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受伤,

    更新时间:2017-11-16 17:17:32本章字数:2709字

    当回忆成沧桑,被尘土覆盖,一切也就丢了当初的原味,甚至会发臭,再也回不去……

    ***********************

    Y&M集团总裁办公室,

    萧泽搅动着一杯早已凉透的咖啡,在那里发着呆,好看的剑眉微微皱着。

    墙上的挂钟还在随意摆动,让他立刻回了神,他站起身,走在窗户前,俯瞰着城市的繁华,

    人来人往,那里面却没有自己想看见,那个的娇小的身影。

    时间改变了城市的面貌,难道也改变了你吗?

    “150分的卷子考了49分,我可真佩服你的能力!”

    小女孩低下头,面红耳赤,委屈地搅动着手指。

    “说吧!是想要150分,还是零分,”萧泽看着她,一脸的严肃,心里却没有一丁点的火气。

    “我……,萧老师,有没有……没有第三种选择。”

    “有!把卷子抄50遍,把错题,嗯……,20遍,最迟明晚给我。”

    “啊!什么!!”小女孩眼睛里惊恐万状,一脸的不可置信。

    “有意见?”萧泽反问道。

    “没有,没有。”小女孩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想着以前的事情,萧泽冰冷得俊脸上有了一丝表情,眼神浮着闪闪光芒。

    “萧总,根据中国的法律,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像尹小姐这样, 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有可能处于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一个美国老者带着眼镜,流利得说着英文,恭敬地说道。

    “难道就没有什么减刑的渠道吗?”

    “就算有,也只能是微小甚微,中国的法律一向无情,请恕我……无能为力。”老者说得声音越来越小,额头冒着冷汗。

    “下去吧!”萧泽闭了闭眼,疲劳得捏了捏太阳穴。

    “萧总,还有一个办法。但……”老者犹豫道。

    “嗯?”

    “故技重施!倘若让世人知道少主您才是血煞组织的幕后大boss,而罪恶累累的夜妖姬只是一个可怜的替罪羔羊,妇人之仁一直是中国人的通病,这样的话尹小姐可以依靠社会舆论的力量得到世人同情,这在中国警方那边,尹小姐占了好的优势。”

    “可是……少主若重新出山,多年来的卧薪尝胆又将……付诸东流,”

    “把集团总部从欧洲迁到冰城,三天内,所有大小事务准备完毕,我们……回国。”不顾及老者诧异的表情,萧泽毫不犹疑地命令着。

    一个月前,在欧洲总部办公室里面,谈话的内容还在历历在目,他该怎么力挽狂澜?弥补自己对她的伤害?

    自己已经习惯了腥风血雨,但绝对不能拉着她一起,她,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身边。

    保护好她,将是他今后时刻要记住的事情。

    就算她再怎么的无情,脑海中的她一直是那个不问世事,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二十多年前我是为了你,我尊敬的母亲,远走他乡,

    今天,我为了她,尹雨沫,我心爱的女人,卷土重来。

    母亲,你会尊重儿子的选择吗?会不会怪我?

    看着照片上,母亲温和的笑容,萧泽自言自语道。

    ***********************

    咚咚咚……

    雨沫正埋进一大堆文件里,面前的桌子被一个不速之客敲响。

    “尹小姐,这几日不见,让我甚是想念啊。”浩轩挑挑眉,戏谑地说道。

    他很聪明,没有叫尹总,不愧是情场老手,如何讨女孩子欢心总有自己的一套方式。

    “这么用功啊,现在已经下班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三十六秒,你却还在公司,是在等我吗?”

    “对啊,我一直在想你。”看着自恋的浩轩,雨沫回答道。

    “受宠若惊啊,不行,我得平复平复我此时的心情。”

    “想你想得真得快有点想不起来了。”拖着下巴,眨着眼睛,雨沫不客气地怼着。

    看着雨沫眸子里的清澈,浩轩傻傻地愣着,差点掉进了那一份涟漪中,不可自拔。

    两人立即陷入了一个尴尬的氛围,双方都在僵持着,外面的马路上有嘈杂声,饮水机里的水还在响着。

    “诺,这是合同,把字签了吧!”浩轩缓解了一下尴尬,将一份合同扔在了雨沫的面前。

    “都已经不叫我尹总呢?却还在跟我谈工作,呵~”雨沫自嘲道。

    浩轩听后,打开合同,指着右下角,说道:“看清楚了吗?这份合同上写的是你的名字,并不是其他人,所以,我只认尹雨沫,难道说?你不叫尹雨沫。”

    “谢谢,我不需要。”硬着头皮,她转过头,冷冷地说。

    “还由不得你。”浩轩拽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雨沫,拉着就走。

    ***********************

    孤儿院,

    雨沫被一群小孩子包围,淹没了她娇小的身影,远处只剩下她甜美的声音。

    浩轩站在远处看着那一切,心里五味杂陈,现在的他,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叫嚣,时间可不可以按下暂停键,我想要让这一刻成为永远的永恒。

    自己,不是警察的卧底,地狱猫,她,也不是毒枭组织头目,夜妖姬。

    他是欧浩轩,她是尹雨沫,他们两个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

    “雨沫,她是个好孩子,只是上天对她不公平而已。”院长走过来,看着发愣的浩轩,意外深长地说道。

    “院长,这么了解她?”看着远处,浩轩问道。

    “从我母亲到我接手这个孤儿院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我见过许多孩子,了解他们内心深处的想法,不仅是我的义务,还是我的责任,”

    “雨沫,也是众多可怜孩子中的一个,这样的孩子怎么伪装,坚强,也掩饰不了她眼底的忧伤,她只是一个孩子,为何要背那么重的包袱?”

    院长说起雨沫,似乎很是痛心。

    浩轩听完,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黑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字“昊天集团专用”,递给了院长。

    “院长,我很喜欢孤儿院的这群孩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这,我怎么能收?你已经对我们很照顾了,在经济上给予了我们许多支持,无条件地资助了我们,我……”院长很是不好意思,推脱着。

    “不用说了,我心意已决,我只有一个条件,把捐款人的名字不要写成我的名字。”浩轩严肃地说。

    “那……”

    “就匿名吧,但请你务必给我保密,院长,这是咱俩之间的小秘密哦,千万,千万不能对任何人透露哦。”浩轩说完调皮地勾起手指,院长会意,与他拉着钩。

    夜风习习,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奔驰在冰城的街道上。

    “院长,你跟院长在说些什么?”看着主驾驶位置上的浩轩,雨沫冷冷地问。

    “你希望我跟她说些什么?是你的身份,还是一些……其他的东西。”

    浩轩将车停在了马路边,认真地说。

    “你……找死。”再也受不了他的废话,迅速掏出枪支,将它抵向了浩轩的脑袋。

    “你发怒了,呵~你在怕,原来,你也有人的感情,并不是百毒不侵。”看着雨沫,浩轩不知为何竟有了莫名的异样情绪,心里在隐隐作痛。

    “其实,我一直在想象,你笑起来是怎么样的。”

    “欧总,今天我送你一句话,有些事情,我建议不要去触碰,一旦触碰到了,一定要为自己任性的行为要进行买单。”雨沫握紧枪支,面不改色,冷冷地说。

    “如果,我愿意,不怕死的去触碰呢?”握住她的手,移向了左边的胸口处,声音很是沙哑,他说道。

    砰……

    安静的车厢里,一声清脆的枪响,骤然响起。

    雨沫冷冷地看着浩轩,只见在他的左肩处,不停涌出鲜血的弹洞。

    “我当初说过,我有我的忍耐度,今天,心情好,手可能有点抖,所以没对准位置,下次,恐怕,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玩弄着手里的枪,嘴角勾着笑,雨沫冷冷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