发觉确实是有一件新的睡衣,同时箱子里还有新的牙刷跟刷牙杯。

    当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了起来,原本姜凝离开的时候,我以为她把所有东西都清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她特地在这边还留了一些生活用品,这也证明她早就有想过还会有回来的可能,所以直接在这边留一套睡衣。

    “子游!”

    姜凝的声音再次从隔壁房间里传来。

    我渐渐也回过神来,随即拿起睡衣回了一声:“找到了,在这房间里。”

    说罢我就很快往隔壁房间走去,但随后,我无意间就看到了一条放在我床上的黑色蕾丝的女士内衣……

    我正准备把睡衣递到她的手中,只见她皱起眉头看了看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又选择了沉默。

    把我手中的睡衣接过去以后,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等到我回到客厅时,我的脑海里还停留在刚刚床上放着的那条黑色内衣上,我之所以脑海中出现这个画面,并不是说我猥琐到了这种地步。

    最让我担心的事情是,那条黑色内衣似乎压根就不是姜凝的,而是前几天住在这个房间的唐晚秋留下的……

    想到这里,我顿时觉得一阵头疼,姜凝在我们住一起时就非常反感我带朋友回来,所以她也几乎从未带过任何人来家中。

    而随着唐晚秋的出现,她就不止一次看到了唐晚秋在的画面,甚至这一次更是在我卧室里看到了关于女性的贴身衣服,这让我很难再去狡辩什么。

    蛋疼的抽着香烟时,姜凝也已经换好了睡衣从卧室出来。

    我愣了愣神看着她,纠结了半天后,对她说道:“很久没见了,咱们聊聊吧。”

    姜凝没再看我,而是摇了摇头道:“今天太累了,明天再说吧。”

    说罢她便径直的走到隔壁房间里,并且似乎是为了防止我再进去似的,直接反手关上了卧室门。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倍感憋屈。

    本来姜凝好不容易从厦门回来,理应我们两个会坐下来聊上一会儿,但就因为这么一条女士内衣的出现,导致她现在压根就不想再跟我多说一句话。

    我无语了半天,最终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然后赶紧跑到了她今天所住的卧室门口,准备敲门跟她解释一下关于内衣的事情,但又觉得她或许根本不会相信。

    于是就这么心神不定的在她房间门口来回走走停停。

    直到又是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过去以后,我还是敲响了她房间的卧室门,说道:“方便进去吗?”

    很快,姜凝的声音从卧室传来,道:“进来吧,门没锁!”

    “嗯!”我抿了抿嘴唇,最终深吸了一口气,来到姜凝的房间里。

    ……

    此时的姜凝正在蹲着身子收拾着她留下来的那只衣物箱,似乎压根没有太在意那件内衣的事情。

    不过思考再三,我还是主动跟她说道:“前两天唐晚秋来这边住过两个晚上。”

    “哦,知道啦!”

    姜凝依旧忙碌着收拾东西,随口回答着说道。

    我看着她的背影,随即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她道:“你真不打算问我关于那件女士内衣的事情吗?”

    这时姜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后,这才说道:“我早都已经从这边搬出去了,所以关于这个家里的事情我也没权利过问。”

    稍停一会儿,她又语重心长的说道:“当然了,你身为一个男人,也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生活跟生理需求,我能理解!”

    我有些无语,道:“我真没那些肮脏的私生活,就算有,也更不会带任何女人来这里……那个的的确确是唐晚秋留下来的可能,骗你我不得好死。”

    姜凝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我又没说你什么,以后死不死的话少挂在嘴边了。”

    我凝视着她,沉默了许久,才接着说道:“我就是不想你误会。”

    “可事实是,我误会不误会,又能怎么样呢?”

    我被姜凝问的有些心里没底,片刻后,才道:“你误会我,我就是心里不舒服。”

    姜凝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即很快站起了身来,道:“行啦,赶紧回自己房间休息吧,我真的挺累的今天。”

    就算姜凝要赶我出去,但我也并没有真的打算离开,于是干脆对她耍起了无赖,说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陪我说说话不行嘛?”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不也一样吗?”

    “但有些话,过了今晚我就不想说了。”

    姜凝被我磨的几乎没有一点儿脾气,最后索性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很认真的看着我,道:“那你说说,有什么话非得今天晚上非说不可?”

    “我……”

    我看着姜凝的眼神,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再一次的跟她表白自己对她的心意。

    可是,如果我再一次表白的话,姜凝还会不会像以往一样拒绝我呢?

    但如果此时不说,我又很难再确定我们下次见面的时间。

    一时间,我的内心陷入了很长的纠结里,在选择的两难之中就这么看着她。

    “怎么了呀,不是说有话想跟我说吗?怎么现在又不说了?”

    在与我的对视中,姜凝开口问我道。

    我内心的慌乱,致使我半天没说一句话,特别是在面对她眼神中的那份轻柔时,我恨不得把自己最近憋在心里的所有话都说给她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