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更新时间:2017-11-16 17:05:50本章字数:2626字

    雨沫,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你爱笑的眼睛去哪儿了,为何要那么冰冷!

    他怔了怔,拿出手机,快速拨着号码,:“黎叔,你是不是早知道这一切?”

    黎叔刚在咀香园收拾烂摊子,看见萧泽打的电话,他急忙拿着手机出了房间。

    “少主,你别闹了,我在忙,等我回去再说,好吗?”

    声音很小,如果手下的人知道他们的少主是这样一个任性的孩子,以后又有谁会服从管教。

    “你怎样对我都没关系,但为什么要把矛头伸向她?”

    “无论是22年之前,还是这五年,你从来都在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为什么!”

    一阵吼,他五年来的隐忍,全都倾泻而出。

    ……

    对方无人应答,萧泽愤怒地将手机扔到了马路边。

    咀香园,

    黎叔盯着手机愣了半响,看见灰原黑着一张脸出来,他立马迎上了笑容,连忙道着谦。

    “不好意思,耽误了点事,待会进去以后自罚一杯,来表达我的招待不周。”

    灰原虽然心里嫉妒不瞒,但碍于他们的势力,表里不一地回着话“当然好咯,黎叔亲自当东道主,我是真的很荣幸,您,有事先忙。”

    “有点事,我先……呵呵~”

    拿出手机,露出为难的表情。

    “黎叔日理万机,先去忙吧,黎叔宝刀不老,我们这些小辈在你面前太逊了。”

    “太抬举我了,我现在已经是个糟老头了,如今嘛?天下正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呵~”

    “自古姜还是老的辣,黎叔真是挖苦我了。”

    灰原瞄了瞄表,接过来手下递过来的黑色手提箱,熟练地将它打开。

    足足一箱的白粉。

    黎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灰原心里的疼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还算满意?手下的人没长脑子,连黎叔的东西都敢抢,下次直接派手下过来就行了,何必劳烦黎叔亲自跑一趟?狗就是来跑腿的,顺着主人的心意,听从主人的调遣,是他们时刻秉持的宗旨,不然要他们来干嘛?”

    “呵~,狗也有不机灵的时候,适当的要给他们点眼色,成了野狗,人家会说主人管教不周的。”

    是啊,这次抢了东西,黎叔这次是来敲警钟的,主要是让他们认清自己的位置。

    狗始终是狗,永远都别想觊觎主人的东西。

    假意寒暄了许久,灰原招来远处的门童,让他为黎叔打开车门,看着司机发动了引擎。

    后面上来一个人悄声问, “大哥,咀香园这批货我们当真要让给他们吗?”

    真的很不理解,有了这批货,他们就等于在境外彻底打开了市场。

    送上来的买卖又转手他人,难道他们的老大是不想要钱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笔账不会这么轻易算了的,我们走着瞧!”看着远处的车。灰原冷冷说道。

    郊外别墅,

    书房里,

    萧泽优雅地坐在靠椅上,可是再优雅也挡不了他现在满腔的怒气。

    手枪抵在康鹏的脑袋上,薄唇轻启:

    “康总,我一直没有耐心,我也希望你不要消磨我的耐心。”

    “我……”康鹏支支吾吾了半天,没透一个字。

    黎叔刚刚知道了一切的事,已经在来的路上,而他现在做的是尽量拖延时间。

    “3,2……”

    扣动了扳机,正要开枪时,一个身影迅速夺过枪支,将目标对向了自己。

    “对我开枪吧,他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我让康鹏做的,与其看着你执迷不悟,我似乎觉得向她出手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更何况她真的很出色。”黎叔说得那么淡然,就好像说得只是一个随便支配的物品。

    什么事情都很出人意外,寻找了五年的人原来一直都在他的身边。

    他是间接毁掉她的肇事者。

    这一切如此突然,如此巧合,让他猝不及防。

    “你明知道,她对我多么重要,还那样做,黎叔,你怎么可以……”

    不敢相信,黎叔,你怎么可以那样利用她,折磨她。

    “我就是因为知道,才不能让她毁了你,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我了解你。”

    “你不了解,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有想过我真正要的是什么吗?黎叔,你每次拿母亲的死来激励我去进步,但你可知它,并不是对我的动力,而是噩梦,你是想我对母亲最后的一点希冀都要抹杀吗?”

    “少主,黎叔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尹雨沫本来就是命运多舛,就算你再怎么帮她,她的噩运也不可能从此有一丝的减少,她……”康鹏旁边试着缓和两人的矛盾。

    “闭嘴!!”黎叔大声呵斥。

    “说下去,我是你的主子,不是他。”萧泽盯着黎叔,一字一句,皆是咬牙切齿。

    “其实,她的性格之所以如此扭曲,跟之前发生的一系列坎坷遭遇有关。五年前,她遭人强奸,弟弟又惨遭毒手,唯一的亲人又将她扫地出门 ······”

    “什么!”手里的枪掉在地上,他无力地倒在了椅子上。

    原来,他真的没用,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他一直不在,但,

    他一定要让那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康鹏,给我去查五年前的事,不惜一切代价,”

    “不许去!你若查下去,今天就一枪毙了我,踩着我的尸体。”

    越靠越近,枪眼抵上了额头,他在扣动扳机……

    砰~

    悬挂在墙上的油画掉在了地上,月光下,年轻男子牵着小男孩胖嘟嘟的小手,画面很美好。但无情的碎玻璃片硬生生地将他们分割起来。

    那是黎叔送给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很珍贵。

    走到哪,他都会携带。

    “黎叔,我对你真的好失望,好,好,我······不查了。”

    “但是,从今以后,在外人面前,你还是我的亲人,但再也不是我最尊重的黎叔了,即刻,我会执掌大权,请您管好你的狗,不要去挡我的路,否则他们的主人还得要准备棺材。”他起身,甩门而去。

    “黎叔,你大可不必这样。”康鹏上前扶住失神的黎叔。

    黎叔才是刚刚知道,但他说的谎,既伤了自己也伤了少主。

    “少主有如今这样的本事,是谁交给他的?”

    康鹏没有迟疑,立马回答道“当然是黎叔了”。

    “不是,是仇恨。”

    往往让人进步的不是有多激励的话,而是内心燃起的熊熊烈火,那火就是夜夜撕扯他的爱与恨。

    “绝情绝义,冷酷无情,少主就会更好,现在你看,他不是听话了吗?”

    盯着躺在地上被打得粉碎的油画,他自言自语道。

    好像在哄一个爱撒娇的孩子。

    三月二十日。

    昊天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戴着鸭舌帽的女子,朝四面警惕地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后,走进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

    “进展如何?”取下帽子,问向坐在主驾驶的浩轩。

    他摇了摇头,随后吐出四个字。“唉,一无所获,”

    “尽力就好。高局长对你期望很高的,他一直在看你的进步。”

    女子望着疲惫很久的男子,带着安慰,眼底的深情越来越重。

    “谢谢你们。”

    注视着前方的眼睛看向小菲,曾经俏皮多动的男孩脸上有了一份成熟,时间的打磨,岁月的沧桑,教会了他成长。

    谢谢高局长对我的信任,谢谢你和俊飞一直以来的鼓励。

    “我想小萱姐了,她······好吗?”她红晕了脸,转移着话题来缓解尴尬。

    “呵~,还是那样,”

    说起姐姐,除了仰天长叹,他真得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自己的心情。

    “带她出去散散心,多陪陪她,等她说出来,也许会好很多。”

    五年前曾经经历过什么,让她性情大变,她的不说,困扰了自己,也伤害了她身边的人。

    短短五年,有的人走向了阳光,有的人却沉浸在过去的泥潭,不可自拔。

    “现在有时间吗?,去跟我看看她吧!”

    浩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