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血刹遗孤

    更新时间:2017-11-16 17:10:34本章字数:2163字

    “康鹏,给尹小姐好好介绍一下我们的少主,毕竟这也是一直她想要知道的,记住,说得······越详细越好。”

    黎叔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尹雨沫,少主就是集团的大总裁,二十多年前将冰城搞得天翻地覆的组织,”康鹏眼神闪过一丝轻蔑,”呵~那群伪善,整日打着慈善和维护人民安全的警察们,最头疼的组织。”

    “那就是血煞组织。萧泽,就是血刹女叶彧的儿子,从以前,他就正式接替了夫人衣钵。

    雨沫内心猛然一怔。

    以前她就对萧泽的身份有所怀疑,但他从始至终没想到她会是血刹组织的少东家。

    血刹组织,是个极大的毒袅组织,他们恶贯满盈,无恶不作,在冰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黑道上纵横许久,许多人听见了都闻风丧胆。

    而这个组织的掌舵者是个女的,外界都叫她血刹女,她一直是一个传奇人物。

    后来听闻叶彧遭人暗杀,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这个组织也就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二十年前,血煞组织出现了叛徒,夫人遭人暗杀,而它唯一的儿子下落不明,外界的谣言众说纷纭,然而其实是黎叔和一些夫人的旧部冒死抱走了少主,他……”

    一直神色淡然,处事不惊的黎叔打断康鹏接下来要说的话,猛然从沙发上起身,眼底涌起了猩红色的怒气。

    “我抚养了他二十年,而现在,他恨我?恨了我五年,他为什么要恨我,我是他唯一的亲人,你和他不过相处了短短几个月而已。”

    “尹雨沫,你凭什么?五年前,为了你,他在圣楠那个小地方流连忘返,忘记自己背负的血海深仇,而今天,还是因为你,他朝我开枪,因为你,他······要跟我断绝一切关系!”

    吼声撕裂着房间。

    ……

    她被逼得哑口无言。

    “尹雨沫,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你想想,少主身份特殊,难道你希望,少主被儿女情长所牵绊吗?”康鹏走上前,说着。

    萧泽哥哥,我……

    我要放弃你吗?

    五年来,她第一次有了踌躇不前,犹豫不决。

    可,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资格去享受那份短暂······来之不易的温暖。

    “他是他,我还是夜妖姬,我们至此不会有……半点关系。”

    紧闭双眼,她强忍着泪水。

    “很好,你很聪明,本来就无缘无份,一开始就何必牵牵绊绊,纠缠不休。”

    黎叔对她的回答很满意,离开之前还给她送了一句话。

    她缓缓蹲下身,紧紧着抱住自己。

    五年了,她一直是一个人,以后为何不能过这样的生活呢?至少,

    萧泽哥哥还在,她没有做梦,他真的在。而,

    现在的她,要做的,就是尽力保他周全,尽力守护自己的萧泽哥哥。

    就算知道他的身份又如何,就算继续无恶不作又如何,就算遭世人唾骂又如何……

    她也要做下去。

    老天给予的良机,是有保质期的,哪天不一定就会转瞬即逝,无论多么渺茫,她也要紧紧抓住。

    不惜一切的紧紧抓住!!!

    毕竟,他是这辈子自己唯一可以依赖的亲人,她不仅是自己的萧泽哥哥,还是汐辰,那个调皮鬼的学长。

    嘿嘿,真好。

    她想了很多,咧开嘴笑着,因为笑的太过于勉强,以至于笑出了泪水。

    ***************************************

    Y&M集团旗下的豪华酒店,此刻是热闹非凡。

    门口听着各种昂贵的豪华名车,门童依次恭敬地为他们打开车门。

    宴会厅内华丽辉煌,衣香鬓影。

    大中央有着巨大的水晶吊灯。

    奢华的银质餐具熠熠生辉,瓷盘洁白,光芒温润耀眼,各种餐点色彩绚烂,无比精致。

    优雅的服务生穿梭在厅内,衣饰华贵的宾客们一个个手持红酒,低声谈笑。

    宴会厅正前方有一个方言台,落地的银质话筒,正上方有着一只被鲜花簇拥的牌子,上面写着‘Y&M集团十周年庆生会’。

    表面上是一场普通的宴会,其实是集团总裁秘密回国的消息。

    灯光暗下。

    一束白色的光芒打在宴会厅的发言台上,穿着黑色礼服的男子站在白色光芒中,他神色淡然,气势逼人,时而低沉清越,时而狂傲霸气,带着一种特有的磁力,让台下的宾客不得不静下心来倾听他的完美致辞。

    雨沫身穿紫色的昂贵礼服,身姿曼妙的她被礼服衬托地极美,在暗黑的灯光下,她像一朵盛开的邪魅妖姬,带着特有的气质,在那刻绽放着自己。

    她神色淡然,目光冰冷,复杂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致辞完毕,在满场的掌声中,他缓缓走下台。

    带着微笑向雨沫走来。

    他迎上来,伸出修长的的手指贴上雨沫巴掌大的小脸,他轻轻抚摸,小心翼翼,像是在抚摸一个下一秒就会碎的玻璃娃娃。

    “雨沫,你还好吗?”他轻轻出声。

    “我还好,劳烦萧总牵挂,有心了。”

    一句陌生的称呼,让他内心猛然一怔,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

    两人僵持了很久,气氛很是不自然。

    萧泽顿了顿,瞥过脸,抿开嘴唇笑着。

    “宴会开始了这么久,你是不是饿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哦~我忘了,雨沫虽然贪吃,但不太喜欢吃过于甜腻的东西,美食街那边新开了几家店,味道不错,似乎很符合你的口味。”

    他说罢,拽住她的手腕,就要往酒店的大门走去。

    “萧总,对不起,我不太喜欢吃那儿的东西。”

    “对了,公司那边一切事物都准备得当,就等萧总过去了,我们还是去忙正事吧。”

    她挣脱掉萧泽紧握住着的手,向后回避着,表情冷冷地,对自己的上司恭敬地禀报着。

    萧泽保持着被她甩手的动作,漂亮的琉璃目盯着雨沫,眼眸里看不出丝毫波澜,盯了好久,好久,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大门。

    宴会厅有著名的钢琴家弹奏着名曲,空气内肆意弥漫着红酒的味道,宾客们端着酒杯,酒意微熏,谈笑风生,聊着各种话题,从时尚界,到商业界,无所不聊。

    感觉热闹不太适合自己,她走出了酒店大门,就独自一人在外面吹着凉风。

    抿着嘴唇,她苦笑。

    尹雨沫,你做得很好,很好······就这样一直下去。

    原来,你也可以如此冷酷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