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岁月神偷(1)

    更新时间:2017-11-19 10:09:04本章字数:2555字

    岁月安好,你好,纵使整日是阴雨连绵,大雨滂沱,亦烈日炎炎,你在,你好,便,永远是,晴天。

    *****************

    午夜,雨下的很大,说大雨滂沱一点也不为过。

    电视前的屏幕不断切换着画面。

    书桌旁放着一沓报纸,横七竖八地被随意扔在桌子上,随手拿起一张,慢慢在报纸之上滑过。

    报纸上,有关于冰城发生的最新消息,草草地瞥过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文字的旁边附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嘴角勾着笑,很是迷人。

    手指久久地停留在那份照片上,轻轻抚摸。

    “今日冰城出现了车祸案,现场很是混杂,据我台跟踪报道,这次车祸造成15人重伤,昊天集团少东家欧浩轩也在伤员之内……”

    电视机里的记者拿着话筒对着镜头报道。

    慢慢起身,走向窗户边,落地的窗帘,挡住了她脸上的表情。

    盯着电视,听着声音,她苦笑。

    轻轻闭眼,她呼吸地很平缓均匀。

    “汐辰,姐姐,今天朝你开枪了,你会不会怪姐姐……”

    “可是又怎么样呢?你太调皮了?三番五次地欺负姐姐。”

    “姐姐就算再宠你,也不能放任着着你继续胡闹。”

    凌厉的寒风吹进了房间,窗帘扬起,雨水无情地打在她的脸上。

    骤然惊醒,迅速睁开眼。

    “凭什么!!”她大吼着。

    “只不过与我的汐辰长得有些相似罢了,你凭什么要扰乱我的心,我厌恶你,非常厌恶,你的自作聪明!”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今晚只是小惩,后再犯忌,就不仅仅是重伤,那么简单了。”

    看着扬扬起飞得窗帘,她露出嗜血的笑。

    ”你再这样,我一定会杀了你,我是夜妖姬,冷酷无情,说话定会说到做到! “ 

    用力一拉,面前的窗帘被撕得粉碎。

    ****************

    医院,

    长长的走廊上,响起一阵急切混乱的脚步声,还有车轮碾过地板的“咯咯”声。

    医生和护士脸色凝重的推着病床快速奔向手术室,而后面跟着几个身影。

    “浩轩,浩轩,我的儿子,你怎么了,儿子啊……”蓝婉君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推进手术室,心如刀绞,依偎在丈夫的怀里,轻声哭着。

    “没事,会没事的。”欧昊天抚摸着自己妻子的脊背,轻声安慰。

    小萱一言不发地坐在手术室门外的长椅上,不知在想着什么,眼神很复杂,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很皱的报纸。

    “妈妈,我知道是谁伤了弟弟,但是,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有近五年了吗?今天,怎么又会出现在冰城呢?她回来了,竟然回来了,哈哈……”她轻轻笑着,带着荒凉。

    “小萱?”蓝婉君心里猛猛一怔,眼里带着不可置信。

    咚……

    手术进行了好几个个小时,抢救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欧昊天,蓝婉君见了,立刻围上去,七嘴八舌询问: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手术进行得怎么样?”

    ”我儿子没有生命危险吧!” 

    ……

    医生取下口罩,抹了把汗水,说:“欧总,关于欧少爷的情况,实在是……有些不容乐观。”

    “不容乐观是什么意思?医生,你告诉我。”抓住医生的衣襟,蓝婉君急忙问着。

    “……不容乐观……是欧少爷的左胳膊可能永远不会抬起来,夫人,要知道,在挨了一枪之后,没有及时送往医院抢救,就已经……更何况还刚刚经历了车祸,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医生冷汗涔涔,不断注视着欧昊天的表情,生怕这位董事长随时会吃了自己。

    “医生…”小萱见医生吞吞吐吐犹豫不决的样子,脸色越来越沉重。

    终于下定决心,迈着步子,离去。

    不管母亲在自己后面的喊叫,只顾着,向前走去。

    “”雨沫,没有想到,呵~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送给我的见面礼竟然是把我的弟弟打伤,送进了医院。”轻轻抚平发皱的报纸,她说道。

    报纸上被媒体捕捉到的娇小黑影,别人不认识,她却是很熟悉。

    正是她五年前,在圣楠遇到的,小妹妹,尹雨沫。

    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

    很久之后,才被接通。

    “喂。”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雨沫,五年不见了,难道不想见见你的启蒙舞蹈老师欧小萱吗?老师,可是很想你的。”看着马路边川流不息的车辆,小萱才发现,那年,岁月就算再好,可当,今日的现实被无情地摆在面前时,那些斑驳的记忆只能变成沧桑。

    “好了,地点还是老地方,你最喜欢的美食,明天下午三点,小萱姐恭迎雨沫的到来。”挂下电话,小萱身心很是痛快,痛快至极,当积郁五年的“恶疾”突然得到救治时,才发现,终于解脱了。

    ****************

    靠近街尾的美食街,

    人来人往。

    吵闹的人群,却有着一些流年岁月里面最美丽的风景。

    小萱坐在一家烧烤店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外,专心地等着她的“客人”。

    “你好!欧小姐。”小萱等的人终于到来。然而,

    来的女子虽然打着招呼,但好陌生,语气,眼神,浑身散发的气味,身上每一条器官,神经。

    她们也许都懂得,这种冰冷的背后往往代表着一种无法跨越的陌生距离。

    岁月真是个神偷!

    “呵~尹小姐也好,最近……好吗?”她苦笑道。

    ”承蒙欧小姐挂念,我……一切都好! “

    盯着小萱,雨沫回答着。

    “五年前的我们,还经常坐在这儿,一起敞开心扉地侃侃而谈,今日,却是……” 

    环顾了一下四周,小萱长叹道。

    是,小萱在恨她,五年前的那天,她像个刺猬一样扎得自己满身是伤,血迹斑斑,千疮百孔。

    “怎么回事?最近几天见了我都是避而不见的?”小萱抓住雨沫的胳膊,说道。

    不料被对方一下子甩开,她僵了一会,又继续说道:“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挺多的了?可以告诉我吗?小萱姐会永远……“

    “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打断她要说的话,雨沫冷冷地说道。

    “傻姑娘,我不仅是你的老师,而且还是最疼爱你的姐姐啊。”看着她的小脸,小萱觉得面前的小姑娘越发得可爱。

    “你不是!”她挣脱掉,大吼。

    “你从来都是利用我,跟我接近不过是为了萧泽哥哥,或者是,你一直把我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人,高兴时,像玩弄木偶一样,不高兴了,就把我当做出气筒!说得好听点,就是同情可怜我,不好听,就是你想找一个寂寞空虚时的消遣玩具,不过,你也挺可怜的,在最想找人陪的时候,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始终是自己一个人吗?”她冷冷地说着,眼神是那么的陌生。

    “我跟你说,我一向活得自尊心强,不需要你可怜,尤其是像你这样本来一无是处,还要整天爱作的……贱人!”

    啪——

    清脆的巴掌声,嘹亮响起。

    小萱的巴掌力道很重,雨沫被扇到地,脑袋直嗡嗡作响,本来掉下来的几滴泪被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是!我不仅是贱人,而且还眼瞎,我认识你,真的是眼瞎,尹雨沫,你可以这样无情,我又何必自作多情,从此时此刻开始,你我,恩断义绝!!”小萱用力咬着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哭,但还是豆大的泪珠滴滴滑落。

    擦过雨沫的肩,小萱决绝离去。

    一次转身,一次离去便是五年之久。