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 安阳遇徐梦

    更新时间:2018-08-03 00:54:24本章字数:2216字

    当自己有了一个目标的时候,于是就马上赶往车站买往了去往安阳的火车票,其实对于我来说,在有了些糟糕的情绪时,能去看一场自己曾疯狂追及乐队的演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在高铁即将开动的时候,我背着那些所剩不多的行李,以及那把都要琴弦都要上了绣的民谣吉他前往一个充满未知的城市。

    此刻的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游子,四五飘荡没有牵挂,可是我却异常喜欢这种飘荡四海为家的感觉,直到此时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陈北愿意去西藏,或是阿拉善沙漠,因为当我们在一个城市压抑太久的时候,我们急需要需要得到一些情绪的释放,而陈北去西藏跟阿拉善是升华自己的灵魂,我到安阳来看痛仰乐队的演出,则是发泄血夜里流淌着的污秽。

    随着火车的推动,我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晚霞的余晖照在玻璃上,脑海中似乎传来了痛仰的那首《安阳》……

    历经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从火车站离开,没有来得及提前订酒店的我,只得就演出场地就近的地方找了个小旅馆住着,吃着泡面过着随意的生活。

    直到夜色渐深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床上躺着无聊,于是取出了吉他,随意的弹了首《安阳》。

    “所有的人都醉了 ,请为我点盏灯火 ,在夜里轻轻歌唱,回忆是淡淡忧伤,安阳,安阳,别离的话不必多讲,安阳,安阳,别离的话不必多讲,送行的队列缓缓出发,挥别的手缓缓落下,在夜里轻轻歌唱,回忆是淡淡忧伤 ,我想我早已忘了,生命最初的模样……”

    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唱到高潮处时情绪有些高昂,所以唱着唱着就格外把声音嘶吼了出来,直到门口传来敲门与谩骂我吵扰别人睡觉的声音后,我这才停止了自己对于情绪的发泄。

    一个人坐在床上,我多少有些失落,说到底还是有些不太清楚自己活着的意义,在这个马上接近三十岁的年纪里,时常可以看到朋友圈曾经的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孩子,但是我却没车没房,没有存款,更没有爱情。

    指尖的香烟在不知不觉中抽完,这个夜晚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的眠。

    不过因为情绪的焦虑,实际上我也并没有睡太久的时间,在一早就醒来再也没办法入睡,于是只好起床洗漱,然后在附近旅馆的街头上闲逛着,到了中午又去这座城市的各个充满历史痕迹的地方看看。

    一天的时间就在我的消磨中浪费完,终于等到了晚上乐队演出的时间点,其实对于livehouse演出我看的不在少数,其中青年旅馆酒吧目前就是专做这一类型演出的地方,所以来看这场演出也并没有如此特别的感受。

    只是当酒吧里拥挤的人群等到了痛仰乐队的出场后,整个现场都被点燃,随着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在乐队的演出里唱完,我的身边最不缺的就是那种看着演出嘶吼,主唱脱下衣服光着膀子,便有男生撕烂自己身上的衣物。

    摇滚就是这么疯狂,但这也让我明白了,其实这个世界里过的不好的人不止我一个。

    各种乐器的吵杂声中,我转眼的瞬间,居然很奇怪的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挥着手疯狂呐喊的人。

    我很好奇徐梦这个丫头是怎么来安阳,于是一边挤着走向她所在的地方,一边跟旁边的人道歉。

    直到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后,徐梦很不耐烦的转过身来,但紧接着取而代之则是满脸的惊讶,事实上我又何尝不是对于她的出现充满了讶异,毕竟这也不是郑州,我们却能在这么一个狭小的地方同时出现,这让我也有些苦笑。

    她捂着嘴巴吃惊的看着我,道:“老大,你怎么……”

    我耸了耸肩,眼见演出的差不多快要完了,然后摆手便示意她提前离开。

    最后在演出酒吧附近的一家烧烤摊上,我们俩坐在一起,我点了些平时吃的东西又要了两瓶啤酒。

    寒冬的天让我喝了一口啤酒后便打了个寒颤,但还是抿着嘴问她道:“你今天不上班么,怎么跑安阳来了?”

    徐梦同样冻得不停搓着双手吹着气,说道:“很早之前就想看痛仰乐队的演出了,但一直都是抢不到票,说到底还得谢谢唐总给的这个机会呢!”

    “唐总?唐婉秋?”我皱起眉头不解的问道。

    “是呀!”徐梦点头,又道:“今天唐总让张总监去她办公室交接资料,但是张总监在外谈项目所以就让我去提交的资料,嘿嘿……谁知道在我给唐总资料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唐总的办公桌上有一张痛仰乐队的演出票,然后唐总就把她送给我了,说是她拿着也没时间来看的还不如送给我呢!”

    听完徐梦的解释,我这才明白她之所以来到安阳的来龙去脉,不过在得知这张演出票是唐婉秋送给她的之后,我却又陷入了一阵短暂的困惑之中来,一是她为什么会有这痛仰乐队安阳的演出票,说她自己买来看演出的我打死都不信,因为她都说了自己没时间看,既然这样又买了这张票,显然不符合逻辑!

    不过,唐婉秋做事似乎一直都没什么逻辑可言,关于这事儿我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在烧烤摊吃完简单的聊了聊后,我知道徐梦明天一早还要赶回郑州,所以叮嘱她早点回去休息,只是在走到我所住的那家旅馆楼下与她告别时,她却有些泪眼匆匆,看了看旅馆楼上,问我道:“老大,你今天就住这里吗?”

    我回身看了看这家旅馆,最终无奈的一笑道:“住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体验人生千姿百态,这才是生活,你丫头片子不懂!”

    顿了顿,我又道:“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住哪里我帮你叫车!”

    徐梦不肯离去,继续追问道:“听公司人说,你是不是已经离职了呀!”

    徐梦所问的,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好回答的,或许她们都还没有收到我离职的正式消息,但如果我连续旷工十五天,那么公司制度会自动视我为离职,无论批不批准都一样。

    所以下意识的摸了根香烟给自己点上,说道:“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绿野这个笼子太小,我得找个好的发展方向!”

    徐梦注视着我,沉默了半晌,才道:“如果你觉得这个公司容不下你的话,我尊重你的选择,但如果你想走一条更好的路,我希望我也能陪着你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