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 逃离

    更新时间:2018-06-21 17:55:50本章字数:2273字

    次日,我开始从昏沉的状态醒来时,都已经到了下午接近两点的时间。

    此时的酒店房间里冉佳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不过在她离开的时候却给我留了张纸条,通过纸条上的留言,她告诉我这间房间她暂时帮我又续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至于生活衣服之类的她会帮我带来一些,最后还不忘在留言末尾画了个笑脸。

    我想或许在我昨晚喝多的时候,已经无意中给了她透露出关于我目前的处境,所以她才会帮我续了房费,然后又准备帮我买些新的衣服,目的就是可以帮我在这段煎熬的挣扎中平缓度过去,至少在我不打算回那个跟唐晚秋合租的出租屋中时,还不至于露宿街头,对此我是感激的,可是潜在的意识中,我却有些抵触。

    ……

    放下手中的纸条,我拉开了酒店房间里的窗帘,看着那带着暖意的阳光照在我的视线中,我习惯性的摸出了香烟,就这么在失神中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些让我感到头疼的事情。

    今天我没有再去公司,也不知道在我离开后的时间,我们部门又会有什么变化,当然,也能想象的到已经联系不上我的唐晚秋该会怎么暴跳如雷,说不定已经诅咒我单身一辈子了,依她的脾气这都算最鸡毛蒜皮的脏话。

    不过我此时基本上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回绿野地产,就算是唐晚秋当面找到了我,我也不会跟她回去,又何况诺大个公司,怎么会缺我这么一个“吃软饭”的人呢,就算有朝一日我回了绿野地产,那么也是得凭我的本事进去,而不是靠一个所谓女人通过关系把我安上这么一个副总监的职位。

    一支香烟抽完,在迷茫的混乱思维里,我渐渐有了一丝精神气儿,直到酒店房间门口传来了门铃声,随即在我困惑着打开了房间门时,只见冉佳雯抱着一只保温饭盒,并且拎着大小的购物袋出现在我的面前。

    “现在是下午不到三点,应该跟你说声早安吗?”冉佳雯抿着嘴笑道。

    我有些疲惫的摸了摸鼻子,却侧身让出了空间让她进来。

    酒店的房间内,冉佳雯把吃的给我放到桌子上后,便开始帮我整理起了衣物。

    我打开饭菜吃了几口,随即便没有了再继续吃下去的心思,点了根香烟后,我放下手中的筷子,对冉佳雯说道:“一会儿吃完饭,就把房间给退了,买的这些衣服也都拿走吧。”

    冉佳雯愣了愣神,片刻后转过身来不解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房间退了你不住了吗?”

    我猛地抽口香烟,许久,才眯着眼睛说道:“毕竟在郑州混了这几年了,真觉得我还找不到一个住的地方么,我还没你想象的混的那么不堪!”

    冉佳雯撇嘴看着我,但我却继续说道:“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搞的定,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我这对你的是施舍吗?”冉佳雯紧咬着嘴唇,脸上写满了委屈。

    我在沉默中继续抽着香烟,直到一根香烟快要抽完时,才掐灭了指尖的香烟,道:“大家都各有各的生活,昨天的事情麻烦了,今天开始我不需要谁的帮助,以后也不需要。”

    冉佳雯刚准备开口,我则是已经起了身,拿起外套后,回头看了一眼她又道:“你明白我的,作为朋友,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做些什么,那就是不要管我的死活……”

    顿了顿,我又道:“你帮我转告叶生一下,这几天我想安静一下,店铺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谈。”

    冉佳雯欲言又隐,最终只是凝视着我的身影,问道:“回来……你准备去哪儿?”

    “去……一个一直以来都很想去的地方!”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说道。

    ……

    出了酒店,外面的阳光刺的我有些睁不开眼睛,可是我知道这阳光就像是我不得不去正视的生活,于是努力的去直视着阳光,直到这所谓的“生活”把我眼睛快要刺瞎,我才有些黯然的低下了头,呵呵,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直视生活的呢!

    这一天我都没有去公司,就这么拖着狼狈不堪的身体,走在这清冷又有些脏兮兮的街上,站在二七塔旁的天桥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大家都在为了生活奔波着,唯独我清闲的有些难过。

    一直等到太阳快要落山时,我终于决定回出租屋里一趟,准确的说是趁着唐晚秋不在的时候,把一些我所需要的东西带走一些。

    大概不到五点的时候,我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庆幸的是唐晚秋确实不在家里,毕竟她还在公司忙碌着,这倒也好,省的遇上她时,就算不被数落,也会被她叽叽喳喳吵的要死。

    大概收拾了一些衣物,我背着行李包,在准备离开时,却又停了下来。

    虽然只是带走了一部分衣物,但这种离别的感受让我格外的不好受,毕竟这房子陪伴了我太久,里面不光承载着我跟姜凝的故事,也更是我在这个冷清的城市唯一可以落脚的角落里。

    坐在沙发上,我把行李包放在一旁,看着屋里从未变过的痕迹,我深刻的明白唐晚秋昨晚也没有来这边入住,也或许根本没有回郑州。

    点了根香烟,我猛然抽着,看着熟悉的角落,多少还是有些许伤感,可是我终究不想让这份奇怪的情绪延续下去,于是把香烟掐灭在堆满烟头的烟灰缸里以后,终于起身离开。

    我觉得自己这一趟从这边带走的东西,更像是一场逃离,逃离生活,逃离朋友,逃离过往……

    但这一次从出租屋里“逃离”,我带走了许久没有碰过的吉他,虽然我也弹不上几次,可如果有情绪失落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可以抽上几根香烟,或许再弹着吉他发泄发泄那糟糕的情绪。

    打开客厅的防盗门,我回头看了看这出租屋,最终打算直接锁上房门。

    可是,就在我刚准备关门时,随着楼梯口处传来的一阵高跟鞋踏地的声音,我原本那放松的神经瞬间绷紧了起来。

    在这整座楼每家每户我几乎都清楚他们家的情况,我们这一层更是知根知底,自从姜凝搬走以后,这层楼就再没有过高跟鞋声音,直到唐晚秋搬进来以后……

    眼见高跟鞋上楼的声音越来越近,如果我此时下楼必然会遇上唐晚秋,至少在此时我还是不希望见到她的。

    于是情急之下,我迅速进屋里,然后把门赶紧关上。

    直到我回到自己房间里带着行李包下意识的缩进了衣柜中,客厅的防盗门被钥匙扭动的声音打开,随之高跟鞋遗放角落的声音传来,而我,躲在衣柜中已经憋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