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阴阳怪气的离兮

    更新时间:2018-03-07 03:17:10本章字数:2176字

    大概又等到接近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以后,我这才终于回到了家中,而至于叶生,他说自己余夏这几天来了例假,所以需要他的照顾,便也早早回了家。

    这多少也让我看到了一些他身为男人的改变,像他这么一个划船全靠浪的人,比起以前的生活,我觉得他最近的改变已经算很大了,至少他明白了在这个城市里,他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家”。

    ……

    躺在家中的沙发上,我习惯性的看着天花板,然后想着一些复杂或者不复杂的事儿;大到中国何时能收复台湾,小到猫跟老虎身为猫科“同胞”却为什么不能放下偏执做个家人,到最后,我渐渐明白,其实如果猫不挠爪,老虎也可以不选择吃猫。

    想了太多鸡毛蒜皮,最后还是不得不再次围绕着今晚发生的事情上来做检讨,其实我在想,如果今晚就算我不去台球厅把唐晚秋送到诊所,事实上她也并不会因此会有什么大的安危,可是我为什么偏多此一举非要管她的闲事儿呢?

    我反反复复的抽着香烟,却始终也没能想到个所以然来,或许只是因为……我真的很善良吧……也只能这么安慰我自己。

    在一顿胡思乱想中,我的手机微信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在茶几上看了看屏幕,最终慵懒的拿起手机来,只见离兮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说道:“徐副总监,自打陈北巡游四海以后,你这是真的打算再也不来青年旅馆赏脸啦呀?”

    我回了她一个白眼,说道:“说话阴阳怪气,你咋不去修仙呢!”

    离兮回道:“不怪我说话阴阳怪气,是你这跟我们撇的也太清了吧,没有陈北,想见你一面还真难!”

    “少扯,我前两天不是还在青年旅馆么,有事儿说正事儿。”

    “哈哈,行吧!”

    离兮笑了笑,又给我发消息来说道:“你知道咱们最后一次做的活动那晚总共给酒吧盈利了多少钱吗?”

    看着离兮发来的消息,我弹去了指尖的烟灰,随即心中估摸了个大概,道:“除去人力物力跟财力,纯盈利得有个小一万块吧!”

    “哇,真让你给蒙对了!”

    紧接着离兮继续说道:“一共盈利11320块,就一天的纯盈利啊……太厉害啦,都快赶着青年旅馆这去年一年的总盈利了都快!”

    我并不为然的说道:“酒吧只要有活动,本身就是暴利的行业,虽然民谣酒吧不比喧嚣的闹吧,但酒水的价格都高于市面的二到三倍,利润很高。”

    “看来佳雯选择投资这家酒吧,还是很有商业头脑的,这才几天的时间呀,转眼就赚了几千块钱了都,照这个趋势走下去的话,一年赚个二三十万分红至少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应该。”

    “只要酒吧的定位跟营销方式找对了,不可能会亏的倾家荡产,陈北就是个傻逼。”

    “这点儿我同意,他就是个傻逼!”

    我没再多说什么,而是随口说道:“行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睡了,明天还得起早上班。”

    “别呀!”离兮回了我一个坏笑的表情,随后神经兮兮的说道:“你想知道我跟谁在一起不?”

    “谁?”

    我虽是这么一问,但实际上心里也大概知道如果不是跟那个冉佳雯在一起,就是跟唐晚秋在一块。

    很快,离兮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我的微信上。

    只见果然跟我猜的大差不差,通过她拍摄的角度,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她躺在床上,而对面坐在工作台上的,则正是唐晚秋的背影。

    “神经,跟谁在一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看完照片直接发送消息说道。

    “好吧,跟你没什么关系~”离兮哀声叹息了一口气,于是自言自语似的给我发送消息说道:“晚上的时候晚秋病倒了,在一家诊所里我接走的她,你说是谁这么好心把她给送诊所去的呀,我问她也没提这事儿,她说她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能从台球厅把她背着跑有接近两公里路的人,应该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无名英雄,不但帮她交了医药费,居然走的时候连名字都没留,这个人太伟大了。”

    我没好气道:“她病不病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哈哈……我没说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就是在想,你说这个男人会是谁呢?”

    我被离兮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乱感,总觉得她似乎已经知道当时送唐晚秋去诊所的那个人就是我一样。

    本来我大可承认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介于我跟唐晚秋目前的关系,我根本不再想跟她牵扯什么。

    于是简单思考了片刻,之后试探性的问道:“那你知道到底是谁给他送去的吗?”

    “这我就还真不清楚了,本来想说看看监控是谁把她送来的,但晚秋似乎也并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所以最后把她接回酒店,她就再没提过这事儿了,这不还在忙工作嘛……”

    听到离兮的一番解释后,我也终于松了口气,虽然我不确定唐晚秋本人是否已经怀疑把她送去的那个人是我,但她不说透,我也更不愿意去承受这份殊荣!

    不过唐晚秋本身就是因为劳累过度才导致昏倒就医的,眼下又赶着深夜忙碌,这让我有些无语,对离兮说道:“她不是病了么,为什么还熬夜工作?”

    “那你问她自己呀,我劝她也不听。”

    “谁有闲工夫管她的事儿啊!”

    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是呀,也不知道是谁那么闲,受苦受劳把她送去就医,最后还做个无名英雄灰头土脸的走了,真的是闲的发慌!”

    我总觉得离兮的每一句话就像是刻意针对我似的,所以也懒得再跟她废话下去,直接道:“没什么事儿我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别熬夜了。”

    “好吧,我尽量劝劝她,佳雯的前男友……我的大英雄!”

    我拿着手机,看了离兮最后又发来的消息,愣了许久本想说些什么,但是……

    最终又选择直接把手机甩在沙发上,也不再愿意多去掺和一些关于唐晚秋的生活,反正我不承认自己涉及了的生活,谁也不能把我怎么着……

    (抱歉,朋友突然来上海找我,没办法要带他转转,晚上吃了顿饭回来晚了,但还是连夜写到三点多写了一更来更新,这几天应该要出去,但不会断更,都一更吧,这几天过完给你们补一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