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汐辰惨死

    更新时间:2017-11-16 16:37:05本章字数:3321字

    她盯着镜中的自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里面的女人狼狈不堪。

    拿起锁在床头柜里的手机,打开了录音,父亲慈和的声音在里面传来。

    他的雨沫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女孩子,一直是爸爸的骄傲。

    可,现在,你知道吗,我已不再纯洁了!

    雨沫捧着手机的声音抽噎不断,可,电话那头却是,早已没有了回音。

    悄悄站在门外的汐辰紧紧握拳,内心的愤怒汹涌澎湃,他已经是成年人了,姐姐虽然做了掩饰,但他并不傻,脖子上的吻痕在她身上若影若现,似乎在叙说着刚刚肮脏的画面。

    十五年前的残局时时在午夜时分,撕扯在他的心,似乎在叹息,哀鸣,叫嚣,召唤,那时的懦弱,犹豫不决让爸爸受人非议,姐姐受人唾骂,妈妈精神失常,如今的他应该担起一个男子汉的责任。

    他鼓起勇气敲起了紧闭的房间,动作放的很轻松,表情也很自然。

    “谁呀?”里面传来了声音。

    “是我,”汐辰说着。“赶紧开门,有紧急事议,我要和你商量。”

    声音还是那么嚣张,盛气凌人。

    “怎么了?”房间的门被打开。

    里面的人全身上下虚脱无力,脸上已褪去了血丝。

    “明天是我生日,你那些狐朋狗友都不要让来了,我想吃长寿面,”

    “不要问为什么?你的智障脑子只需听,就不要问了,早些睡!”

    喷完一大堆事,面前就消失了人影。

    **************************************

    圣楠高中,

    雨沫刚向班主任请了假,就被欧老师拽到了她自己的办公室。

    从别人的讨论声中,大约也听到了一点,再从欧老师得到了消息,已经可以确定。

    萧泽失踪了。

    萧泽哥哥不见了,她的脑海里一片狼藉,

    原来缘分既可以如此有情,也可以那么绝情。

    起初,她讨厌萧泽表里不一的虚伪,曾试图想透析深藏不露下的秘密,但他太过于精明。

    圣楠高中的二次见面,

    他成为了自己的数学启蒙导师,她有了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她是他的课代表,

    每个人都有自信,只是世俗里的尘垢将它冰封了起来。

    忆思桥的深夜交谈,墓园前的敞开心扉,他是萧泽哥哥,一个可以相信,依赖的亲人。

    知道萧泽不见后,小萱默默地流了一晚上的眼泪,她懂小萱姐……

    比起别人嘴上功夫的劝说,也许把时间空间交给自己,肆意宣泄,狂吼,大哭大叫······

    会好许多。

    身心疲惫的她做了些许安慰,就转身出了办公室。

    走在校园里,她开始跑,到狂奔,从小声抽噎到嚎啕大哭,同学们惊讶的目光缕缕袭来,无助的她蹲在一角落里,被悲伤席卷。

    萧泽哥哥,雨沫好想你。

    今天是汐辰十八岁的成年生日,杨玉芬甚是开心,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听儿子说,想吃长寿面,就让雨沫那个丫头出去买面条,还不见回来。

    心里干着急,时辰可不能耽误,这个臭丫头真不懂事。

    杨玉芬正要按电话,汐辰却说:“妈妈,我们先吃吧!别等了。”

    我的乖儿子,杨玉芬心里阵阵的暖。

    汐辰一向温和,跟妈妈聊了许多家常,杨玉芬挂着满足的笑容,美中不足的是一直将那个臭丫头摆在第一位,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不,就开始了,

    “妈妈就别对姐姐那么苛刻了,估计这也是爸爸不想看到的,毕竟他生前是那么的疼姐姐,”

    汐辰吃着嘴里的饭,又乖巧的将肉块喂给了妈妈的嘴里。

    “你爸爸,哼,估计连你也那样吧!”

    “对,所以,我希望妈妈那天说的话可以收回去。”汐辰认真的说道,目光很坚定。

    “如果让你在我和她之间选一个呢?”

    我是你母亲,抚育了你十八年的人,在你心里我应该永远是第一位的。

    “不要逼我,在我心里妈妈重要,姐姐更重要,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时,请妈妈看在汐辰的面子上,不要为难姐姐。”

    “汐辰······求你了。”

    汐辰膝盖微曲,身体缓缓下降,竟在向自己的母亲下跪。

    “汐辰,你在说什么呢?你不想永远陪在妈妈身边吗?”杨玉芬紧张地把他扶了起来。

    “汐辰还要娶媳妇呢?难道妈妈不让吗?”

    原来是一顿玩笑。

    “好,好,我答应我的乖儿子。”

    “汐辰才多大,还想娶媳妇呢?”雨沫提着面条向餐桌走来。

    “我为什么不行,不要小瞧人,我不仅要找,还要好看的,不像你,丑死了,赶紧去,给我煮长寿面。”汐辰不服输地怼了回去。

    “我去吧!雨沫刚回来,就让休息一会吧。”杨玉芬接过雨沫手中的面条,正要向厨房走去。

    “我就想吃她做的,妈妈刚做的饭太好吃了,有顿难吃大饭换换口味也挺不错。”

    姐姐,也许是最后一次了,真想吃一顿你做的饭。

    晚饭过后,

    姐弟俩去了弄堂,汐辰出奇地体贴,给姐姐买了许多好吃的,也不嫌她给自己丢人。

    雨沫登上了舞台中央,给汐辰准备了生日礼物。

    姐姐自小就有卓越的舞蹈天赋,做个舞者一直是她的梦想,因为爸爸从小就什么依着她,所以就给她报了各种舞蹈班,姐姐自小横扫舞蹈界,家里数十座奖杯见证了她一路来的成长。

    今晚的她很美,姣好的面容加上精湛的舞计,光彩照人许多陌生人闻声而来,全都蜂蛹而上,淹没了汐辰的身影。

    但,他并没有拨开人群,而是越退越远。

    姐姐,其实我真的不想走,我多希望可以再看看你,多陪陪你,直到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可是,我为了你,必须走,也许以后只会剩下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但,不管怎样,就算这个世上没有人陪在你身边,你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请,原谅弟弟的不辞而别,汐辰,这次真的不能在陪你下去了。

    徐家小巷,

    汐辰站在黑漆漆的墙角,眼神冰冷,背影很是凄凉,左手紧握着枪,右手塞进了裤兜。

    听闻这里,频繁出现强奸案,许多少女被害,但因为案件太过于复杂,警察都没辙,任由他们继续兴风作浪。

    没过一会,两个人提着酒瓶摇摇晃晃地走来,嘴里还说着醉话,没错,他俩就是昨晚侮辱姐姐的人。

    “站住。”汐辰拔出了枪,对准了两个粗壮大汉。

    一曲舞终,雨沫停止了动作,底下的观众给出了热烈的掌声。

    人群已散去,但心中的唯一观众却不见踪影,她跑出了弄堂,寻找着汐辰。

    “阿姨,有没有见过这个男孩。”雨沫拿起照片礼貌地询问着路人。

    “叔叔,他1。70,亚麻色头发,白色衬衣,浅蓝色牛仔裤。”

    “爷爷,请问……”

    她问了许多人,他们不是摇摇头,就是根本不搭理。

    潮涌的人群碰到了她的肩,撞倒了她的身体,但还是没有阻挡她狂奔的步伐。

    “小姑娘,我看见过他,他好想去了徐家小巷。”清洁阿姨赶过来好心地说道。

    徐家小巷……

    汐辰,你为什么要去那儿,为什么要瞒着姐姐,为什么要不辞而别,难道……

    徐家小巷里两个粗壮大汉将汐辰推倒在地,拳脚想加地揍着,其中一个人的胳膊中了枪,流着血。

    话说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臭小子,莫名其妙地对他开了一枪,要不是他躲得快,那颗子弹真想不到会打向哪里。

    毕竟在刀剑上混了许多年,固然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持着枪,也不能伤了他们。

    “别打了,稍微教训一下就行了,上头吩咐过,这两天风声紧,尽量收敛点。”一个大汉踢了踢躺在地上被打的惨不忍睹的汐辰,谨慎地说道。

    “走!!”

    两人正要甩手而去,汐辰忽然撑着沉重的尸体冲上去,咬住了那个大汉的胳膊。

    中了枪,加上被剧烈的使劲咬住,粗壮大汉的胳膊痛极了,小巷里传出了惨痛的嚎叫声。

    愤怒的大汉一下子将汐辰摁在了脏兮兮的臭水沟里,使劲卡住汐辰的脖子,地上有许多碎玻璃片,它们无情地扎进了汐辰的头部,脖子里,腿部,此时的他早已停止了呼吸。

    大汉因还不解气,随手躲过来了汐辰手里的枪,对着他就是乱打一通,直到被打成了筛子。

    也许是汐辰鲜血淋漓的尸体惊醒了他们,两个人仓惶而逃。

    临近秋初,刚刚的细雨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街道已经变得凌乱不堪。

    等到雨沫赶到徐家小巷时,汐辰已经是一部冰冷的尸体了,大雨冲净了面目全非的尸体,汐辰的脸愈发清晰。

    雨沫双目红的狰狞,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使劲摇着头,试图让自己不敢相信这一幕。

    最终的她无力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地前行,挪在了汐辰的身旁,她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十五年前的一幕幕像挡也挡不住的潮水,涌入了她的脑海,爸爸就跟现在的汐辰一样,冰冷的尸体,无声无息。

    “汐辰,汐辰。”

    “汐辰,我是姐姐,你醒醒。”

    雨沫拍打着他的脸部,摇动着他的身体,试图叫醒平日里可爱卖萌的弟弟。

    “连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不……我不要你离开我,不要啊!!”她的哭声越来越大,响彻了小巷。

    “啊……啊,……啊,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撇下我一个人。”

    大雨滂沱,淋湿了可怜的她,但却浇灭不了她顽强的心。

    雨沫拿起了枪,准确无误地扣动了扳机,朝天上开着枪,向天宣战!

    “我是不会认输的!!!”

    现在,没有人为我喝彩……

    没有人为我亮灯……

    可是,我还是要走下去,一条路走到黑又怎样?与初衷背道而驰又怎样?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些,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