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 担起责任

    更新时间:2018-04-14 23:19:34本章字数:2158字

    随着唐晚秋的这一句话,我赶紧下意识的把视线看向手机,本来以为视频中姜凝也已经听到了,但庆幸的是,在我准备挂断视频之前,姜凝就先我一步结束了通话。

    看到视频被终止的提示后,我这才松了口气,可心底却终究有些不是滋味,因为我明白,就算这一次姜凝没有发现唐晚秋住在了这里,那么早晚也会知道这个消息,也或许……她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沉默中,我深知自己也应该是时候找个机会跟姜凝聊聊这件事情了,因为我觉得自己跟唐晚秋是属于正当合租关系,所以就算让姜凝知道我跟她合租,倒也没有什么。

    瞪着站在门边的唐晚秋,我终于放下了手机,随即没好气说道:“吵吵什么,我特么又不是变态,拿你内衣干什么?”

    “那谁知道,我上次在这边住过一次,就已经丢了一条内衣,这一次又丢了一条,该不会真的是你偷了我的内衣吧?流氓!”

    “操……我……”

    我被唐晚秋的话差点没给气个半死,明明上次她丢下的内衣都快把我给害惨了,现在居然连同上次,一起栽赃给我流氓的罪名!

    “你怎么了你?”

    面对我被气的哑口无言,唐晚秋美眸一瞪,随即指着我说道:“下次别等着我逮住你了,不然有你好看的,臭流氓。”

    说罢,唐晚秋便狠狠的关上了自己卧室的房门,再也没不给我任何反驳的机会。

    坐在沙发上,我看着唐晚秋所住的卧室里,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怨念,甚至我一度怀疑这唐晚秋就是明摆着知道我再跟姜凝视频,所以才故意跑出来提起内衣这敏感的词汇。

    否则依照她的性格,如果她要是真的丢了内衣,怎么可能还会仅仅只是跟我警告一下如此简单,不提着刀砍我才怪!

    ……

    在愤怒中,我刻意的压制着脾气,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倒确实让人不能理解,但偏偏这个叫唐晚秋,也就没有她不敢做的事情!

    不知不觉中,我又抽完了几根香烟,夜色也随之加深起来,变得迷离,渐渐的使我产生倦意。

    第二天的时候,我起来时唐晚秋就已经离开了家里,具体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只不过在我也去往公司的时候,刚刚到办公室里,就直接收到了唐晚秋给我发来的微信消息。

    消息里她告诉我说道:“中午约了乐华广告的总裁彭总吃饭,到时候乐华的策划总监刘起也会去,你提前下班准备一下到我办公室门口等着。”

    我坐下来,不解的问道:“你跟乐华广告彭总吃饭,我去干什么?”

    很快,唐晚秋回复了我消息:“叫你去你就去,啰里啰嗦的做什么?”

    “你是打算,叫我跟那个姓刘的道歉?”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总得有个解决的方法,我希望你能为我着想一下,我身处这个位置,背后有数不尽的人等着看我笑话,甚至巴不得我跟乐华广告闹翻……”

    我看着唐晚秋发来的消息,脑海中挥散不去的,是昨晚她跟乐华广告的人电话吵架的事情,虽然我有跟唐晚秋说过不可能道歉,但在这件事情,我确实让唐晚秋难做了一些。

    也更加深知她所指那个背后等着看她笑话的人,正是她那个所谓同父异母的哥哥江河,所以打心底觉得对她充满了愧疚。

    指尖的香烟快要燃烧殆尽时,我终于还是打算陪她去一趟,具体情况再临时决定,于是回了她一条消息,道:“几点去?”

    唐晚秋回了我一个可爱的表情,道:“十一点吧。”

    我没再回复她的消息,而是继续抽起了香烟。

    但紧接着,唐晚秋又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说道:“对了,中午你让你们部门的那个实习姑娘跟你一起来。”

    对于唐晚秋的要求,我敏感的情绪顿时难以按捺,随即很快发送了消息过去道:“这件事情错在于我,王诗语是这件事情的主要受害者,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跟她没关系。”

    “错在于你,但归其根源在于谁?”

    我用不容商量的语气回复道:“我不管归其根源在哪儿,教训乐华的人是我,所以有什么责任,理应由我来承担。”

    “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一个实习生,值得你这么做吗?”

    我沉默着,半天回了唐晚秋一个字:“值。”

    我的消息发去许久后,唐晚秋才给我发来了消息,也带着明显的情绪说道:“行,既然你这么有骨气,那就让我看看你能承担的了什么责任,就你这臭脾气,真不知道你在职场这些年怎么混的。”

    我看着唐晚秋发来的消息,回道:“我只是就事论事,我不会给我竞争对手机会,但也不会让为我做事儿的人为难,我不知道别人遇上这种事情会怎么处理,也不想知道,但在我身上,出了事儿,我自己抗。”

    “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很好奇,你把尊严看的那么重,昨天还死不认错,今天为了一个跟你相处才多久的女同事,你就这么愿意把尊严给放下了?”

    我抿了抿嘴,道:“这跟相处多久没关系,假如这件事发生在你身上,我也会这么做,尊严虽然对我来说很重要,但跟责任相比,有时候也确实需要放一放。”

    唐晚秋没再回复我的消息,于是我们两个人之间一早的沟通,就此结束。

    坐在办公椅上,我指尖的香烟还在燃烧着,但心思有些烦乱的我,却仰视着天花板,有些麻木的看着,其实刚刚还有一些话我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如果不是怕给她添麻烦,我也不可能会答应陪她去赴约跟乐华的人见面。

    许久之后,沉思中的我终于做好了一个决定。

    既然有些事情已经走错了路,那么也不会再有回头的机会,今天中午我必然会去见乐华广告的人,只不过怎么处理,我已经有了答案,与其让唐晚秋在这件事情中为难,倒不如我自己把责任扛起来。

    时间,渐渐的在忙碌中过去,利用这一上午的时间,我写好了一份辞职申请,也差不多收拾完了办公室里的日需品。

    在快要临近我跟唐晚秋约定的时间时,我这才走出办公室,并把已经写好的辞职申请交给了张天的助理,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打算正式陪着唐晚秋去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