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往事知多少(2)

    更新时间:2017-11-16 13:35:03本章字数:3374字

    那一刻的她,并没有哭,别人都说男人养了一条白眼狼。

    是啊,连她都瞧不起自己,爸爸大半辈子的含辛茹苦却换不来亲生女儿的一丁点眼泪。

    那天,不知是谁运走了爸爸的尸体,不知为什么家里来那么多的陌生人,不知他们为什么给那么多的钱。

    不知家里自始至终并没有来调查事故原委的警察!!

    后来,妈妈找到了爸爸的遗书,寥寥无几的话语,道清了事情的真相:

    他想做个好父亲,好丈夫,好男人。

    杨玉芬坐在丈夫的房间,爱抚着所有的物品,回忆着昔日往事,已经是泪流满面。

    忽然,顷刻之间她又变得咬牙切齿,怒气可揭:尹雨沫,你害死了他,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其实这一切都是爸爸自愿的,平平安安,开开心心是他向往的,否则他绝不会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换我们一辈子安逸的生活。”汐辰站在口耐心地解释着,妈妈跟爸爸相处了大半辈子,其实她从来不知道,爸爸向往的是什么?

    我们一直想掌控他人的人生,可谁知那样的方式就像紧握在手里的细沙,无论攥得多紧,它还是会掉,何不张开手掌任它高飞,它开心,自己也以他为荣。

    “胡说八道,当年是谁一直要坚持自己的梦想,是梦想重要,还是钱重要,若不是那个贱人,你爸爸,我的建国,

    “……呜呜……也就不会一直省吃俭用,到最后,也不至于让那群人逼得走投无路,用自己……换来了巨额的保险费,她还……每年都去美食街,那个凶地……”

    “行了!”汐辰无视掉妈妈的无理取闹,喋喋不休的样子。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衣服,拿着钥匙,准备要出门。

    “你要去哪?!”杨玉芬站在门口,握住门栓,用她肥胖的身体堵住了汐辰。

    “找姐姐,今天是爸爸的祭日,这么晚还不回来,我担心她出事。”

    虽然明知妈妈知道自己要去干嘛,但他还是耐心地在解释。

    “不许去!!又没瞎,难道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吗?更何况她今天又有什么脸回来,”

    “让开!刚刚讲了那么多,一句也没听进去,要是我以后也跟爸爸一样出了事,你会不会又……”

    “那我就会拉着她,同归于尽!!!”

    杨玉芬吐出的后四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无聊。。。”汐辰打开门扬长而去。

    “汐辰,汐辰,……"

    “尹雨沫,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自己,也许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汐辰无意间说出来的话,让本来疑神疑鬼的杨玉芬后背阵阵发凉,全身可怕地在哆嗦着。

    你说,那些话以后会不会以后如同死神来得预兆般让人手足无措,最后成了惨绝人寰的败局,每次深夜后的黑色梦靥。

    小萱掺着雨沫在路上跌跌撞撞地走着,在墓园说了一大堆胡话,又弄脏了萧泽的衣服,折腾了半天,倒也安静了下来。

    她正累得满头大汗时,却忽然传来了手机铃声。

    哀怨一声,嫌弃地看了一眼喝得伶仃大醉地女孩,她深吸一口气。

    轻手轻脚把雨沫扶在了公园的长椅上,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找到手机按了接通键。

    “姐姐,你在哪?”那边传来了急切的声音

    好熟悉的声音!

    浩轩……

    是你吗?

    离家出走的那个臭小子是不是回来了。

    初夏的阳光很暖,不燥不热,斜斜射在面容俊郎的男孩身上,给她身上镀上了一层闪闪的光芒。

    但男孩的着装却……

    一只手随意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把玩着手腕上的表,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

    与这一切完全不符。

    欧昊天看见他这个样子,血压就蹭蹭往上涨。

    “整天不务正业,游于花街柳巷之间,像什么样子?!!”

    “桃色新闻满天飞,你看看,女主播为你割腕自杀,国际著名模特上个月冲进我的公司,寻求精神赔偿……”

    “我让你去上MBA,上了不到一周就翘课,弄坏导师的车,险些让他有性命之忧。

    “你还有什么脸做我欧昊天的儿子,给我滚!!!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欧昊天气急败坏地谩骂着弟弟,大发雷霆地发着他的怒气,。

    "滚就滚!"

    瞅着弟弟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爸爸更是怒火攻心,得了严重的心脏病。

    离家出走多年至今杳无音信,你到底去了哪呢?

    “来公园接她吧!”

    陷在回忆里的她很是痛苦。

    小萱见到汐辰的第一面,心里一怔,嘴里颤抖得说不出任何话。

    结果被对方扔过来一堆白眼,汐辰脑子里快速穿过三个字:

    神经病!!

    然后给了一个潇洒的背影,跟姐姐走了。

    长得太像了吧!相貌、表情完全跟那个臭小子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嘛?

    她暗暗想着。

    上天安排的命盘巧合地如此可笑,本该自己是这出舞台的主角,却让别人的故事深深嵌进你生命的年轮,从而磨合出爱恨交织的后来。

    最近邻里之间传着不好的谣言,雨沫深夜晚归,小小年纪就与陌生男子厮混,半夜还喝得醉汹汹回来……

    杨玉芬的脸上愈发难看。

    这天夜晚:

    姥姥忽然打电话过来,说想汐辰了,让他过去陪她老人家唠唠嗑儿。

    匆匆忙忙给汐辰收拾了一下,杨玉芬便把他推出了家门。

    她,知道自己下来面临着什么……

    无数个黑暗孤寂的夜,她都是这样度过……

    门被合上,杨玉芬脸上的笑容顿时骤变。

    她疾步走向卫生间,拿起拖把,又在马桶里涮了两下,提着臭味熏天的‘刑具’就朝雨沫削弱的身体甩下去,嘴里一直不停地谩骂。

    “你这个贱人,让我一直丢人,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

    “你知道他们怎么说我的吗?”

    “你去堕落就算了,还拉着我。”

    “你爸爸那天是祭日,还有心思去喝酒,喝酒就算了,还让那么多人瞧见,”

    ……

    棍棒底下的她并没有哭,也并没有求饶,倔强的眼神永不服输!

    那年丈夫死于非命的样子又涌上杨玉芬的脑海中,这个丫头就跟现在一样,没有掉一滴眼泪。

    “你为什么不哭,是不是对家里的任何一个人有很深的抱怨?你报复我就算了,你去勾搭汐辰,”

    “你知道吗,汐辰一向很温和乖巧,现在为了你,经常忤逆我,你来报复我啊我啊,报复我啊……”

    “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挣挣眼吧!”

    ……

    杨玉芬像个疯子一样,边哭边用拖把抽打着自认为是扫把星的女儿。

    也许她的女儿已经随丈夫走了,现在的尹雨沫只是一个泄愤的工具罢了。

    上天很忙,它没有时间让每个人都得到公平,下次,它在命盘里的随手一笔,谁又会保证它会不会粗心大意,让命盘顺利有秩序地前行。

    她又怎能坐以待毙,让命运随意玩弄,她是她自己的,她想自己掌控。

    **************************************

    圣楠高中,

    于班主任在上面津津有味地讲着课,雨沫却在下面呼呼大睡。

    于老师犀利的眼神很快看见了她,

    “尹雨沫,站起来翻译下这个句子。”

    然而雨沫并没有站起来。

    “尹雨沫!!”于老师在上面一声吼。

    雨沫咻地一声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但站着的她还是一直昏昏欲睡。

    “来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班主任先是大发雷霆地批评雨沫的劣行,又表扬了她最近的学习进步状况。

    “雨沫啊,你看啊,现在你是咱们班名列前茅的优等生,学习可不能松懈啊!”

    ……

    于老师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雨沫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虽然现在是夏末秋初,但天气还是格外得炎热。

    昨晚挨了一顿毒打后,全身脏乱不堪,嫌弃的母亲将她扔在了卫生间,用冷水浸泡她的身体,感冒发烧加上后背的汗浸染在了伤口处,雨沫的身体很是虚弱,但她还是顽强的拖着沉重的身子在校园里走着。

    不远处看见小萱姐和萧泽哥哥朝着她走来,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跑。

    那晚自己喝醉的囧样,至今历历在目,她不要让他们看见自己的样子。

    眼前越来越迷糊,脚步越来越沉重,她渐渐昏厥了过去。

    “你怎么了?”有人接住了她,给了她厚实的一个拥抱。

    有没有人给过你那样一个感觉,不像纯洁无暇的友谊,不像轰轰烈烈的爱情,不像血浓于水的亲情。你在面对危险和利诱时,还自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你必须守护的人。

    “没事。”

    雨沫朝萧泽给了一个舒心的微笑,示意他,不用太担心。

    “哦,雨沫,你也在,正好我要告诉你一件奇妙的事,那晚接你的那个小可爱是谁啊?”小萱好奇地问道。

    “我弟弟,汐辰,怎么了?”

    “你弟弟啊,太巧了吧!我也有个弟弟,跟他像极了,表情语气一模一样,还有相貌,”

    “你们可别不信啊,我给你找照片,真的太像了!!”小萱翻着手机还嘴里一直在说。

    “哦,你弟弟啊,我还以为是你初恋男友呢?”雨沫被她激动的样子搞得哭笑不得,开着玩笑。

    “他叫什么名字啊?”

    “你这个死丫头,尊卑不分,别忘了我还是你的老师,他叫……”

    这时郝雪跑了过来,让雨沫给她辅导学习。

    “小萱姐,我走了,下次在听你说你的弟弟。”郝雪拽着雨沫消失在了校门口。

    “萧老师啊,他叫……”小萱姐每次看到萧泽就变得语无伦次,说不出话来。

    “我也走了。”萧泽看见她半天也说不出重点,索性也转身就走。

    都走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下,我弟弟叫什么嘛?

    他叫欧浩轩,真的是很汐辰长得一样。

    是啊,世界上很难找到两片相似的叶子,却存在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有的人正因为好奇,就陷入了无可自拔的情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