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无悔青春之萧泽动心

    更新时间:2017-11-16 13:04:02本章字数:2857字

    圣楠高中。

    “大家这次表现得还不错,全年级第一名第二名都在我们班,平均分91。88%,超过之前定的达标水平,成绩好的再接再厉,差的自我反思。”

    萧泽对于学生的进步看似很高兴,但雨沫丝毫感觉不到开心,心里的弦一直绷着,那三个的分数造了假,而她白跑了一趟。

    自己到底考了多少?

    没过多久,下课铃声敲响,打破了她紧绷的神经,幸亏平安无事,不然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她非得吓尿。

    “尹雨沫,来趟办公室。”

    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她的心又跌入了低谷,依对他的了解,叫学生去办公室,就是不幸已向你招手了。

    雨沫硬着头皮走上了楼梯,在办公室门前轻轻敲门,很快从里面传来了清淡的声音:“请进”。

    雨沫悄悄推开门,向室内张望。

    萧泽不知写着什么,现在的他十分专注,睫毛半垂,双眉微蹙。

    “萧老师,”虽然讨厌自己的不礼貌,但真的没办法!

    雨沫的声音让萧泽停止了手里的工作,他缓缓抬起头,用眼神示意雨沫拿走旁边的卷子。

    “还不错!刘斌全年级第一,你第二。”

    如果说,刚刚自己在油锅里等着煎炸时,现在的她就是坐在油锅旁闻着锅里的美味。

    人生总有意外,只不过,过程太煎熬!

    “全班学生的成绩很漂亮,作为课代表,你功不可没!”

    不知为什么雨沫觉得这话太过于刺耳,现在的她真的体会到了做贼心虚,就好像贼偷了人家的东西,被偷东西的人还觉得贼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

    *裸的讽刺!!

    “萧老师,这和他们自己的努力、老师的悉心指导是分不开的,我没有功劳!”

    这一番话把她本人撇了个一干二净,更可恨的是,还认为这是老师的责任。

    说得还真理直气壮!

    "我的功劳?"

    萧泽放下手里的工作,饶有趣味地盯着她,不怀好意地笑着。

    察觉到她紧锁着自己的目光,雨沫心虚极了,但还是咬定嘴唇,尽量让自己表现出镇定自若的样子。

    她白皙的脸颊因极度用力憋着,很是可爱,一想到她在自己房间里笨手笨脚,摸不着头脑地样子,萧泽不自觉地咧嘴笑出声。

    "对,的确是你的功劳。"

    对视着她清澈干净的眼睛,他温和地笑着。而这时,雨沫也正在凝视着他。

    气氛寂静极了。

    周围很是安静,什么听不到,只有他俩时轻时重的呼吸声。

    好一会儿,萧泽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写着手里的东西。

    “萧老师,现在可以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我做课代表?”

    谁都有好奇心,她也不例外,可萧泽当时的答案却是:

    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数学成绩考入全年级前五,就告诉她。

    “你希望我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呢?”

    “这……”什么时候他的视线又忽然转移到她的身上,雨沫浑然不知。

    白痴,现在这个词形容她再合适不过了。

    “作为老师,成绩太难看的学生,是一个老师的耻辱;作为一个旁观者,脑子聪明,放着不用,谁都着急;作为汐辰的朋友,让你变得更好,是我对朋友的负责。”

    这么多立场,全是挖苦!

    不过,表面尖酸刻薄,句句带刺,背后其实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君子化身。

    不想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现在正想预谋着什么,以后会做多伤天害理的事。但,

    这刻的你,我很欣赏。

    “八月二十二是汐辰的生日,不知萧老师有没有时间?”身心变得很轻松,也很愉悦,试探的问着这位新朋友。

    然而萧泽并没有回答她,雨沫不仅没有失落,还越发过分。

    “不说话就当答应了,萧老师,您本来长得很好看,应该多笑笑。”雨沫说完后,连招呼都没打,既不礼貌也不顾形象,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

    看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萧泽放下手中的笔,摊开手掌全是汗,刚刚与她对视时,他前所未有的紧张,莫名的惊慌失措,那颗冰冻多年的心也在慢慢融化,只因她一个眼神,一个笑容。

    查到她身份的那一刻,才发现,她和他竟如此相似。一样的身世,都是表里不一,习惯伪装。

    初次相识的她,太真实,极为简单的装束,直直得盯着他眨巴着大眼,纯净得像天上的雪,淤泥而不染。

    却在不经意间的一瞥,发现她的眼神里藏了太多;或许是超乎常人的包袱;或许是过于坎坷的遭遇……

    他一向不喜欢听别人的故事,读别人的心思。

    这一次,别人却看懂了他。

    他讨厌她的自作聪明。

    暗卫还没有各自就位,自己随时面临着危险,何不趁着没事,去会会这个小姑娘。

    教室里的她像随意莅临凡尘的珍珠,无论多少黄土,都挡不住它的光芒,浓厚乌黑、柔美飘逸的秀发披散在肩上,就像随风飘荡的太阳光线,着装乳黄色的连衣裙的她,娇小可爱,光彩照人,绝世而独立。

    萧泽想起与她相处的一幕幕,抿着嘴唇,悦然地笑了。

    其实,你笑起来也很好看。

    ****************************************

    “黎叔,有点事,两天以后我会赶回去。”看着手中的字条,老者紧紧握拳,怒气汹涌。

    事实已摆在眼前,他的少主已有了漏洞。

    什么更好的隐藏自己,什么找合适的机会,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为了那个臭丫头!

    去给我杀了她,杀了她!!!

    校园内

    “雨沫,你的舞蹈功底本来不错,要在短时间内学会Tassel,不会太难,回去时记得加强锻炼,像身体的灵活性,上肢力量,多听几遍歌曲,掌握音乐的节拍。”

    说这话的是欧老师,她是自己的启蒙舞蹈老师,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她像是自己的亲姐姐,在自己的生命她已有重重一笔,对自己而言,她很重要。

    可她,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人前温婉,人后大大咧咧的女神经,大概说得就是她吧。

    “雨沫,我让你做的事情会怎么样了”欧老师把雨沫拉到一旁,悄悄地问着,生怕别人看到她不正经的样子,尤其是,萧泽。

    在圣楠高中,萧泽,无异于是个风云人物,谁都想套住他,这不,可爱的欧老师一直对他是‘虎视眈眈’。

    “欧老师,我忘了”,瞧见她想把自己大卸八块的样子,雨沫继续说道:“我找到了这个,不过,你待会要还我。”

    真后悔,要是她不给自己怎么办?那可是见证自己偷调卷子的重要证物,她还要在汐辰面前好好显摆呢?

    “雨沫你真好!不枉我这么疼你!”看着欧老师将萧泽的手帕像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想抢的冲动越来越大,内心的火苗越烧越旺,直到上演了眼前的一幕。

    “给我!!”

    “不给!!!”

    两人将可怜的手帕扯来扯去,谁也不输谁。

    “快放手!尹雨沫,不就一个破手帕吗,别那么小气。”

    “那是我要还的,嫌破就给我,这么多学生看着呢,难道不怕颠覆你的形象吗?”雨沫拿出她的命根子恐吓着。

    “没事,豁出去了,更何况现在已经没人了。”

    上课了!!还是数学课!!!

    雨沫瞧见四下无人,内心慌忙不已。

    撇下得意洋洋的的欧老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教学楼。

    教室里

    萧泽在黑板上写着今天要讲的习题。

    同学们现在是疑惑与悔恨交替,有的学生在想他们的萧老师为何今天没点名,有的的学生在想为什么今天没去逃课。

    教室外的雨沫在门口探来探去,以可怜巴巴的样子四处寻求支援,没过多久,就找到了。

    “雨沫,爬进来。”靠近窗户的同学甲打开了窗户。

    “傻呀,走后门。”同学乙鄙夷着。

    “前门进来,后门上着锁。”

    “萧老师,麻烦你给我讲一下这道题。”同学丁顺利把萧泽骗下了讲桌。

    “雨沫,快溜进来。”同学丙传达着紧急讯号。

    热心的同学们以各种理由为雨沫披荆斩棘,消除障碍,幸运的雨沫成功回到了座位。

    萧泽回想着她刚刚在教学楼下抢东西时滑稽的样子,唇角的笑、胸脯的心越来越不听使唤。

    或许心动并不是,多深的感情积累,多厚的甜言蜜语,而是你稍稍几个动作、眼神、呼吸都时时在牵动着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