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 洒在冰雪里的阳光

    更新时间:2018-04-07 23:46:23本章字数:2169字

    唐晚秋看着我,回道:“这件事情不是小事儿,现在我们公司内部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作为公司高层,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我抽了口香烟,随即又吐了出来,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打算把我开除吗?”

    唐晚秋愣了愣,紧接着正色道:“我希望听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这件事情错在于你,那么我不会包庇,如果事出有因,就另当别论。”

    我点了点头,于是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示意唐晚秋进屋说话。

    ……

    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继续抽着香烟,然后一五一十的把今天这个冲突的所有过程都给唐晚秋讲了一遍。

    最后在我把所有过程都说完后,这才又对她说道:“大概事情就是这样,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跟你说完了,如果你要是真的认为我做错了的话,那么我接受公司上级给我的一切处罚。”

    唐晚秋在沉默中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最终道:“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这样,那么我自然不会容忍乐华欺人太甚的行为。”

    顿了顿,她又对我说道:“但是,我个人觉得你在职场身经百战,好歹算是个有经验的老人了,这种冲动的行为不是你应该做的,你知道你代表的是我们绿野集团的形象。”

    我皱起眉头反驳道:“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的处理方式极为不妥,但是我依旧不会后悔自己做的选择,在职场上我们确实需要低下头做人才有机会生存,可有时候做人连一些底线跟责任都没有,那么这个世界该会乱成什么样子了……即便我明白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我所做的事儿而有半点改变,但我叫徐子游,招惹别人可以,惹我就不行!”

    唐晚秋有些无语的看着我,许久,最终唉声叹气了一口气,道:“我们跟乐华的合作是互赢的,我们支付他们昂贵的佣金,他们手上有我们最需要的广告资源,而且乃至全国,在这么多年来总部都有着长久的战略合作,现在进退两难,如果真撕破脸皮的话,对谁都没好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已经不是我所能做的了的决定了!”

    唐晚秋的话让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其实这件事情从大局观上来看,一定是我错了,因为就像是唐晚秋所说的一样,我目前代表的是绿野集团的形象,如果弄不好,还会给绿野集团带来必要的形象危机,光公关也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乐华广告跟绿野地产算是捆绑关系,若是想因为我们这种不入流的人而破坏两家的合作关系,可能性为零,这也的确不是唐晚秋所能决定的事情……可眼下,我跟乐华刘总的冲突已经上升到了很恶性的局面,如果不处理好,事情的严重性比我想象的要严重!

    但是,我自从做了这件事情以后,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非不过被开除而已。

    手中的香烟已经燃烧了大半,我一口气将它抽完,最终对唐晚秋说道:“我不会跟姓刘的道歉的。”

    唐晚秋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怒气,半天才道:“你是想要把我给气死吗?”

    我不耐烦道:“要么你就让他来泼我一次咖啡,这样咱们就算是扯平了,但是想让我低下头去跟他认错,恕我弯不下腰!”

    唐晚秋紧咬着嘴唇,再跟我的争执中,她最终无奈的选择了沉默。

    于是在这个不算宽阔的空间里,暖黄色的灯线洒在每一个角落,两个人的影子,在地上拉的格外长。

    直到十几分钟过去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后,她这才从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了手机,然后很快起身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并关上了门。

    我则是继续在客厅里又续上了一根香烟,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关心她在跟谁通着电话,隐约中似乎只能听到她好像在跟电话里那个人发着脾气,而且跟她通电话的对象,貌似是乐华广告的人。

    又是几分钟的时间过后,她忽然打开卧室房门走了出来,我因为无意中听了几句话,所以刚准备再去偷听时,被她的突如其来吓了一惊。

    于是下一刻又马上装作吊儿郎当的姿态晃动着放在左腿上的右腿,并用眼神的余光偷瞄着她的脸色。

    因为通过刚刚无意间的声音,我才知道:她因为我的事情,好像对乐华广告的总经理发了很大的脾气。

    看着她冷若冰霜的脸,我的心中多少还是被暖意充斥着,至少虽然唐晚秋对于我的行为极不满意,但在乐华广告那边,她还是把责任都推给了乐华,并呵斥乐华给个说法。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于我的一种维护,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在她身上看到了以前很少能看到的东西,是洒在冰雪里的阳光。

    ……

    从自己卧室走出来以后,唐晚秋便又再次从沙发上拿走了手提包,然后又回到卧室,紧接着便换好了家居服出来洗漱。

    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再跟我多说一句话,直到洗漱完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休息。

    我抽完了小半包烟,犹豫了很久,最后去厨房煮了些鸡蛋面,然后又盛了一小碗端到了唐晚秋的卧室门前。

    敲了敲门后,我小声的隔着卧室门说道:“睡了没?”

    里面的唐晚秋默不作声。

    其实我知道她根本不可能会这么快进入睡眠,于是便继续说道:“这么晚从洛阳赶回来还没吃饭吧,我煮了鸡蛋面……你要不要趁热吃一点儿?”

    “不吃,我已经睡了!”

    这一次,卧室里的唐晚秋终于回了话。

    见她回话,我便继续说道:“我已经给你盛好端来了,你吃一点儿再睡吧。”

    “我说不吃就不吃,你烦不烦啊?”

    我长叹一口气,深知唐晚秋还在生我的气,于是又道:“今天的事儿,我跟你道个歉,给你添麻烦了,不过一人做事一人扛,你不用顾虑咱们之间的关系为难,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你该怎么对我处罚就怎么处罚,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认了……但是当时来的时候我就说了会照顾你,给你煮碗面跟热了牛奶,你吃点儿再睡吧,饿着对胃也不好……公是公、私是私,不是嘛!”

    我话音才刚刚落下,唐晚秋卧室里的门直接被推开,随后她便紧皱着眉头,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瞪着我。

    而我,就这么手里端着刚煮好的面条跟热牛奶,被唐晚秋看的有点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