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危险逼近

    更新时间:2017-11-16 12:58:38本章字数:3441字

    飘起了细雨。

    屋内很暗,只开着一盏台灯,夜风夹着雨丝吹动窗帘,吹得桌子上的照片很是凌乱,那电视上的屏幕在不断地变换着画面。然而,

    电视机前面并没有人。

    “你俩是不是又去那儿了。”

    质问,更是警告。

    “刚刚,就在刚才,我又看见你爸了。”言辞中的哀怨,无奈。

    “贱人,休想再害死我的儿子,我的汐辰,呜呜……”杨玉芬眼神呆滞,空洞得可怕。母狮为保护自己的幼狮,野心迸发,拼命抵抗入侵的敌人。

    她是母狮,尹雨沫就是杨玉芬时刻准备奋不顾身的敌人。

    “一天有完没完,说了多少次,有病就去医院,别在家里疯。”

    妈妈。

    蜷缩成一团,仇视的目光,恶毒的诅咒。

    妈妈,是你吗?

    夜声很宁静。

    “爸爸,”

    “雨沫,又惹妈妈生气了,我调皮可爱的女儿,肯定是啦,不然怎么会想起给爸爸打电话呢?爸爸严肃地,郑重地告诉你,生气了,我的小雨沫挨批了。”语气全是宠溺,没有丝毫责备。

    “没有,太忙忘了爸爸,嘿嘿……不过我了解爸爸,是永远不会对雨沫凶的。”

    ……

    夜深人静,月光灼灼,吵杂褪尽,父女的欢乐交谈弥漫了死寂的房间。

    唇角挂着笑,汐辰的梦很香。

    花朵正开的娇艳的季节,中年男子牵着小男孩小女孩的手漫步在园中的小道上,午后的蓝天碧空如洗,暖暖的阳光散洒着他们零零碎碎的梦。突然:

    画面调进了速度,越来越快。

    “爸爸,你怎么了,全身都是血,你要说话,说什么……”

    爸爸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无能为力的他站在原地惊慌失措,盯着场面,爸爸没有了声音,不要啊……

    汐辰骤然惊醒!

    身上已是汗水淋漓,他不断地喘着气,平复着呼吸。

    “爸爸要说的肯定是保护好姐姐,爸爸平时最疼姐姐了。”汐辰坚定地说道。

    ***************************************

    圣楠高中

    赵老头忽然抱病休假,这个消息,在文三班引起轩然大波。新上任的老师是谁无异于成为全班学生的热点话题,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磨磨唧唧,捣蛋都能睡着的糟老头子;专横跋扈,爱钻牛角尖的美女老师……

    谁也摸不着头脑。

    上课钟声敲响,平常几个爱说闲话的学生停止了窃窃私语,外面清脆的知了也没有了声音。

    他也许像磁场,亮点之下藏着特有的神秘,这种力量看不见,摸不着,却有很强的磁力,周围的环境随时会被他的磁力所控制。但

    出现了就是光芒万丈,教室里一片喧闹。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数学老师,萧泽。”站着讲台上的他抿着笑。

    “哦,萧老师,你好年轻啊!”一个学生大声道。

    “比你们大不了几岁,所以同学们不要拘谨,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问我。”他认真的回答。

    “真的吗?”

    “萧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呢?”学生们越发大胆。

    “没有。”他温柔的解释。

    “同学们最好问一下跟学习有关的事情。”萧泽继续说道。

    “对了,数学课代表是哪位?我刚接替赵老师,有许多关于咱们班的情况不太了解。

    “老师,我们班没有数学课代表。”

    真正的数学代表哭晕在厕所,刚准备站起来的刘斌硬生生让全班女生的眼神压了回去。

    “尹雨沫同学来当吧!记得随时了解同学们的情况,协助老师做好教学计划。”他的话像圣旨,不给别人任何反驳的机会。

    下课了,各种声音都在讨论刚来的萧老师,里面也掺杂了不少关于她的。

    确实,尹雨沫的成绩真不咋地,虽然总成绩不是班级里的差等生,但数学成绩是出了名的惨不忍睹,有次竟没考过她的年龄。

    这边的办公室里连班主任于老师都坐不住了,毕竟尹雨沫太不合适了,班上学生的数学水平一直很令人担忧,这才让校长换掉了赵老师,谁知竟来了个毛头小子,学生脑子里想什么她最清楚不过了,看见这小子的脸就立马把学习搁一边了,这还挑了尹雨沫做了自己的课代表,纯粹是拿全班学生的前途开涮呢?标准的有颜任性嘛?

    看见萧泽进了办公室,班主任连忙端着一杯水迎上去。

    “萧老师,关于课代表的事情,我本不该过问。但,从尹雨沫的个人情况来看,你还是考虑一下吧!尹雨沫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况且她英语成绩很优秀,我有意……”

    “于老师,我明白了,可班上学生已经知道了我的意思,若再调换恐怕行不了为人师表的责任,连老师随便出尔反尔,做不好表率,学生们会更加难服管教,于老师要么自己忍痛割爱,要么就让她身兼两职吧!”

    好刁的一张嘴!白的都被他能说成黑的,跟自己说话连头不抬一下,不知道我比他年长许多吗?

    竟让我把水一直端着,从看着他进来再看着他出去。

    没大没小!

    于班主任简直对萧泽的印象差到极点。

    *************************************

    跟萧泽相处了半学期,在他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端倪,汐辰也没事。

    难道真是自己多疑了?

    “明天是期中考试,全班学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发出超常水平!”

    什么?

    作为课代表,要以身作则,关于惩罚,你是他们的一倍,萧泽当时的话还是历历在目。

    想想要在多少个通宵,埋进书本,盯着床吞唾沫。

    真是醉了?

    办公室里,满头大汗的雨沫以找老师问题为借口,在萧泽的办公桌上偷偷摸摸,干着不正的勾当。

    卷子呢?

    不在这儿?。

    “哪来的小偷?要不要帮忙?”

    哪来的声音?

    萧泽?

    不对,不是他,对自己萧泽从没那么温柔过。

    对了,放风的郝雪呢?

    慢慢的转过了身,心跳一直在加速。

    陆嘉维、郝雪!

    他们?雨沫的心跳慢了半拍,可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

    “雨沫,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画风突变!

    雨沫在他们哀求的目光下看到了自己。

    她也想要救命!

    “雨沫,我爸爸出了车祸,没人照顾!”

    “我那年幼的弟弟!呜呜……”

    这么会挑借口,全是人才,郝雪竟然上演了催情戏码,自己的事情一大堆,真的没有一点时间!心动不如行动,正好有一计。

    教师公寓,几个黑影应小心地摸索。

    尹雨沫拿了萧泽的钥匙,带领着帮凶进入了二楼,221房间到底在哪?迷茫的他们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寻找。

    221房间。

    萧泽坐在沙发上,前面站着几个一身黑影,表情冰冷的黑衣人。

    “一群废物,我不联系你们,就找到了这儿。说吧,黎叔找我什么事?”此时的萧泽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黑眸露着冷酷。

    “少主,黎叔让你三个月内立即赶回,机会将近!”一个黑影人恭敬地禀报。

    萧泽听后,眼底里的狠厉若隐若现,顿了顿后,正想让他们滚回去,这时门口却传来了鬼鬼祟祟的声音,不愧是经过严密训练的人,任何风吹草动都预知着危险的来临。

    萧泽用眼神示意着让他们开门。

    “郝雪,消息准确吗?萧老师真得不在?”陆嘉维开着门,担心的询问。

    “路上你们已经问了很多次了,刚才又确定了一遍,胖虎来消息,在校门刚看见他出去的,不可能这么早回来。”郝雪受不了他们对自己能力的怀疑。

    钥匙转到了底,咚得一声门被打开。

    “哇!房间真整齐,萧老师不仅风流倜傥,年纪轻轻就是硕士学位,而且还是个居家好男人,真想把他娶回家。”郝雪犯着花痴。

    房间里的布艺、家具、设施虽然格色单调,装饰简单。

    但很干净整洁,木地板上没有一丝尘土。

    “没人,快,快快—,陆嘉维去找卷子;郝雪拿点名册……”雨沫急忙说。

    大煞风景的那人,出来,咱俩聊聊。

    正当三人地毯式地找寻时,郝雪的手机莫名响了起来,吓坏了雨沫,失手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此时气氛变得更紧张,所有的人屏住呼吸盯着郝雪。

    “我妈。”所有人松了口气,“所有抽屉都上着锁,怎么办?

    “西服里面不知道有没有?”郝雪又将目光移向了衣架。

    钥匙果然在!

    当他们打开抽屉时,看到了目标。

    每个人对应着自己的学号,找到了自己的卷子,及时与带好的卷子进行了调换,到了尹雨沫时,

    她竟忘了自己的学号,也许他们并不知道,雨沫在紧急情况下一直是个二愣子,头脑会变得一片空白。

    怎么办?

    正在这时,

    “郭老师,哪儿去?”不用想,班主任的声音。

    “找萧老师,数学教研组开会!”脚步声越来越近,郝雪他们已藏进了卫生间,留下雨沫成为挡箭牌。

    “嘿嘿……郭老师好!” 雨沫表面弱弱地打着招呼,其实手心里的冷汗直冒。

    “尹雨沫,你怎么在这儿,你们萧老师呢?”郭老师站在门口,询问道。

    “萧老师在办公楼呢,他让我给他拿东西?”雨沫内心鄙夷自己编的谎言。

    “那你告诉萧老师,让他赶紧来教研组,要开会。”

    目送着郭老师离开,雨沫终于松了口气,捡起了一直被自己踩着的手帕,刚刚放回了钥匙,冒失的自己却又惹出了麻烦,为了防止郭老师起疑,她只能将可怜的它蹂躏在脚底下。

    乖乖,让你受委屈了!

    萧老师,郭老师让你去教研组开会。

    盯着手机上的讯息,萧泽若有所思,黯淡无光的眼睛闪着一丝光亮。

    **************************************

    幽暗的地下密室。

    二十名身材高大,挺拔的身影面无表情,并排而立。

    “黎叔,少主没回来,但他已经知道了您的意思。不过……”黑衣保镖站在中央讲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三个月后,少主若没有及时赶回,就了解了那个丫头片子。”老者的双目猩红,眼神里涌着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